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想在莫干山上住一宿  

2015-06-07 21:48:5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在莫干山上住一宿

  

想在莫干山上住一宿,这个愿望很低,却还是无缘似的,那天傍晚时下了山。

朋友好客,在德清县城给订了房。上山前,也确实未曾想过要在山上住一宿。只是以为到了德清,未去游览一下莫干山,会成憾事。而莫干山,无非借了干将莫邪的传说而扬名,能有多少吸引人的?然而,一天游览下来,心里不由真切地喜欢上它,仿佛遇上了一位心仪已久的女子。想在莫干山上住一宿的念头,在下山后益发地强烈。

上了莫干山,自是直奔剑池,一睹干将、莫邪铸剑、磨剑的风采。

剑池不大,为一小潭。潭水清冽,却又感白花花的,仿佛刚刚被火红的剑身熨烫过。干将、莫邪的雕像就在边上,锤剑的形象久久地定格。巨大的试剑石上,一丝缝隙深陷中间,可见剑的锋利。再下面又是一水潭,略呈黛蓝的水深不见底,据说干将莫邪的双剑就沉在此潭中。

这样的情景里,剑魂的意念渐渐地升腾起来。我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个凄美的传说——

群雄争霸的春秋末期,吴王欲争盟主,得知干将莫邪夫妇乃铸剑神手,限令三月之中铸成盖世宝剑。干将、莫邪采山间之铜精,铸剑于山中。历尽艰辛,终锻锤成雌雄宝剑。雌号莫邪,雄称干将,合则为一,分则为二,举世无双。当干将献雌剑被吴王凶杀十六年后,他的儿子莫干为父报仇,在干将老友之光老人的谋划下,自割头颅,一手献剑,一手献头,让之光老人为其复仇。吴王最终死于雄剑之下。莫邪见双剑已化作两条巨蟒隐藏深潭,则纵身跃入,与双剑同在。

源远流长的传说引出了纪念,莫干山由此得名。

这“莫干”,是将莫邪、干将的姓合起来之意,还是指他们的儿子莫干?同行的朋友问我。我想,两者之意都有吧。传说因宝剑而缘起,其子为父复仇而献头,可歌可泣,凛然永存,又哪有必要去分清“莫干”两字之组合与否?

莫干山就蜿蜒起伏地在我的眼帘,绿波万里。在这样的意境中,倏地感悟到,今日的莫干山已然是莫邪的化身。那山,犹如清秀的女子,身着青翠的衣衫,氤氲的雾霭似她身上的轻纱,澄亮的泉水仿佛她的双眸。在这般的遐想里,住上一宿,该是躺在女子的怀抱里一般。回味那凄美的传说,感受那女子的温存,岂不妙哉。

莫干山的环境就是那般秀美,那样清静,令我流连忘返。

山峦连绵的莫干山满眼是绿,绿出了一道秀丽的景致。绿的主体,便是莫干山引以为豪的修竹,据称品种之多、品位之高、覆盖之广列于全国之首。漫步山上,绿荫环径,苍翠笔直的修竹就在身旁。缕缕阳光透过竹竿撒落下来,绿的意境泛现出柔美的光亮。山风习习,竹影翩舞,一种飘逸的感觉不知不觉地漾上心头。人在山间,犹如置身绵绵不断的绿幕之中,清新,怡人,不知归途。

倘若在山上住宿,晚饭后走在竹径之中,我想,那竹林便是篱笆,是标识,是一个个挺直身子的哨兵,用不着担忧迷路,担忧夜晚可能带来的恐惧。踏在飘落的竹叶上,沙沙的声响轻盈悦耳,而阵阵风吹竹林的婆娑声似乎在呼吸一般,宁静的意象便弥漫开来。当然最好是有月的夜晚。清辉的月光洒在竹林中,竹影绰绰,朦胧出一番静谧,如梦如幻。抬头望,那月高远,清亮。真个是,“竹径数十里,供我半月看。”还有什么嘈杂烦心的事来扰乱,放不下的?

自然,炎热的夏天里,莫干山的凉爽就可想而知了。那满山遍野的翠竹,构筑出一望无际的绿境,将凉快的含意浓浓地映示出来,望着便凉意连连。那一脉脉的泉水,哗哗流泻,或者叮咚作响,将水的凉爽不时地传递过来。闻之,心里便已渗入了阵阵阴凉的韵意。那浅浅深深,或大或小的出谷,勾勒出清雅、逸然的幽境。置身其中,热乎乎的表象早已消隐,感受到的是一番清凉的世界。这样的景地,这样的情致,无不都渲染着深深的凉美。

