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鲎的情爱  

2014-10-09 22:12:38|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鲎的情爱

 

那天碰到一位省里某局的王姓副局长,一起在食堂吃饭时,他问我知不知道鲎?我一笑,一个长生于海岛上的人哪会不知道鲎?他又问,知道鲎与鸳鸯、小企鹅一起被誉为世上爱情最专一的三种动物?我一愣,这个的确是未曾听说过。

曾去过墨尔本,特意到企鹅岛观赏精灵小企鹅。夜晚下,一群群鹌鹑般大小的企鹅从海里回到沙滩,又一对对地爬上山坡,步入自己所筑的爱巢。那时就听导游介绍,这小企鹅严格实行一夫一妻制,夫妻感情很是笃深。雌企鹅孵卵期间,雄企鹅破晓即出海觅食,夜晚满载而归,把储存在肚里的食物吐出来,喂给雌企鹅。若一只企鹅死了,另一只终身不嫁或不娶,孤身守着自己的爱巢,直至老死。至于鸳鸯,那自是众所周知,它们昼夜都是结伴而行,已成为爱情天长地久的楷模。当然,还是大雁、天鹅等,一旦成为夫妻,它们同样专一相爱,终于一生。但是,我却从未听说过鲎也如此。

我就问他如何知道鲎的感情这么深厚。他说他是海军转业的,海上走过的地方多了。我却一直待在自己的一方海岛上,显得有点孤陋寡闻,心里不免惭愧。我虽不是捕鱼人家出身,但我是海岛上的一员,只要有心,大可了知鲎的习性和相关的知识。我却被一个海军转业的人问得有点无地自容。

我的印象中,已好些年未见到鲎了。鲎好像很稀有样的,是不是我所处的舟山渔场不大适宜鲎的生长?渔民捕捞上来的渔获物中,很少有鲎的影子。偶尔,才寥寥无几地出现。近些年,渔船又大多开往外洋,近海的鱼类几近衰竭,莫不是连鲎也少有问津的了?因为很少见到,又未去关注过,对鲎自是所知不多。

记得十多年前,一天晚上应朋友之邀,去沈家门的夜排档吃饭。点菜时,摊主竭力推荐一只鲎。那鲎,灰绿色,长相十分奇特。圆圆的头,菜盘般大,呈弧状,如瓢。头下又依附一片薄薄的腹甲,底下伸着一枚筷子似的尾巴,像一柄又细又瘦的剑。鲎的外形,看上去就如一把圆形的团扇。朋友问我怎么样?我之前似乎从未尝过鲎,就想品味一下。待摊主捞出来,我便留心他如何杀鲎。只见他用一把小刀插进鲎的头部,一刮,再往前一刮,鲎头部的肉体就落了下来。让我惊讶的是,鲎流出来的血是蓝色的。摊主也不知,说所有从海里捕上来的鱼都是红色的血,惟独鲎是蓝色的。我百思不得其解。没一会,鲎烧咸菜汤上来。搓一块尝味,几无肉,啃的是鲎骨。问摊主,答曰:吃鲎得喝汤。还说,“喝鲎汤,不生疮。”生不生疮我才不顾,那鲎汤却当真鲜美,有一缕淡淡的甘香在嘴里回漾,胃口大开。

这之后,我好像再未见到过鲎。只听说,排档和几家小饭店里有过鲎的影子,而我又少涉这样的地方,对鲎便有点淡忘。

王副局长拷问似的问话,令我一下子对鲎产生了浓厚的兴致。过后没几天,正巧遇上一位老渔民,便向他请教。

老渔民已七十多岁,头发花白,一脸的皱纹。他曾担任过带头船老大,见多识广,在村里、镇里都很威望。他告诉我,这鲎也是鱼,叫鲎鱼,我们渔民也叫它为夫妻鱼、鸳鸯鱼,更通俗的则叫做“两公婆”。这两公婆在我们这里的不多,主要产在温南渔场以南,温州、福建、广东那边的较多。这两公婆雌的硕大,雄的瘦小。一旦结为夫妻,好像是形影不离的。春夏之交时,雌的就驮着雄的游到近岸的沙滩上,挖掘洞穴,抱合一起,产卵孵化。所以,不论是它们蹒跚而行,还是受精产卵时,捉到一只,捉出来的便是一对。即使有时只捕捉上一只,第二天退潮时你在曾经捉上一只的地方再去看看,不出50米范围,一定能见到另一只。它在寻找失去的另一半呢。两公婆的感情非常深,甚至比我们人类还深厚。我们渔村里流传着这样的话:“鲎比夫妻情义深,走路同步行。”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说起这两公婆的来历,这有个传说。很早以前,有一个叫啊吼的后生,从小娇生惯养,长大后好吃懒做,最终把家财都吃得精光。老婆规劝无效,对他说:“阿爹在世时建了个娘娘庙,现在家里没吃没穿,你去求求娘娘吧!”娘娘知道他的根底,但碍于当年他阿爹建庙的情面,便赐给他一张老鼠皮,告诫他只能小咬小食,不可贪心过大。啊吼有了这“神皮”,吃喝就不愁了。但是有一天,他见了有钱人家装满财宝的大箱子,就打起了想偷窃的歪念,结果反而被人追赶。他一急,立马披上老鼠皮化作老鼠,窜上高大的树杆。不料,一只老鹰飞来,一口叨起他,将他放到海中的一座悬岩上。他就地一滚,变回人形,吓跑了老鹰,却又无法回家。老婆见他迟迟未回,知道出事了,便也去求娘娘。娘娘给她一对翅膀,并叮嘱她一路上千万不能开口说话,否则会变成鱼虾。老婆飞到悬岩上,背起阿吼飞回。阿吼感到奇怪,老婆怎么知道自己在海上?又怎么长出了翅膀会飞?他就问个不停,老婆始终不答。阿吼急得在她的腋下搔痒,她禁不住张口“啊”了一声,两人于是双双掉入海里。这就变成了鲎。

