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冷硬的石屋  

2015-09-26 17:06:1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冷硬的石屋

 

上了山坡,望见了海,却似走进了石屋巷里,一幢幢的石屋迎面而来。

阳光拖曳着夏日的尾巴,依然灼烈。映照在石屋上,石屋将阳光反弹一般,露出冷硬的姿态。——石屋静静地屹立在山坡上,面向浑黄的海,俨如历经风雨的老人,静寂出一种沧桑。

这样的石屋,在温岭石塘这个三面环海的渔村,依山而建,层层叠叠,错落有致地布排在山坡上。步入林立的石屋之间,便有种进入石巷、石街之感,简约,明快,却也显单纯,还蕴含那么一点冷峻。

原以为那石屋多用乱石砌成,或者不规则的方形石筑就,就如与我们岛相连的叫做双合岛的石屋。双合岛因取石板、石块,几百年间开出了一处处的宕口,深达几十米,形成“双合石壁”的美景。一些零打碎敲的石头稍作整修,便就地成为建筑材料,形成山上石宕深深、山下石屋幢幢的独有情状。

砌垒石塘石屋的,几乎全是长方体的石块,淡淡的米黄,方正,细腻。初看,还以为是一个模块浇铸出来。这样归正光滑的石块,一块块的打磨出来,要花费多少心血和汗水啊。我的脑海里不由映现这样的情景:一个个巨大的石宕中,石工们把一枚枚的锤子敲凿进石头里,然后用铁杆使劲地将石块撬动,取出。石匠们把这凹凸不平的石块,进行锻造,一锤又一锤,时而用力,将那鼓凸的外表锤去,时而又轻轻地凿打,像是怕石块疼痛似的,一点又一点地抚平石块的表面。烈日下如此,寒冬里也不停歇,身旁堆叠的永远是毛坯的石块。那些已打磨完毕的石块都早已被运出来,成为石屋的基石。

几乎一模一样的石块就砌筑成墙,架上一根根的横梁,盖上一棱棱的瓦片,便成就了一幢幢的石屋。石块与石块之间交错而筑,拼缝细致。那一道道的细缝,如一条条墨斗弹出的线条,笔直,规整,看不出粗糙或者缺角的痕迹。石块的整齐光洁,砌筑的工艺技巧,完全融合在一堵堵石墙上。

米黄的石块看上去带点温情,摸一摸,却冷硬,毫无知觉一般,或者,冷硬出了一种峻然,冷对着手的触摸。

就想到一个问题,石塘的房子何以多用石块砌筑?

追溯石塘的历史,可以到遥远的元代,据说那时就已经有人在这里撒网捕鱼了。大约在明末,福建惠安的渔民在海上遇到风暴,到此避难,就安居下来。渐渐地,石塘的渔村才发展壮大。而这个骑角似地斜伸在海中的半岛上,年年会遭遇台风的侵袭。台风的降临,所带来的不仅仅是呼啸的风声、强劲的风力,还有雨水,或倾盆而下,急骤而降,或绵延不断,没完没了样的。常常的风雨交加,加上海边的潮湿,让聪明的渔民在选择建筑材料时不由将目光盯在石头上。何况,山上有独特的宁灰岩石头,可就地取材。一块块的石头便造就了石屋。

石屋就在台风侵扰中静默着,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冷峻地矗立在海边,巍然不动。以冷硬的姿态,经受住了一次次台风的考验。

极目四望,石屋依坡而建,随地势的升降而起伏,高低有序,看上去有种屋咬着山、山抱着屋的感觉,形成“层层房屋鱼鳞叠,半依山腰半海滨”的情景。石铺的路,石造的街,石围的巷,石造的屋,一副石的世界,那样古朴苍茫,那样雄浑粗犷,既具阳刚之美,也含沧桑之感。然而,在我看来,那处处呈示的石的质地,还是脱不开冷硬的姿态。

