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2016-11-21 22:36:1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扑动翅膀的凤凰

 

“若从一百年前某种较旧一点的地图上寻找,当可有黔北、川东、湘西一处极偏僻的角隅上,发现一个名为‘镇竿’的小点,那里同别的小点一样,事实上应当有一个城市,在那城市里,安顿下三五千人口。”

文学巨匠沈从文先生以他从容的笔触,如平常流动的沱江水,娓娓道出了他生活过的凤凰古城。我心中的凤凰古城就停留在这样的意境中:一座青山舒展地怀抱古城,一湾沱水缓缓地穿城而过,一排吊脚楼静逸地立在江边,一道古城墙坚厚地呵护古城,一条条的小巷贯通在古建筑之间。就像古城西南方那座酷似展翅而飞的凤凰山,看似展翅,却依旧静默,恬淡地横卧,宁静、厚朴和淡然。

然而,当我进入凤凰古城,脑海里凤凰古城的意象立时化为碎片。眼前的景象,让我在恍惚中感到,凤凰仿佛正在扑动翅膀,要腾飞起来。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夜晚下的凤凰。古城里一片辉煌。

虹桥上,沱江两岸,小街小巷,无不都处在霓虹灯、彩灯和灯带的映照与闪烁中,铺天盖地般的,如梦似幻,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似的。我宁愿全是满目的红灯笼,张扬出一大片红色的块点,来装点古城的门面。想不到的是,静逸的红灯笼为数不多,又被闪耀的光芒所淡化。

吃完晚饭已是九点多,回宾馆要穿过沱江北面的街巷。摇滚,迪高的乐曲与歌声扑面而来,响彻在沱江的上空,经久不息样的。一家家的酒吧挨着肩,乐声、歌声随着劣质音响冲天而起,像是在比赛谁吼得响似的。这样的情景能不让人感到喧嚣、嘈杂?街路上,沱江边,又是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倘若拿着手机拍照,说不定一不小心,手机就会被撞到江里。一种乱哄哄的画面立时涌上心头,有点烦心。

我虽已有年纪,却还不失激情,兴致来时,也能在迪厅酒吧里凑凑热闹,随着高亢、强劲的乐曲将身子拍动几下。就从未反对过酒吧,或许还有喜悦。然而,酒吧为何要开在这古城里?而且,更多的是迪吧。这般的酒吧该开在城市里,给年轻人减减压,释放一下。古城的夜晚该是宁静的,安闲的,倘若开几家清吧,尚未不可。但那么喧嚣、嘈杂的迪吧,是不是古镇所需?是不是将传统的文化与现代的元素相结合?或许这也是中国式的旅游特色?难道是我已跟不上潮流?可以肯定的一点,即是一些唯利是图的人不断地蚕食着凤凰那样拥有千百年历史的文化遗产。

面对这般的情景,尽管有些心疼,甚而忿忿不平,但是,身处其间,我想,还是得用恬静的心绪来游览。没有恬静的心绪,哪能欣赏夜色下的凤凰?就匆匆走过乐声震天的一家家迪吧,看倒影点点、波纹斑驳的沱江,将自己的心境渐渐调节好。然后,与朋友迈进一家远离噪音的清吧,点一壶茶,聆听里面一位小伙子提着吉它,自顾自投入般地演唱的一首首情歌,望着门口木板拼镶的墙上挂着只木框,写着“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永远不会老去,但诗人自己却渐渐地老去了——沈从文”,感觉很亲切,便慢慢地品茗,悠悠地回想,心里漫溢上的是恬静的意境。我想,凤凰古城的夜晚就该是这样子的。灯光闪烁,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情境,带给人的是一种光怪陆离、亦幻亦真之感,掩盖了古城应有的面目。我不知这样热情奔放的夜晚几时停息,让人歇憩入眠,也不知古城里的人们对此有无非议,似乎他们早已习惯,也欢喜向游人招徕一笔笔的生意,——是啊,对那些不愿安耽于偏僻一隅的人们,有什么理由指责他们向往热闹,多赚点钱,改善自己的生活?将他们前人所积淀下来的遗产来发扬光大,来借此享用,岂不是所谓的“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又有什么可非议的?

