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火烧的沉吟  

2014-05-10 21:39:5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火烧的沉吟

 

火烧浦。火烧岙。还有一个叫做火烧门的水道。

当把这两个村落的名字连同火烧门水道联结起来时,一段难以湮灭的历史在我的心怀激荡起来,令我感慨连连。

那是一段屈辱伤痛的历史,也是一段无奈中进行着抵抗的历史。都跟火烧有关。

历史的背景是第一次鸦片战争。1840年(道光二十年)6月,英国凭借坚船利炮,悍然挑起了侵略我国的战争。7月2日,英军侵犯舟山。定海县城里的军民奋力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而失守。7月7日,定海岑港巡检赵廷昭率村民渡海来到岱山岛,举办民团。岱山人民公推乡绅邬兆权为团董,进行练兵,以抵御英国侵略者。1841年9月26日,英军再犯定海。定海军民与英国侵略者血战五昼夜,镇守定海的三总兵葛云飞、王锡朋、郑国鸿与五千清兵战死沙场。10月1日,英军再次占领定海,舟山军民的鸦片战争保卫战终告失败,大陆的门户被活生生地撕开。过后不久,镇海、宁波也相继被英军攻占。

浙江连失三城的消息,令道光皇帝甚为惊恐。可这已经来不及了。在海权意识几乎空白的闭关锁国的国体之下,在强大威猛的英国海军面前,那道已经撕开的海上口子,就再也缝补不上。诚然,当年的10月18日,道光帝任命皇侄奕经为扬威将军,调内地数省军队,前往浙江应战。1842年3月,奕经分兵三路,准备分别攻打镇海、宁波和定海。攻打定海的二千士兵由殉难定海的处州总兵郑国鸿之子郑鼎臣为先锋,先行在宁波乍浦雇船潜渡岱山岛,以围攻定海。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大陆兵士为临时招募,经不得海洋的颠簸,更不熟悉浙江沿海的潮汐径流,致使到达岱山的只有五六百人,作战能力极差。更糟糕的是,在定海的英军发现了清兵潜伏岱山岛的行动。于是,3月7日,即派武装汽船“复仇神”号驶向岱山南浦洋面,企图攻打还未在岱山岛站稳脚跟的清军。清军见敌船前来,就采用火攻,想用火筏烧毁英舰。可是,缺乏经验的清军在点火筏时离敌船太远,又因风向突然逆转,竟反而把自己的船只烧毁了。

危机就出现在了南浦港域面前。

南浦,这个岱山曾经有名的出海口,与东边的桥头连接成横贯岱山的阔大浦道,乃古时岱山繁忙的商埠区域,岱山旧时知名的“蓬莱十景”之一的“南浦归帆”就在此处。离岸不远的一个村落,因为集市兴盛,卖买丰裕,人们称之为销货铺。

销货铺,这是一个已失却了的名字。因为一场浩劫降临在了它的身上,令这一名字湮没了原先的面貌。

1842年3月8日晨五时,英军放舢舨四艘,运兵六十余名,从南浦登陆,击败清军,一路烧杀。销货铺,便成英军首当其冲的烧杀之地。可恶的英军在销货铺枪杀一场后,似乎还未解气,竟又放火,烧掉了整个村子。浓浓的烈火,在海风的吹拂中,很快形成一片火海,吞噬了这个商贸繁盛的村落。然后,又相继烧毁了岑港巡检司署的东岳宫和抗英民团团董邬兆权的家。红毛人——当时岛上的人对英军的称呼,在岱山犯下了滔天之罪。

销货铺留下的是一片烟熏火燎的瓦砾残垣,一间间销货的商铺已灰飞烟灭。一瞬间,这个昨日还人丁攒动、商市兴盛的村子在浓烈的大火中顷然坍塌。这把火,烧得太怨恨了。偏偏,这把火是红毛人从茫茫大海上过来,势如破竹似的打败清军,又一路抢掠烧杀,竟将这一与战争无甚关联的村子活活地被焚烧摧灭。岛上的百姓无不愤然,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默默地哀声叹气。谁让遥远的红毛人冲到了家门口?又有谁能保护他们这些岛上的百姓?这些以打鱼为生的百姓回答不上来,他们只能记住这个村子被烧的事实,以使它不要被后人忘记。

