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海的夏  

2014-06-19 22:42:14|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的夏

 

海的夏,让我欢喜,也令我忧。

我最喜欢的季节是秋。夏天,我要经受几番难忍的遭遇,像是人生需要历经一些曲折似的,之后才能进入神清气爽的时光。

就在不知不觉间,海风已朝向南风徐徐吹来。好像岛习惯了冬春时节东风、东北风的沐浴,对南风的降临皱起了眉,不承愿接受似的。这轻飘飘的南风,从海上不疾不慢地吹拂,宛若将海水的气息也揉和了里面,确实令人有点不适。这不,挨家挨户都关上了门窗。要不,地上会湿漉漉一片。更让人难受的是,这南风孕育着真正到达盛夏的一个胚胎,就是梅时。吃邻近岛上称为“晚稻杨梅”的时候,屋外细雨纷纷,室内潮湿连连。长时间的关闭门窗,长时间的阴湿拂面,一些瓶瓶罐罐,甚至挂在橱里的衣服,大都霉迹斑斑。梅时变成了“霉时”。而天气,这时也呈现闷热,像是阴蒙的天压得低低的,令人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梅季,令人讨厌,让人忧烦。许是真正的炎夏也经受着阵痛吧,那潮湿的形态便是它要挤破外壳时冒出来的淋漓的汗滴。一旦过了这一阵,火辣辣的阳光就猛洒下来。

夏天,也是台风多发的季节。炎热天气一遭遇与北方的冷气流,海上就冲突搏斗,又揉合一起,陡地生成强大的台风。台风在海上铺天盖地般地横扫过来时,我们就一面祈祷它千万别朝岛上登陆,一面又赶紧防御。好在这些年都是台风外围影响,最多也是擦肩而过,但饶是如此,也让我们胆颤心悸。海面排山倒海的波涛一浪紧随一浪,像是海龙王的气较为喘急,却又一阵连着一阵,让海浪肆无忌惮地急急向着岸边猛扫过来。海塘外便浊浪滔天,波浪翻卷,惊涛击岸,涛声震天,雄壮而又骇人。倘若海塘被冲垮,那可怕的浪涛会瞬间朝岛上肆虐过来,后果不堪设想。伴随台风的,常常还有连绵的暴雨。三两天的雨水,将几处脆弱的山体冲得酥软,陈旧的房屋也摇摇欲坠,盐场上早已浸满了混黄的水,农田里则是一片汪洋,渔港里的船只随着波涛碰击着堤岸。夏日的台风耀武扬威似的,到处会留下疾风狠猛吹袭的痕迹。

太阳涨红着脸,像喝得醉醺醺一般,倾洒着强劲的光线,让茫茫的大海也灼烤得难受,岛更处在炎热之中。海仿佛一下子干燥起来,海面上染上了虚花花的光层,将咸丝丝的盐份渗揉在空气中,藉着微弱的海风,飘向岛上。岛便在灼烈的阳光和咸丝丝海风的夹击下,热出了一番黏糊。路的上空同样虚光飘茫,像是泛出了一层薄薄的光晕。倘若一整天在烈日下暴晒,头颈上将会暗红一片,甚而脱下一层轻巧的薄皮。这样的天气里,即使坐在室内,也感觉燠热,身上渐渐会感到黏黏的,伸手一揉,微小的污垢油然脱落,宛若经受了热水泡澡后的情状。炎夏的白天,岛浸在海中,也热出了一种特有的景致。

还有蚊子。傍晚时,我在楼下的庭院里给花木浇水,没一会,休闲短裤下露着的小腿上就悄无声息地盯上了三两只蚊子,踢踢腿将其赶跑,或者用手猛地一打,腿上便残留一块血迹。更可恶的,是夜深时房间里的蚊子。虽只是一只,却嗡嗡地叫着,令人烦扰。夏日,滋生了蚊子,更让蚊子无处不在地横行。

整个夏天,又是伏季休渔时光。对喜食海鲜的我来言,像是感到缺少了什么,心里有时会空落,只得熬着。

不过,我对伏季休渔更是充满了感激。吃不到诸多的鱼又有什么?呵护海洋,感恩海洋,就得从休渔开始。作为海岛之子,没有比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更有切肤之感了。何况,渔港里饱满而热闹起来了。所有的渔船都归了港,整齐有序般地排列在岸边。船上的红旗迎风飘扬,给渔港点染出一道飘荡的彩带。绿色的网具也全上了岸,岸上便堆叠出一处处小山包似的蟹笼等网具,一副悠闲的模样。沿渔港的马路边上,长长的渔网延伸着,七八个渔民和渔嫂正顶着烈日补网。男的戴着凉帽,女的凉帽下还披着块毛巾,把脸颊裹住。他们手上的梭子不停地绕着侧板,来来回回,静躺的渔网就有了一种动感。这样的情景,渔港欢欣,我也由衷地高兴。

