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长河里的灯塔  

2014-08-28 22:00:16|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河里的灯塔

 

一条不长的长河里构筑了六七座灯塔。每到夜晚,彩灯闪耀,映在水里,光彩一片。现在,这些灯塔已呆愣愣一般,暗淡无光。

只二三百米长、十余米宽的长河安装着灯塔,有何用呢?

关注长河里的灯塔,是因为我一直以来对灯塔充盈了敬佩之情。

灯塔站立的位置往往在无人问津之处。悬崖边,悬水的小岛,礁石和浅水滩,这些对航行的船只充满了危险的地方,灯塔的身影就显眼地矗立。这样的情状,不用说航行的船只,就连我们看到了灯塔,也知道它的周边要么是礁石丛生,要么是浅水区域,或者是小屿挡住了航行的通道。可以说,哪里存在航行的隐患,那里就能一抬头见到灯塔。灯塔在船只航行途中最需要指引的地方总会照看着船只,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在呵护船只一般,不能不令我肃然起敬。

灯塔是那样的使船只感到亲切,更让船上的人看到一缕缕的希望。夜晚,灯塔闪烁的一束束光芒或者一闪闪光亮掠过漆黑的夜空,刺穿夜的障碍,非常醒目地提示过往的船只,它所处的区域存在危机,务必要把握航行的方向。这些探照灯般的光束,一明一灭的光点,无不让人产生一种临近家的感觉,带给人的永远是一种平安顺达的希冀。灯塔,也就在暗夜的背景中体现出了自身的价值。在黑暗的天幕下,又有什么像灯塔那样让航行的船只感到欢欣鼓舞的?

夜晚的灯塔也为幽暗的大海闪光添彩。黑蓬蓬的海深邃得望不见它的边沿,仿佛黑蓬蓬的天将无边无际的黑幕覆盖到了海面,海与天紧密地融和了一起。那样的海,暗黑出了一种苍白的单调,也衍生出一种令人生畏的空洞。此时,倘若有一闪一闪的灯光映现在海上,给海无疑是点燃了一缕亮色,犹如冬日的夜晚闪眨的星星。因为灯塔,夜的海披上了闪亮的光彩,显示出一丝生机,一种灯火的韵味。

灯塔却独饮孤寂,傲立于岸边或海中。白天,望到它的时候,它总是孤零零的,在礁石、小屿的顶上,或者在岛的坡顶、悬岩的边端,高高地耸立,像孤独的哨兵坚忍不拔地挺立,甚至在海中的浅滩上浮动抑或呆呆地种着,展现一种飘零的模样。任凭风雨的摧打、海浪的拍击和烈日的暴晒,它都连眉也不皱一下,依旧岿然不动,仿佛要将孤傲的个性淋漓尽致地发挥到底。好在还可眺望过往的大大小小、各种形体的船只,蓝蓝或者浑黄的波浪起伏的海面,灰白的海鸥、鹭鸶在空中翱翔或者水中戏水、觅食,这些动静相汇的画面有时虽单调,有时却也多彩。这样的时候,体现的仅是一种孤单吧。而黑夜时,海面像是无穷无尽的深渊,灯塔就感到孤寂。唯有涛声依旧,在脚下不绝地吟唱,或低吼,或怒号,或平缓地喘气。在这样的涛声里,寂寥便紧紧地围裹着灯塔。让它欣慰的是,夜晚的降临,也才是它睁亮眼睛的时候。那一束或者一点光芒,给它增添了存在的价值,也赋予了它傲立的意义。

灯塔,就该在海边、在海上,才显示它的本色。

十多年前,依山面海的县城已拥挤不堪,需要拓展新的空间。县城东边同样朝海的盐滩便成为新城区的最佳选择。新城区的规划建设中,将旧城中的长河延伸到了新区,新区长河的顶端与海塘之间的区域将建造一座灯塔博物园,拟建二十多座世界有名的灯塔。看上去很富有创意,有很有海岛特色。

