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宅女般的妹妹花鱼  

2016-12-18 22:33:13|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宅女般的妹妹花鱼

 

说妹妹花鱼像宅女一般,丝毫未有贬低文静、可爱的宅女们之意。只是这妹妹花鱼平时总隐藏在沙地里,像宅女般窝着而已。

其实,是不是将这种鱼叫做妹妹花鱼,我也未搞清楚。

这鱼的学名叫鳐鱼。可在我们岛上,庶几没人这么称呼。人们看到它,要么叫做燕子花鱼、猫猫花鱼,要么干脆就直呼为花鱼。鳐鱼的种类多,渔民们哪能分得清?形状相似的,就归类为一个称呼吧。像我这般不是渔民后代的,就更难以弄清它的类别。

又为何唤它妹妹花鱼?想想,可能是从猫猫花鱼的称呼演变而来。岛上的方言有时会被人以讹传讹,有时听者不清,也会自作主张地改变。这“猫猫”两字,一不溜心,容易听成“妹妹”。哎,这“妹妹”两字用在花鱼身上,不是也贴切?既是花鱼,用“妹妹”的称号来形容,相得益彰也。看,这鳐鱼圆状的身子,若盛开的花朵,周围长着一圈扇子一样的胸鳍,柔软,润滑,飘逸出一种柔媚之感。不是叫做“妹妹花鱼”更合适?别人不知,对我弄不清鳐鱼种类的人来言,凡是鳐鱼的,我便一概称作妹妹花鱼,——反正岛上的人也分不清花鱼的种类。

这妹妹花鱼可有来历,一亿八千年前就与鲨鱼是同类。鲨鱼生龙活虎,凶狠威猛,遨游海中,连人都怕,何况其他海洋生物。却不知妹妹花鱼为何懒得游动,竟是躺在沙地里,不太想出来。为了适应海底生活,慢慢地,慢慢地,就进化成今天这个模样。整个身子几乎由胸鳍组成,头与身体直接相连,看不出哪个部位是脖子。尾鳍也退化成一根又细又长的鞭子,上面的几枚小刺才让人感到还有点颈道。如此深藏不露,莫非一亿多年前,妹妹花鱼已有宅着的意识了?

长时间藏在海底的沙地里,妹妹花鱼在干什么?是胆小,怕鲨鱼吃它?抑或看到鲨鱼难为情?毕竟曾是同类,两者却相差这么多,就藏匿起来。这一藏,却已成定式,再也变不过来。是懒得游动,想静静地躺下歇息?那么这一懒的行为便令人有点匪夷所思,竟然一代代的懒了下来。是在沙地里静美地聆听海底涌动的涛声?这倒有点诗意,然而,游动在海底,海底的世界更精彩,涛声也更有韵律,更为悦耳。或许,它只是随心所致吧,懒得游动,就让身心静逸地藏在沙地里,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就深深地隐藏。我猜不出,谁知道它为何呢?

问题就来了。妹妹花鱼如此藏在沙地里,靠什么来填饱肚子?

别急,它自有办法。要知道,它的牙齿像石臼,能磨碎任何东西。还有,它的嗅觉十分灵敏,即使在沙地里,也能嗅到周边所出现的生物,想来与先进的雷达差不多。有这两样武器装备,还愁饿死?它就安闲地藏在沙地里,来个守株待兔。兔总是有的,哪能只有一只?当贝类、小蟹小虾靠近时,它就感应到。此时,它就憋足力气,扑动胸鳍,“突”的一声,从沙地里奋跃而起。这样的突然袭击,哪个能防备得到?乖乖的,就成了它的口中之食。它那锋利的牙齿定然将贝壳、甲壳这般坚硬的东西咬得“吱吱”响,吃得津津有味。然后,用腹鳍前部分的足趾慢慢地掘沙,将自己再隐藏在沙地里,宅起来。