盐滩上的水温火辣辣的,浓度达二十多度的卤水在结晶滩上兴高采烈,像是拼命地要挤出结晶来。整个夏天,是晒盐的季节。过去集体晒盐时年年都开展盐业“百日大战”,现在晒盐的技术先进了,晒盐的人也少了,一副滩两三个人干活就行。炎热的阳光下,那些上了年纪的盐民穿着长靴,时而车水,时而打盐花,将汗水湿透的身影倒映在透亮的卤水里。黄昏时,雪白的盐已布满一格格的结晶滩,晶莹剔透,闪着光照。盐民们提着推耙,趟着沸烈似的卤水,将盐推聚成堆,又一担一担地挑到滩边的盐坨上。望着渐渐升高的盐坨,脸上流淌汗水的盐民不由露出了笑意。夏天,才是他们收获的季节。汗越流多,晒出来的盐也越丰硕越晶亮。

家门前的海浑浊一片,时而淡黄,时而灰黄,黄浊是它的外衣,一年四季几乎都是这个模样。惟有夏日的几天中,海却回归到了蓝绿的本色。那些天里,海像是过节似的,披上了多彩的围巾,或者裙裾上点缀了漂亮的裙褶。一条巨大的蓝绿相间的飘带镶嵌在浑黄的海水中,蓝为底色,碧绿的条纹时而穿插其间,如幻如影,飘逸,醒目,令人赏心悦目之余,感到海是那样神秘,那般奇妙。几处沙滩边的海,更是浅蓝拂面,白浪追逐,一改浑浊的面目,仿佛夏季的海特意给沙滩赋予了崭新的姿态,迎候各方的游客。夏日,给海以别样的情致。每每此时,我都会倾注在海的奇异变幻之中,像是欣赏着自己的心仪之人。

夏天的双休日,还可以裸着上身,下穿宽松的休闲短裤,恣意地窝在家里,无拘无束,虽不雅,却释放着一种率性的情愫。喝杯咖啡,抽着烟,写点小文,悠逸一番,仿佛将室外的闷热抛在了一边。有朋友来时,若尽兴,坐在阳台上,海风吹吹,小酒醉醉,在热荡的天气里流淌出一种畅快。

夜晚下的海更生动、更多情。黑蓬蓬的夜幕拉上后,天空缀满了晶亮的星星,看上去有一种蓝幽幽的景状,高远,深邃。海就与天回应似的,黑沉沉的海面上,透着些微的光亮,晃动微波。那些不敢寂寞的小鱼小虾不时闪跃,在月光下显现碎碎点点的光斑,像是无数的海星星在海面闪烁。海就不再黑压压似的,而赋予了一种阑珊的意境,动感而幽深。

对岸的灯火似乎又光亮了许多。这两年,对岸的那家大型船厂也遭遇了经营的低谷状态,原本沿岸一长排明耀灿烂的灯光,也随着企业的不景气而暗淡下来。今夏,对岸的灯火让人感觉又恢复了过去的情景。白花花的灯光将长长的码头、高高的龙门吊一一映照在眼帘,四五艘靠泊舾装的巨轮在海面留下庞大的剪影。倏地感到,这样庞大的剪影将对岸的灯火更显亮堂、光彩,夜的内涵也丰盛起来。

海塘边的波浪,有时“哗哗”地不绝于耳,一阵连着一阵,那是夜晚的海风在舒畅地撩动海面;有时则如呵护海塘一般,轻盈地舔吻,发出“扑嗤扑嗤”的回响,此时的海风是那样柔软、温情。笔直顺长的海塘是人们纳凉的好地方,或悠然漫步,或面海而坐,或驻足观海。与海塘呈“T”的栈桥码头上,一对对的情侣手牵手私语,或者相拥在轻轻的涛声之中。海塘中间的观海平台更是热闹非凡,小孩们驾着电动玩具车比赛似的,大人们东一堆、西一摊地尽情相聊,抑或伏在栏杆上望海,也有灯光下席地而坐打着扑克的。夜晚下的海边,便勾勒出或安逸、或欢快的画面。

岛上的夏日夜晚,压根不像城里那样还热哄哄,地上依旧散发着热气,而是夜幕拉上后不久,地面就褪去了白天的炎热,夜晚的凉快无声无息间已弥漫开来。那是岛依附在海中的空旷所致吧。空旷才凉意绵绵。自然,更有撩人心舒的海风,凉凉地,爽爽地,在岛的上空轻拂。夜风柔和,犹如汇成磁场,将人们纷纷从室内吸引出来,马路上便行人悠悠,广场上也音乐响起,一曲曲的舞蹈演练起来。夜的岛,似乎比白天更丰富多彩,风姿诱人。

然而,夏日的白天,我终究被火热热的阳光笼罩着,热乎乎、咸滋滋的海风黏糊了我的身子。

这海的夏,是为秋的到来做准备,也为秋的收获作铺垫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