新城区的长河顶端边上,率先建造了一座灯塔,按照美国亚特兰大的灯塔同面积、同形态仿建。一座了望台似的灯塔,边上建有两层长“人”字型的房屋,红瓦白墙,颇具异国风情。房子自是不做灯塔的管理用房,而作为了灯塔博物馆,还是“国”字号的。很雅致,别具一格。作为灯塔博物园的一期工程,新城区的长河里便相继仿制了六七座灯塔,大小不一,高低不同,造型别致,风格各异,仿佛将世界上知名的灯塔浓缩在了一起,让人好奇,也给人一种自豪感。尤其是夜晚,灯塔上环绕的一圈圈霓虹彩带多彩多姿地闪烁,错落有致,光彩夺目。倒映在河水里,微波涟漪,还是灯彩撩动?让水面荡漾出一处处亮丽的美感。每逢第一次踏上岛上的客人,我们总会在晚饭后带他们到灯塔博物馆,也欣赏长河中灯塔们华丽的身影。

渐渐地,长河中的灯塔失却了活力一般,暗淡下来。灯塔身上的彩带断了,霓虹灯熄了,原有的光彩变得残缺不全起来,像一个姑娘穿上的是一身破损的衣裳。到现在,有几座灯塔的霓虹彩带完全停止了闪耀,灯塔便颓败似的站立在长河中。

——原来灯塔也有情感,是需要人去用心呵护的。你不去呵护,它自然要暗淡下来。

记得曾去过三星灯塔的情景。那天,也就七八级风力,渔政船劈风斩浪地驶到了下三星岛边。可岛边的浪涛大得让渔政船靠不了岸,只得用小船将我们颠荡着驳了过去。岛上的灯塔耸立在坡顶上,据说它射出去的光束在四五海里外也可见到。距灯塔不远处的坡地上建有一排平房,三四名灯塔工昼夜不停地守护着灯塔。山坡上的几只山羊给远离大岛的小岛增添了一点亮色,让当时面对灯塔的我十分感动。

其实,即使小型的灯塔,也有人会定期去换上电池,检查灯泡。

将世上有名灯塔的精华汇集一起,作为灯塔文化的集聚,尚未不可,这也该是海洋文化的一种宣示。然而,人们看到灯塔,总会联想到灯塔是竖立在海边、小屿或礁石上的,也会感悟到“孤寂自己、照亮别人”的灯塔精神。有人就提议说,为何不将灯塔建在海塘外呢?这样可为海塘增色添彩,也能显示灯塔面向海洋的英姿。这自是一个好主意。让灯塔回归海边或海上,是灯塔自然的归宿。即使用来点缀海塘,用于装点亮丽的景致,也比建造在长河里的要自然美观。让孤独的身影傲立海边和海上,才显灯塔的个性。

长河里的灯塔有没有履行灯塔的职责呢?这样用来装饰一般的灯塔又何以履行它的职责?即使用于映照长河、衬托长河,绽放艳丽热闹的光彩,却也已失却了灯塔的原味,是对灯塔的一种移情别恋。而至今,它那点亮长河的职责也已庶几殆失。这样的问题,又有几人在思考?

灯塔,是需要站立在自己应该坚守的岗位上的。

忽然想起一段话,一个人向一位道行深厚的大法师请教:船在什么地方最安全?大法师答:在远离大海的地方。回答可谓禅意深深。然而反过来想,远离了大海,船只不是搁在岸上了吗?正因为船只对大海有种本能的渴望,才一往无前地驶向大海。这几乎成为颠扑不破的真理。灯塔也一样。它该在孤岛、悬礁或者岸边、浅海中挺立,为夜晚过往的船只警示、导航,又岂可在长河里招摇?然而,社会往往就是这般地出现悖论,令人想不透地将不该出现的事物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这是不是也蕴藉了一种禅意?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