倘若夏日的晚上住上一宿,定然能领受到莫干山沁人心脾的凉快,果真乃避暑胜境吧。

要住宿,自是得有宾馆、旅店,哪怕是民宿。莫干山这般的秀美,清静,何以会无住宿之处?从山上到山脚,莫干山都有得天独厚的留客之所。

就在令人叹为观之的延绵竹海中,一栋栋的别墅掩映其间。那别墅,依山就势布排,高低错落有致,或对山相望,或隔溪而建,或上下而立,或左右为邻,与周边环境极其和谐统一。有的耸立在山峦峰顶,可极目远眺,观日出日落,云雾变幻,定会心旷神怡吧;有的坐落于溪边泉旁,可枕流漱石,看水涨水消,鸣泉飞瀑,一种幽深清妙的感觉自是会地心底漾起;有的则掩藏在修竹花木丛中,可品竹赏花,听鸟歌蝉唱,竹浪扬声,游哉悠哉的意绪定当洋溢在闲庭信步之中。一栋栋的别墅,成为莫干山的一种景致,令人目不暇给,感叹不已。

据说1896年时,一位名叫白鼎的传教士雇了当地民工,在山上修筑了一幢农舍,住了下来。这是外国传教士在莫干山建筑房舍的开始。从此,在以后的几十年里,外国传教士和商人、医生等络绎不绝地来到莫干山,购买土地,建造别墅,距上海仍二个半小时路程的莫干山真正成为西方社会意义上的度假之地、消夏之都。直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后,莫干山已成东方的托斯卡纳之时,中国人才开始在山上建造别墅,蒋介石、张静江等人率先而为,杜月笙、张啸林这帮上海滩的大亨紧随其后。

来自各国的建造者将本国的建筑式样安放在了莫干山,别墅的建筑风格便丰富多样,如镶嵌在绿荫中的一幅幅画图,多彩多姿。既有尖顶的哥特式,又有巴西里加的摸拟品;既有马洛克的遗风,也有拜  占庭的产物;既有北欧的陡坡屋顶,也有俄式建筑的风貌。有的庄重,有的轻巧;有的舒展,有的雄浑;有的优雅,有的厚实。色彩不一,风格各异,一栋别墅便如一枚凝固的音符,将莫干山点缀出一番列国风情。望着望着,心里拥有的是一种别有情趣的审美享受。

让人留恋的,还有那别墅里所蕴藏的历史文化内涵。诸如:皇后饭店,留下了我国第一部宪法起草的脉络,张云逸也曾在此疗养,陈毅多次前往探望;武陵村,蒋宋在此度蜜月,令人遐想彼时的美景,自然还在此召开多次会议;白云山宾馆,为国民党第一任外交部长黄郛所建,国共和谈曾在此进行;静逸别墅,国民党元老张静江所建;林海别墅,杜月笙、张啸林在此留下许多秘密……一栋栋别墅,在数说不一样的故事,也似乎在怀旧的意绪中激发出莫干山旧时的荣耀和豪华。

就想在某一栋的别墅里住上一宿,领略一下异国风情在莫干山上的演绎,是如何在这谧静的天地里生辉,抑或怎样的闲适。假若站在二楼的阳台里,背后是他国别具特色的建筑样式,面前是深绿起伏的修竹,会有一种什么样的感叹?

如果住别墅太奢华的话,莫干山脚、山岙里的民宿也很令我想往。在莫干山镇,在劳岭村,号称“洋家岙”的民宿一处处地呈现在眼前。低碳、环保、休闲是民宿的主旨。老屋外墙简单的装饰一下,阳台用木头构筑,屋前的小院里放着长凳、长桌和烧烤炉,喝茶,烧烤,乘凉,突显了农家的风采。屋里的家具几乎都是四处搜罗来的,雕花木梁、石墩、马槽、巨大笨重的沙发床等搭配一起,又朴实,又有腔调。还有用木板搭建的阁楼,低矮,只容一人住宿。倘若几对情侣或几户家庭同去,可包下一幢小楼。只是这看上去是民宿,价格却显昂贵,据说订的客户还排了几个月的队呢。这,不仅仅是民宿的特色所吸引,更是莫干山如磁场一般的魅力在吸附更多人的心吧。

那天去皇后饭店时已是中午,途中看到一家简易的饭店,门前摆放一锅锅热气腾腾的土菜,竹笋、菌菇、鲫鱼、土鸡、山猪肉等,香气扑鼻,一阵诱惑,便决定就此用餐。朋友点菜时,我去屋后看看。竹林里,几只雄鸡或觅食,或相互斗嘴戏玩,山里人家的情形立时定格成一幅淳朴的画面。面对香喷喷的土菜,连我不太喜食肉类的人,也大口吃了起来。只是因为下午还得游览,未能吃得尽兴。要是夜晚住在山里,那一定能将山菜野味来个大快朵颐。

陈毅有诗曰:“莫干好,大雾常弥天,时晴时雨浑难定,迷失楼台咫尺间,夜来喜睡眠。”诗中又是另一种意境,竹雾弥漫,空山清静。那样的环境里住上一宿,自是能有绝佳的睡眠。

我的眼前浮现出朦胧的山峰,延绵的竹林黑压压的,耳边的泉水清脆地流淌,远方传来蒋干、莫邪“叮叮当当”的铸剑之声,我感觉到了山的呼吸,山的灵动,仿佛与山融和在一起……睁开眼,以为自己住在莫干山上,原是做了一梦。

在莫干山住上一宿,该不会是梦想吧?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