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老婆的偏心  

2014-09-03 21:46:05|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婆的偏心

 

我越来越发觉老婆有点偏心于果木了。果木结出的果,可观赏,也可品尝,自是惹人喜爱。可她以前并不是这样。

购置现在居住的房屋时,看中的一个重要元素便是有一小小的庭院。人家的庭院大多用地砖或者大理石铺设,我家的除侧面一小块用作晾衣处外,都铺上草坪,中间用木地板隔出一条通道。草坪的一边架设了一架木秋千,其余则种植上几种花木,六七盆盆栽的还摆放在地板边沿。因为花草果木的种植,就显出了一副庭院的模样。

当初,从铁栅栏门外进来,庭院的左边依次种着金柑、杨梅、罗汉松和红叶石楠,错落有致,更主要的是体现了我的愿望——庭院里应该保持常绿;右边的秋千两旁,一边是地上的大茶花,一边是大瓦盆里栽种的榆叶梅,大茶花的树也常绿,榆叶梅的花一串串鲜艳亮丽;晾晒衣服的地方,也摆放着大瓦盆种植的竹柏,以及几盆海棠、兰花等,高高的竹柏常年伸张翠绿的枝叶,将浅色的地砖点缀出一点绿意来。这样的布局,总体上体现了我的意志,老婆也同意。

因为,她说过一句话:庭院的打造你来定,怎么布局,种什么花木,都随你。

我当然也衷心地回复了一句:还靠你参谋参谋,也需要你多加呵护。

不知是庭院显示了一番雅致悠扬的情致,令她一下子喜欢上了,还是我曾说过的话让她引发了一种责任,空闲下来时,她将身心沉浸在庭院里,比我这个当初非要打造庭院景致的人还用心。

给花木浇水,成了她的职责。她起床比我早,下班也比我早回家。当我起床或者下班回家后,花盆里已湿漉漉一片,湿了水分的土壤像是舒畅地露着笑意。当新的丫枝抽长时,她又拿起剪刀,当起了花匠,一一将那些挤占养分的旁斜枝丫剪去,花木便让人有种清爽的感觉。待到秋季或开春时,她坐在小矮凳上,若阳光灿烂,还头披一块毛巾,把花盆里的土先松上一松,而后将买来的一袋袋复合肥分配到一盆盆花木里,再用土覆盖上。对个别需要换盆的花木,她又买来花盆,请朋友带来几编织袋的泥土,细心地把花盆予以置换,无师自通似的干着花匠的活。如一个勤快的帮工,把本由我来干的活帮我完成了。

有了她的操心,我自是轻松不少。有时她来不及浇水,我就顶替一下;有时见到长出的枝桠,便修剪一番;有时感到沿地板摆放的花木不够错落有致,就把摆放在铁栅栏门外绿地上的花木加以调换。如此这般而已。

老婆自然也不只干活,装扮庭院的意趣同样十分浓厚。庭院落成后的前两年,她以为庭院里缺少五颜六色的花草,鲜艳多彩的花草才能使庭院亮丽起来。于是,她不时去一下县城里的花鸟市场,看有没有别致闹盈的花草。偶有四季海棠、倒挂金钟买来,喜不自禁,将它们好好地养护。县城的花鸟市场太小,品种不多,她却像淘宝般总能买得我所未曾见到过的花草,比如象牙花、长寿花、王子锦带花、美女樱、虎刺梅等等,有些名称我都第一次听说,甚而还怀疑是不是称“王子锦带花”、“美女樱”什么的。但是,是她所买,她必所欢喜,何况只盆栽的,我便未加多言。偶尔去宁波出差,她必往花鸟市场,买来芍药、风信子、美洲菊、矮牵牛等花草。好像开得艳丽或者有点奇异的,她都会舍得花钱。买回家来,她又一一换上盆,该挂在阳台下的挂上,该摆放在室内的摆上,更多的则排列在庭院里。对于这样的花草,她可花费了不少心血,将庭院点染出姹紫嫣红,燦然一片。

然而,渐渐地她喜爱上了果木。

这不仅因为果木能开花,能结果,观赏的时间更长,也因为大多的花草只开一季,花败而枯,非常难侍弄。拿她的话来说,就是“这些花草让人一时喜欢一时愁”。草本的花就如昙花一现,开过算数。除象牙花等少数的几种尚活着外,其他的都已成记忆。