妹妹花鱼的肉鲜嫩柔纯,好像比别的鱼更鲜滑。是不是因为老是宅居而如此?我不得而知。小时候,听人说小孩子不能吃妹妹花鱼,要不会发肿。我就不敢吃,怕自己的身体特别是脸蛋会肿得大大的,虚胖得认不出自己。至今,我一直未尝过新鲜的妹妹花鱼滋味。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妹妹花鱼的鲜美。那一片片的肉吐露出嫩白的色彩,很是诱人的。若陪客人用餐,见到有酱炖或者与豆腐烧成一块的妹妹花鱼,我会竭力推荐,让客人美美品尝。有时,客人见我不吃,劝我也吃点。我便假模假样地表示,将最好吃的鱼让给客人,让他们多吃点。结果是,客人感动,又敬我酒,使得不胜酒量的我再多喝了些。又哪能不开心的喝?

我只吃晒干的妹妹花鱼。晒干了的妹妹花鱼依然呈圆状,只是干瘪,褐色,却还显现一点亮泽,仿佛不愿失却作为妹妹的模样,在向人们展示,即使已成了鱼鲞,也不减宅女般的风姿。这晒干的妹妹花鱼蒸熟后,就香气扑鼻,引诱得人的胃口越吊越高。年少时,曾在家里与小伙伴偷偷地将妹妹花鱼鲞蒸熟,揭开锅后,把冒着热气腾腾的鱼鲞捞出来,烫手,差点掉在地上。趁着那一股热气,慌乱地撕开,将鱼鲞大卸八块。又一片片地撕着嚼食,满嘴全是美滋滋的味道。后来年大,就吃得文雅点。妹妹花鱼鲞被切成长条形的一块块,外沿的边上微微卷曲,像是凝固的裙褶。成为鱼鲞的妹妹花鱼依然柔软,如若慢慢地吃食,可以一丝丝地撕下来。那肉,像一根根老黄的金丝,丰实而不失柔和。即使镶嵌在肉中的比铅笔芯还细的软骨,也一嚼而碎,可与肉一起下咽,——补钙呢。这或许就是长时间窝在沙地里所带给我们的吧。倘若一直在游动,鱼的肉质便坚实,哪可一丝丝的撕下来,那么细腻、温顺的?

许多人都喜吃新鲜的妹妹花鱼,我则只吃晒成鲞的,自有道理吧。

忽然想到法国十八世纪画家夏尔丹的名画《鳐鱼》。画面展现的是厨房一角。在中心位置的是一条被剖了几刀的鳐鱼,形象怪异突出;橱柜上还摆着几条小鱼和剥开的牡蛎,贪腥的小猫正对它们虎视眈眈而有所警惕;右侧散乱地摆着锅盘、坛子、瓶子、刀子等用具。光线从上角投射下来,与白色的桌布和小猫胸前白色的皮毛以及鳐鱼的颜色相呼应。整幅画面色彩淡雅,光影清晰,物体被表现得真实细腻。这是夏尔丹于一七二八年八月在巴黎美术学院首次展出的作品。因为这幅画,夏尔丹在展出一个月后,就被学院接纳为院士。如此轻易地被画坛上最具权威性的机构吸收为学院成员,是非常罕见的。

我只能浅浅地读懂画中的一些含义,那幅画显示出的是一种内在的生命感。可是,一条带点血淋淋的鳐鱼就能表现内在的生命感吗?倘是那样,渔民们在海中漂泊的船上、小贩在菜市场的摊贩上斩杀各类鱼的画面,全是表达着生命感,却是那样残酷、凶狠。难道就因为已经死亡的才突显生命?

看着这般形象怪异、流淌着鲜血的画面,我便更加不想吃鲜嫩的妹妹花鱼了。

然而,为何不想吃?莫不是因为妹妹花鱼也是鲜活的生命?

我的头就懵了。

——我中了夏尔丹静静设置的圈套。

倏地,我又想,妹妹花鱼隐藏在海底的沙地里,又如何被捕捉上来的?倘若游动,那像许许多多的鱼蟹一样,被鱼网捕捞的机率就大得多。在沙地里窝着,要么是它捕食时恰好被鱼网撞个正着,要么鱼网沉入海底时惊动了静居的妹妹花鱼,钻出泥沙,便自然游进张开了的网袋。看来,宅着的有时也不一定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