我的心里便旷达起来,轻快地返回古城边上的宾馆。

白天的凤凰古城终于露出了它优雅、宁静的画面。尽管依然人潮涌动,但我的心里满是恬静,——白天的凤凰同样需要恬静的心境来悠游。

游凤凰古城,首先得从沈从文故居开始。是沈从文先生将凤凰古城从偏僻的湘西推向了世界。一九0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沈从文先生就诞生在凤凰古城中营街一座典型的南方四合院里。四合院是沈从文先生的祖父于同治五年购买旧民宅拆除后兴建的,已有百余年历史。内设开井,有正房、厢房、前室十余间。虽无雕龙画凤,但鳌头、镂花的门窗等做工精细,小巧别致,很有种古色古香、清静典雅的韵味。每个房间里,都摆设一些实物,陈列沈从文先生的一些照片、墨宝等。一张沈从文先生和夫人在张家界金鞭溪边的合影吸引了我的目光。照片中的沈从文先生和夫人坐在溪边,开怀笑着,那是暮年的两位老人脸上安静的笑容。沈从文先生曾说过,只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才会这样忘我地开怀大笑。徜徉在沈从文先生的故居里,敬仰的目光在那些斑驳灰旧的遗迹中驻留,似在追寻沈从文先生的足迹,感受着沈从文先生的灵气。倏地觉得,凤凰古城的文化密码,就浸润和潜隐在这座古旧的四合院中,渐渐地剖析出来,为人所知,为人所喜欢和厚爱。

穿梭在古城的街巷间,两面的建筑朴拙中带有几分秀气。石板铺就的路面纵横交叉,两旁多是木结构的房屋,房檐外伸,有时抬头所见若一线天。走在这样的街巷上,便有一种亲切感,仿佛让人穿越在过去的时空之中。街巷里多为店铺,一家家的阵列湘西的特产,也有手鼓这般的商品,在屋里高低错落的相叠,年轻的店主不时地用双手拍打,乐声诱人。几座清末的建筑,陈宝箴世家、崇德堂、杨家祠堂等,各有千秋,多铺满石板,布局简洁,装修精致,实物依旧,古朴显见秀美雅致。建于清康熙五十四年的北门城墙宛若一道雄伟屏障,依江而建,守护着古城,犹如一页史书记载着古城的过往,不由令人抚摸那一块块散发凉意的城砖。

凤凰古城最让我向往的是沱江的水和吊脚楼。

“河水常年清澈,其中多鳜鱼、鲫鱼、鲤鱼,大的比人脚板还大。河岸上那些人家里,常常可以见到白脸长身见人善作媚笑的女子。小河水流环绕‘镇’北城下驶,到一百七十里后方汇入辰河,直抵洞庭。”沈从文先生在《我所生长的地方》中的文字,如水墨画般的精致,充满了诗意。不仅如此,水更给予了沈从文先生认知、活力和深刻的启示。“从汤汤流水上,我明白了多少人事,学会了多少知识,见过了多少世界。我的想象是在这条河水上面扩大的。我把过去生活加以温习,或对于未来生活有何安排时,必依赖这一条河水。”

沱江在苗语里意指弯弯曲曲的像蛇一般游走的河流。早晨阳光下的沱江已洗去了昨夜的喧嚣,静静地流淌,显出安详的意姿。这或许就是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河水吧。

吊脚楼就静谧地伫立在河畔,临江而建,成为湘西山水中最具符号性的人文景致。在《边城》中,沈从文先生如此描写吊脚楼:“贯串各个码头有一条河街,人家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因为余地有限,那些房子莫不设有吊脚楼……”眼前的吊脚楼还残存着过去的遗韵,却只有回龙潭边上的十多间老屋,大多的吊脚楼已改作酒吧、客栈和餐厅。细脚伶仃的木桩立在河中,带着点忧伤,又分明呆呆地立着。这么笨重的房屋,这么厚重的历史,它们能支托得起吗?

沱江泛舟是必须的。坐在舟上,舵工划桨,一份摇摇晃晃的悠闲渐渐地漫上心头。沈从文先生的描述也浮上脑海。“乘着小舟顺沱江而下,独具特色的吊脚楼立江边,竹篙和木浆摇晃着小板,一切都让人感觉穿越时空,来到了与世无争的乐土。江水清澈见底,丛生的水草随波摇荡,身姿轻盈优美,似乎在为我们的到来而舞蹈蹁跹。我伸出手去,江水用它清凉如许回报了我的手,而不经意间,水中的舞者从我的指间轻轻滑过,时光如斯悄逝去……”我不由也掬一下清凉的水,让我的手与水亲密接触,感受沈从文先生所描写的意境,却不知这水是否沈从文笔下的水,不觉感叹一下。

虹桥横跨在沱江上。这座建于明洪武年间的桥梁,现今已改建成廓桥,上下两层,一层主要是商铺和杂货店,二层为民俗文化楼。还是人头攒动,购物的,过桥的,观光的,都有。见此,我却步,不想去桥上看整个凤凰古城,宁愿失却观赏沱江两岸如画风景的机会。

白天的凤凰虽然露出了些本来的面目,却似乎又非沈从文先生笔下的凤凰。那扑腾翅膀的情景,要是沈从文先生看到,不知会有何感想?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扑动翅膀的凤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