将心思倾注于果木的老婆便围绕果木,动起了脑筋,打起了种植果木的注意。于是,庭院的布局渐渐地被她所主导,栽种果木的格局在她一手操办下慢慢地成形。

前年,她从网上购来木瓜、樱桃两棵果木,都有两米来高,就自己动手,挥舞锄头,在罗汉松与红叶石楠、金柑与杨梅之间各挖上一洞坑,分别将它们栽种进去。原先还疏朗的庭院左边区块被这么一栽种,便显得拥挤,像是硬插进去似的。接下来,她又擅自把右边秋千边的大茶花掘起,移植在花盆里,在那被掘出的洞坑里种上了金柑。大茶花年年开出大朵红艳的花朵,虽有点不成气候,也是我所喜欢的。她这么移植,令我无奈。不久,又把秋千另一边大瓦盆里的榆叶梅移种到铁栅栏门外的草坪上,大瓦盆里植上了她网购而来的李子树。期间,她还到她阿姨的媳妇所办的农场里讨来矮小的梨和樱桃树,从花鸟市场买了无花果、柿子等果木,网上又购得山楂树、木瓜海棠等,甚至连枸杞树也买了来,皆一一栽种在盆里。庭院放置不下花盆,她便将那些开花少、果子寥寥无几的果木搬到铁栅栏外的小区绿地上,也一字排开。庭院内外,成了果木支撑的世界。

这还不算。去年10月时,因为庭院下沉了20厘米,与隔壁人家一起将地坪升高,可以说是将庭院进行再一次的装修。趁着这样的时候,老婆又打起了主意。她要把庭院左边的樱桃树迁移到铁栅栏门外的草地上,将盆里栽种的白枣树种植上去,因为樱桃的品种不好,结出的果子又小又酸,而白枣是我所喜吃的,种在盆里影响它的结果。这个我基本同意。更令我想不到的是,她要把摆放在庭院内侧的大瓦盆搬移到秋千的右边,将地上所种的金柑树植到大瓦盆里。而大瓦盆里的竹柏却是我所钟爱,它代表着竹子的象征意义。庭院里怎可无竹?看着老婆坚决的态度,我有点为难,只要求大瓦盆搬移可以,这样也可与秋千左边栽种李子树的大瓦盆相对称,却不可移植竹柏。不料,待我晚上下班回家,大瓦盆已放置在秋千右边,也种上了金柑树,竹柏则被移种在屋横头的草地上。心里有气,却木已成舟,只能叹息一声。谁让她是我老婆呢?

我就越益感到她的偏心。她喜欢上了果木,更偏爱开花多、结果子多的。于是,她将那些长不了几个果子,甚而把一些较为名贵的花木搬移到了铁栅栏门外,庭院里只剩下她所钟情的果木。于是,她也渐渐地冷落了花草,尽管并没放弃那些艳丽的鲜花,但也似乎是一时心血来潮的作为。她的心思多用在了果木的结果上。

一次,一位种植杨梅的朋友说对我家的杨梅树来嫁接一下,她连忙要求待双休日过来。那天,她仔细地看着朋友如何嫁接,不时地问这问那。然后,兴致勃勃地对我说,她学会了嫁接技术,以后就自己可以进行嫁接了。看她兴奋样的,我也为之高兴。没几天,她问我,有没有发现金柑树上的变化?我没注意,自然摇摇头。她神秘似地告诉我,已将金柑树加以了嫁接,而且是两个品种的。我惊讶,一株树上怎能嫁接两个品种?她诡异般的笑笑,那当然,一枝枝丫上嫁接一个品种,这枝枝丫上就结出这个品种的果子来,另一枝枝丫上嫁接另外的品种,也会结出另外的果子。这当真令我大开眼界,我还以为一棵树只可嫁接一个品种呢。我便期待到秋冬时节能观赏到一棵金柑树上两种果实。

今春,当秋千与铁栅栏相连的网架上的猕猴桃开花时,朋友说要来授花粉,她就要求待她在家时过来。不料,授花粉的师傅那天在她上班时来对猕猴桃的花朵授了粉。她一听,便埋怨那师傅,怎么不让她学会授粉的技术。这当然是对我说的。我也就劝慰她,可能师傅来城里,顺便就授了粉吧,明年还可学习的。她却依旧感到郁闷,好像被人大大地忽悠了一下。

一个人倘若太偏爱某一样东西,总会容易上当受骗。今年初的一天,她在宁波办事,自然又去了花鸟市场。回来后喜孜孜地告诉我,她买了两棵果木,一为迷你桃,一为“幸福果”。然后,细心地将它们分种在圆盆里。春天,迷你桃倒是开了花,待夏天也结出了果实。而称为“幸福果”的树木,就指粗般的一尺多高,待到抽出叶子,一看,竟然是槿树。她便不客气地诅骂几句那个卖花木的业主,感觉有点不是味。我就安慰她,要吃一堑、长一智,不可盲目地购买果木。其实,像这样的事不止一次,比如那木瓜树,已种上了三年,仍未开过花,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木瓜呢?那李子树也有三年,听说要等第四年才能开花结果,我也在怀疑之中。

老婆这样的偏心于果木,我还担心庭院里的红叶石楠也可能被她迁移。这一棵已长成繁茂之势的树木,一年常绿中变成两三次红叶,令我十分喜爱。我已几次拦下了她要将它移植的行为。倘若她再强烈坚持移植,下次说不定便轮到它了。我总不能为之与她争执吵架吧。

人人都有偏爱之心,都有偏心行为。最怕没偏爱,没偏心。没偏爱,没偏心,还像人吗?我只得顺从老婆的偏心,让她的偏爱去淋漓地挥发。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