自然,坚固冷硬的石屋也还是透着丝丝秀气。房屋不很高大,大多两三层。偶见有小院子,用石墙固住。窗也开得很小。有的为木窗,外面加两条石柱做一层屏障;有的为石窗,镌有不同的几何图案。因为窗户小吧,整个建筑显得严整四方,密不透风样的。房顶一排排的瓦片间,压着一棱棱的石块,怕瓦片飞走似的。房屋与房屋之间的过道狭窄,看上去让人感觉紧凑有致。这一切,自然都是为了防御台风的侵袭。据说,这是第二代的石屋。最古老的石屋未曾见到,听陪同的人员介绍,它们两面是石头,另两面用木板封墙。岁月的风雨,已将这样的房子湮没在人们的视野之中。

石塘的石屋中最有名的当属陈宅,“依山作屋,架海为庐”,系当地大渔行主陈和隆所建。

那天刚好是周六,大门紧闭,陪同的人叫来老村长,为我们开锁,陪着我们一一进行介绍。陈宅为木石结构,由台门、前后两部分建筑组成。前面面海的建筑为花园、碉楼及主楼。碉楼高五层,高高耸立,雄伟挺拔。主楼前有观海平台,远眺大海,黄浑的海水尽在眼前。平台的东南角可通往底层的仓库,仓库东面开了道水门,水门外即为码头,船舶可以直接靠拢,将货物卸到仓库。这样的设计倒是第一次所见。站在水门边,浪涛阵阵拍击,甚为惊讶,感叹这房屋结构的独特。后部的建筑由楼房组成,有四合院、天桥和过廊。整个建筑气势恢宏,还兼有暗室、隐门、夹壁,雕饰精美,题刻风雅,很有种韵味。

陈宅的外墙全部由条石错缝砌就,美观又实用,具有明显的时代风格和地域特色,成为东南沿海渔村木石结构的典型建筑。一百多年来,它就那样冷硬地面对烈日、风雨和潮湿的气候,尤其是台风的肆虐和海盗的侵扰,不为所动,岿然屹立。然而,至今似乎已人去楼空,只作为“石塘民俗风情展”所用。倘若无人陪同,这双休日的参观将会被冷硬地拒之门外。惟有那株挂在花园石墙上的百年老藤,蓬勃葱郁,露出一脸的悠然,给石屋传递着一抹温情。

步行在石板路上,脚下传来沉闷的声响。石巷间的海风阵阵吹拂,散发出一种咸涩的清新。忽然感觉这石巷石街间有一种不协调的地方,仔细查找,才知这石屋群间有些变异。一些房子底部虽是石砌,但上面的却已是砖头筑墙,墙面砖装饰,窗户也开得大,铝合金、塑钢制作的都有。沿着石街,建筑的多是夹着现代元素的新房子,贴满宣传广告的店铺成排地张开着门户,古老的石屋已渐失踪影。

问一个正在自家门前晒鱼鲞的老人,喜欢住这石屋吗?老人看我一下,边顾自撩拨刚洗净的湿漉漉的鱼鲞,边回答着说,也习惯啦。习惯,是一种喜欢的表示,却也是一种无奈的代名词。我又问,想不想建新的房子?老人又看我一眼,笑笑,说新房子谁不想呢?

想来住在石屋里的人们多想住新的房子。新房子意味着新的生活。可都市里的人多想保留这样的石屋!他们想在石屋里编织关于时间的绮丽的梦,体味那古旧的质朴和历经风雨的沧桑。然而,我们又有何资格剥夺长期居住石屋的人们追求新生活的权利?怎能因为石屋的古老朴拙而强迫他们世世代代地生活在狭小的空间里?或许,他们也心疼这样的石屋,可他们也无奈地只能将石屋遗落在海边。

石屋却一声不响,冷硬出了一种风情和文化的定格,却又包含着一种人间的尴尬。

——石屋惟有沉默,沉默出冷硬的面目。

冷硬面目的石屋又怎会诉说?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冷硬的石屋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