人们便将销货铺改称为火烧浦。

地名是百姓最能代代相传的概念。火烧浦,这个直白而寓有历史意义的地名,记载着一百七十多年前的那段历史伤痛。至今,火烧浦的村名依旧沿用下来。

我怀着沉甸甸的心怀来到这个叫做火烧浦的村落,凭吊似的瞻仰。历经岁月的变迁,南浦早已乘为一道沟,一条五里长的海塘将南浦的港域拦截了起来,万亩盐场洋洋洒洒地铺展在浦道的边上。火烧浦便远离港浦。在这个曾经伤痕累累的地方,十廿户人家依山而建,疏朗安静。我的心里一阵痛惜,久久不能平息。一个大西洋的国家竟然千里迢迢冲到中国,毫无后援,冒着风险,却似乎笃定能战胜一般,挑起了为鸦片贸易而战的战争。而事实的结果是,清政府终究一败涂地,英国人的算计得以实现。堂堂的大清帝国,海防怎会一击而溃?海权的维护有没有战略谋划?何以被红毛人一而战地战胜?我在沉思,我想这个岛人的人也定然深思过。

好在遭受侵略的战火中,总会有勇敢的人站出来。中国有骨气的人总会在受屈辱之时凸显光辉。就在岱山岛上的销货铺等地被烧而面临失败的时候,一个总兵的儿子怀着家仇国恨之心,英勇地站了出来。

他的名字叫做郑鼎臣。

清军由岱山岛攻打定海的计划失败后,进攻宁波和镇海的两路也相继失利。此时,军事上无能出了名的统帅奕经,其策略乃是能防守则防守,能不打就不打,见此情景,便下令撤回部队。但是,郑鼎臣岂肯听命。他想到了家仇未报,也目睹过岱山的火烧情景,此恨未息,怎能撒手而归?他就率领手下的兵士,或驻岱山,或驻大嵩山,来往逡巡,伺机进攻。一种不灭英军誓不息的大无畏气概在他的心底默默地涌动。

经过周密谋划,郑鼎臣决定依旧用火攻这个古老的办法来战胜英军。他便安排两队人夹击英军,一是由他亲自带领,从梅山港出发,用火舟和火筏进攻正在修理的“复仇神”号等英舰,另一队则由军中将令詹成功率一众军民在“火烧岙”埋伏。4月15日,由海上火攻英军的战斗大获全胜。此时,由陆路埋伏的清军也乘乱攻入定海,放火烧了英军的营房,可谓双管齐下。此战共烧毁英舰四艘,舢舨二十余艘,杀英军几百人。一时,定海海边的港口火光冲天,燃出了一片大快人心的情状,极大地打击了英军的气焰。郑鼎臣,也因此受到定海人民的赞誉和信任。

战后,那条进入定海道头的水道被定海民众称之为火烧门,而那埋伏的村落则改名叫做火烧岙。

郑鼎臣也因此次胜利而得到了朝廷的奖赏,却由于政治斗争的出卖而不得不离开定海。但是,定海人民还是热切地希冀郑鼎臣能再杀回来。“船勇自外攻进,我等自内杀出”,只要他从海上攻击,城内百姓就会自觉参战,里应外合。然而,这样的愿望在腐朽没落的社会里又怎能成为现实?

堂堂的大清王朝,面对通达的大海大洋,竟然缺乏海权谋略,惧怕对外通商,闭关自守,又自以为是,掉以轻心。撇开鸦片的危害,英国当时要求清政府的只是开埠通商,遭遇否决后,不得不利用坚船利炮来打开通商的门户。而清政府对此却惊慌失措,缩手无策,虽进行不同程度的防御和抵抗,但终因海防落后,软弱无力,一退再退,结果一败涂地。

火烧浦,火烧岙,至今,人们仅仅记住的是两个村落的名字,当然还有那个叫做火烧门的水道,但这些名字,却承载了沉凝的历史一瓣,反映了深刻的含义。忧心的是,除了船只通行的火烧门,知道火烧浦与火烧岙村落的人越来越少,而即使知道这些地名的人也更多地不知其蕴藉的意涵。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