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被橡皮圈绑着的石钳角  

2015-08-09 22:01:19|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橡皮圈绑着的石钳角

 

老婆问我想吃什么菜,我说好像多时未吃石钳角,就买几只吧。一种菜肴,因为一段时间未吃上,不由想到它,可见我喜吃石钳角的程度。不想第二天回家吃饭时,老婆说,菜场里没卖石钳角的。

菜场里怎会没有石钳角?一想,是伏季休渔吧。船进港,网入仓,人上岸,禁渔期了。渔港堤岸上,一只只的蟹笼高高堆叠,有的方方整整,有的随意而叠,像晒干似的。这样也好,待到秋风起,石钳角就硕大肥壮,味道更鲜美。

这石钳角其实叫做日本鲟,是石蟹的一种。何以叫做日本鲟?我不得而知。日本鲟该在日本为主,为何在东海也生长繁育?难道也侵占了东海的地盘?至于岛上俗称的石钳角,想来缘于这蟹的壳硬如石吧。甲壳硬实,大脚钳更是紧绷出一种坚硬的姿态,得用大牙小心而用力地咬下,才蹦裂开来。那大脚钳上的尖刺也坚实锋利,蟹壳上的缘刺则如锯齿一般。石钳角,就成一种形象的称呼。

原以为石钳角生长在礁石间,即我们方言所说的“汰横头”。礁石的环境才能造就石钳角的坚硬。可是,它却大多生活在近海的泥沙里,极少数会钻在石块底下生存,与我所想象的几乎迥然不同。怪不得我们小时候在汰横头拾螺时,很少见到它的影子。

泥沙里生长的石钳角竟然壳硬如石。

菜场上的石钳角都暂养在塑料盒里。体形若青蟹,背壳上显现淡淡的暗绿,浅浅的黄晕般的花纹隐约可见,底部则是雪白一片,透出一种鲜亮的姿态。而它们的大脚钳,一只只地被橡皮圈捆绑着。这橡皮圈,并不是我们平时所看到或所用的普通的细细的那种,而是扁扁的、粗粗的,韧劲十足。石钳角便只能吐着白沫,伸张那未被绑着的小脚爪,以示抗议,却只能无奈中任人拨弄。再硬的甲壳,再坚的脚钳,一旦被绑住,又有何用?

石钳角性凶好斗,常互相残杀,尤其在脱壳和交配期间。脱壳时,石钳角也性情暴戾吧,好斗的脾气越益强烈,两只大脚钳张开锋利的钳子,一番激烈的拼杀便在所难免。交配时的残杀却带着点夺爱、护爱的情趣。看到别的石钳角在交配,眼红,心焦,立时挥舞起大脚钳,来个横刀夺爱。正在交配的,又哪里愿意旁人来干扰,来抢夺?凶残的搏斗于是一幕幕地演绎。这也是一种生存所必需,惟有获胜,才能存活,才能获得异性的爱。自然,这样的情状是我的想象。但是,渔民们知道,石钳角捕捞上来后,倘若不用细绳或橡皮圈捆绑住,它们同样会相互钳咬,轻的小脚爪掉落,重则连甲壳也会被刺损。伤残的石钳角,哪能卖得出好价钱?或许只能拿回家自己吃。此外,如未捆绑住,它们又会在桶里或盆里横冲直撞。一看到人,便瞪眼,挥着大脚钳,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人家要买,又怎能选购?

石钳角被绑着,这是它的命。

当渔民用蟹笼或拖网将石钳角捕上来后,就小心地用套着手套的手将石钳角的后背揿住,拿橡皮圈先套住一只大脚钳,绕上几圈,又将另一只大脚钳也紧箍起来,两只大脚钳就丝毫也动弹不得。然后,放进一只只的盆中暂养。渔运船一到,过户装卸,运到水产品交易市场,批发,零售。直到买至家中,石钳角始终被绑着。

在我家,石钳角蒸烤时也被绑着大脚钳,要不它们会在锅里翻了天。为保持蒸熟后整只蟹的形态,老婆在清洗时,拿剪刀的尖头在它的肚脐眼上捅一下,仿佛捅到心脏似的,石钳角便慢慢死亡。这样在蒸烤过程中,蟹脚爪就不会因为火烧灼痛得乱抓。一只只的蟹脚爪便弯曲地依然长在身体上。

它们又是多么不甘心被绑着。好几次,我见到过它们用大脚钳如老虎钳般钳住像皮筋,像是咬着牙,憋着劲,将橡皮圈咬得紧紧的,仿佛欲咬断不可。又有谁愿意被绑着?