雌鲎就总是背着雄鲎,从深海游到近岸的沙滩来产卵生子。

这鲎有许多用处。我们常把它像一只瓢一样的外壳清洗干净,当作鲎勺,用来舀水。有趣的是,你把冷饭剩菜放进鲎勺里,即使是夏天,也可存放两三天,不会馊。过去我们渔民在家里、在船上,就这样把它当作简易的冰箱使用。我家里就曾经有两三只,现在不知丢到啥地方去了。还有,它的尾巴能自由转动,想来是自身的跳跃和驱赶、抵挡敌人的吧;如果把它锻成炭,可用来止血呢。

老渔民的一席话,让我眼界大开。握手言谢后,鲎的影子总在我的脑海回旋。鲎,像一种诱惑,令我渐渐深入进去。

查阅一下资料,鲎原是一种古老的动物。鲎的祖先出现在地质历史时期古生代的泥盆纪,当时恐龙尚未崛起,原始鱼类也刚刚问世。随着时间的推移,与她同时代的动物或进化或灭绝,而惟独鲎从四亿多年前问世至今仍保留其原始而古老的面貌:由头胸、腹及尾三部分组成,头胸甲宽广,前端有两只小眼睛,两侧再有一只大复眼,每只眼睛由若干小眼睛组成。腹甲较小,呈六角形,下面有六对附肢。尾呈三棱柱状。因而,鲎有“活化石”的称誉。

四亿多年来,鲎为何未有进化?是它不愿进化,钟爱这原始的面貌,还是海底世界、泱泱地球还缺乏令它进化的条件?倘若再有几千几百年,甚而再四亿年,它会进化吗?其实,鲎从拇指大小到成年要15年。这15年中,雌鲎需蜕壳18次,雄性要19次。一次次的蜕壳是不是也在进化?而它进化的只是自身的长成,与它的质变丝毫无关。大自然是不是也有无奈之处?好在我们若要观赏几亿年前的动物,拿鲎就行。

鲎既是“活化石”,那么,亿万年来的“两公婆”生活,也证明了真正的爱是千古永恒的,一只只相袭,一代代相传,善始善终。即使一只死亡或者被渔民捕捉,另一只必定终老一生。这样的爱,并不因生活的清贫而断裂,不会被外面的花花世界所诱惑,更不因金钱的多少来衡量。这是一种原始的爱,纯朴的爱,幸福的爱。

只是在这份情爱中,好吃懒做的雄鲎更需要老婆的挚爱,要不会活得很窝囊,恐怕连到近岸海滩上授精都懒得游呢。有如此体贴、善良、贤慧的老婆,当真是雄鲎的福份。因了这一点吧,所以雄鲎也忠贞不二,美美地享受老婆的爱。雌鲎的身上就体现了一种悠源流长的传统美德。既将雄鲎当作了老公,便一定终身,再受苦受难,也不弃不离,不做“小三”,不搞婚外情,专一相爱,默默奉献,甘愿为老公服侍一生。这需要多么博大的胸怀和多么深厚的爱啊。

人们所看到的成双搭对的鲎,只是在浅海的泥滩上,那么在深海中,它又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也是雌鲎驮着雄鲎生活?一起吃食,一起睡觉,还是各管各的?只有到了每年繁殖的时候,才双双来到近岸海边?一年之中,鲎到近岸产卵的时间近两个月,更多的则在深海之中。茫茫大海,倘若分开生活,又怎能形影不离?鲎们定然出入成双,即使未必驮着,也该是执子之手相伴而行吧。

雄鲎瘦小,雌鲎硕大,又总是驮着雄鲎一起授精产卵,这是不是一种最初意义的母系社会?雄鲎雌鲎,一夫一妻,组合家庭,生儿育女,该是一个小小的社会元素。而这一切,皆由雌鲎来把捏,来支撑,显示出一种母性般的爱护,母性般的治理,母性般的承受。

忽然想到,那天在夜排档吃的鲎不知是雄的还是雌的,另一只有没有被一起捕捉上来?假如未被捕捉上,那当时怎么不与这一只一起呢?难道它还在海里孤零零地生活着?

要是让我现在捕获了一只鲎,我定然毫不犹豫地将其放归海中,不能因为贪吃而伤了另一只鲎的情爱,让其孤寂一生。要是捕捉了一双,我同样会在欣赏一番后,依依不舍地将它们放入浩瀚的海里,让雌鲎驮着雄鲎游回家去,继续演绎它们的情爱。因为,我早已被鲎们所深深感动。甚至,想做一只雄鲎,那样地快活。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