有一次,我感觉到放在水槽里的石钳角正在沙沙在爬动。待我走近,它马上停住,瞪着两只眼珠。原来,绑着它的像皮圈还是被它咬断了。这韧性十足的橡皮圈怎会被咬断呢?要咬断这样粗扁的橡皮圈,该付出多么巨大的劲力,也定当有坚韧不拨的意志才行。我不由感叹。咬断橡皮圈的目的,是为了逃命,为了不受束缚。只见它窜东奔西,到处碰壁,又拼命地往水槽壁上攀爬,无奈水槽壁为不锈钢,太滑,它便一次次地跌落,甚而腹部朝天。想到有一次一只大闸蟹从盒子里偷跑出来后无影无踪的情景,要是将石钳角放在地上,它定然比大闸蟹飞跑得快,没一会不知会横穿到哪个角落呢。受过惊吓的心灵更敏感,更易胆怯,也更惧怕那经受过的危险再降临吧。石钳角一旦脱逃,必会在某个角落藏匿起来,让人找寻不着,直至窒息而死。

石钳角的味道可当真是细嫩美味,吃了一只,还想吃第二只,吃不腻。我家就常常买石钳角,以蒸烤为主。舟山人养成了波浪一般的性格,直来直去,说话如此,做海鲜菜肴也如是,要么清蒸,要么红烧,大多不会有太多的花色。这石钳角就在锅上蒸烤,蒸烤得甲壳红透或者成为桔红色,几条浅浅的白色花纹流畅地印在背上,便可揭开甲壳,去除蟹棉絮,蘸点酱油,鲜美的味道就轻漾在嘴里。当然,也可炖蛋,满满的一大碗,黄灿灿,鲜溜溜,清香鲜爽,别有风味。也尝过将石钳角对半切开,炖米面煲,或者与夜开花煲汤,或者炒年糕,都依托着石钳角的鲜润,飘逸出石钳角美香的气息。

要是面前放着一盆大闸蟹,一盆石钳角,或许我会先吃一只大闸蟹,毕竟,大闸蟹在岛上少有,但也就那么一只而已。石钳角却是接连的吃上几只,且天天吃着都不觉得腻。过饭,下酒,都是佳肴。

儿子也爱吃,被我所感染的吧。当然,喜吃的人还很多。一桌子坐着的人见到红艳艳、黄灿灿的石钳角,想来也只有二三个不想吃。不想吃是因为怕烦,剥蟹,咬蟹,尤其是吃大脚钳得用力咬开,柔嫩壮实的肉又依附在蟹脚的壳上,得一一挑出来。这样的过程较为繁杂,便不想动手。不想动手就吃不到石钳角,又怎能感受它的美味?

就油然想到,石钳角被绑着,是因为人们想吃。像我这般的人,即使菜场上没买到,也还念念不忘似的呢。

人们想吃,就有市场,渔民就去捕捞。将石钳角捕捞上来,就得绑住它的两只大脚钳,才可拿到市场上出售。除非它的嘴不馋,不吃蟹笼里的饵料,一钻入蟹笼,它就再也难以脱身,或者运气好,没被鱼网拖入进去,一旦进了鱼网,长长的网袋又怎能爬得出去?即使逃过了这一劫,下一次还能逃过吗?而渔民们的欲望就如阵阵后浪推着前浪那般,不停息,说不定还越来越大。他们装载满船的蟹笼或拖网,犹如装载着满船的欲望。石钳角捕获得越多,他们便越高兴。还有菜贩子,将塑料盆里的一只只石钳角卖掉,微笑着数数一天的收入,他们的心里才舒畅。不将石钳角的大脚钳绑着,能行吗?

人不吃,或者它不能吃,或者它潜行在蟹笼、拖网之类的网具捕捞不到的深海底下,那么它才能自由自在。人们想吃,它又能被网具捕捉住,就在所难逃,就只有被橡皮圈绑着的命。想吃它的,捕获它的,将它捆绑着的,都是人。谁让它那么鲜嫩美味,却又横冲直撞、性凶残烈的呢?

被橡皮圈抑或细绳绑着的,还有梭子蟹、青蟹、大闸蟹,无一都逃脱不了被吃的命运。

印象中,以前好像没这么多的石钳角。石钳角在菜场上大量出售似乎是近些年的事。问渔民,才知以前的梭子蟹多得泛滥,几分钱一斤,人们都吃又大又肥的梭子蟹。石钳角都被倒进大粪坑,当作肥料了。近些年,梭子蟹量少,价格越来越高。石钳角虽然个头小些,因着味道的鲜美,便在市场上占有了一席之地。当然,人们的口味在变,换下口味也是个原因。世道变了,石钳角也是咸鱼翻身啦。

原来如此。石钳角也终于被绑着了大脚钳,步梭子蟹的后尘,走上台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