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窗外,那片海的色彩(下)  

2016-03-14 22:17:50|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那片海的色彩(下)

 

                                                                               2015年

 

1月1日,星期四,晴。

昨晚大风,九至十级风力。今天上午依旧还有七至八级,下午才减弱。在与家人去宁波的途中,见到舟山跨海大桥两侧的海面上,海被鼓捣过、翻卷过似的,显出浓浓的混浊,比平时不知浑浊了多少倍。海面拽起连绵的褶皱,不停地起伏颤动,阵阵浪涛在阳光照射下,溅出黄白的浪花。

这样混浊的情状,想来窗外的那片海也是如此。无风抑或风力小的时候,海看上去像是永恒沉淀不清,总是露着浅浅的黄浑。大风时,浪涛翻滚,仿佛将海底积淀的泥沙都要翻卷上来,黄浑的海水就融和在浪涛之中,张扬出浑浑然的面目。

海水的混浊不堪,该是海将心底的污泥浊水吐纳出来的显现吧。如此,海才可经脉清爽,轻松舒畅。

 

1月31日,星期六,多云转阴。

年末与年初时光,够忙也。

下午偶尔抬头,窗外的海面上露着一束黄亮的光照,有点疑惑。气象预报明明说是多云到阴,下午了,自是处于阴天之中,怎么会有闪亮的光芒?对面岛上的上空,灰云浓厚,却偏偏有一线空隙,阳光就憋足劲似的撒下来。原来,这阳光是穿过云层挤下来的。像是与我这般衷情于海,阳光汇聚在了一起,拼命地透过云隙,猛猛地照射。这冬日的阳光也够强烈,海面上就闪亮一片,让我不能长时间地盯着。灰黄阴沉的海,就闪耀出一番明亮夺目的神采。

 

2月12日,星期四,晴。

晚饭后,去海边的大道上快步行走。走着走着,忽想看看夜晚下的海。尽管对这夜晚下的海心中了然,还是想看看,便踅上海塘。

夜空中,寒星寥寥,孤悬高挂。远眺,水道入口处的边上,一盏渔灯亮着红红的灯光,给夜幕下的海注入了一星醒目的视点。对岸的船厂不知是年关将至而放假,还是为了节约,原先一长排的灯火变得零零落落,毫不显眼,看不到曾经的辉煌似的。海面就幽暗,比暗淡的天空更黑黝。

海塘边的海缘于海边大道上灯光的泛照吧,白花花的。顺着长长的海塘边,就仿佛铺摊了一条黄白的绸缎,渐渐淡去。

惟有栈桥上几盏灯光映照下的海面,黄灿灿,白亮亮。微波漪涟,宛若也点染上了黄白的色彩,不停地闪耀出一种飘逸的画面。

失却了灯光,这冬日夜晚下的海其实只有一种颜色——黑色。连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虾也仿佛逃逸到海底下取暖去了,海面上便难觅鳞光的闪烁。

黑色却也掩饰了海的黄浊。

黑色的夜给了海黑色的身影。

 

忽然想到,明月下的海又是如何的呢?

曾经写过《明月悬海上》的拙文,就摘录几节:

清辉映照下,眼前的海不再黑蓬蓬一片,所见的是微波漪涟,波纹忽隐忽现,点点白鳞一闪一烁,展现一种朦胧般的潋滟。海塘脚下的波浪有点起伏,一阵又一阵地徐徐涌来,像是海塘是个驿站似的。不时溅起的浪花,就那么在月光下跳跃,宛若向月亮表白一下满心的喜悦。月光下的海,就显得妩媚、多情,别有一番韵味。我也不由被感染,深深地沉浸其间。

几艘渔船泊在海边。船舱上,舱板上,洒满了清亮的月光,舱板上的塑料网具泛着淡淡的光照。高高耸立的桅杆,静默地迎接月光的洗礼。桅杆顶上的红旗微微晃动,仿佛在向月亮挥手致意。船们便显示出一种宁静的状态。要是舱板抑或船头上坐一位老渔民,望月,抽烟,那该更有诗情画意。

对面岛屿的山头起伏延绵,黑沉沉的山体显示白茫茫的模样,犹如一道屏障,挡住了我的视线,也令我总是见不到海上生明月的情景。圆圆的月亮从海面上蹦出的一瞬间,只能靠自己的想象来描绘,却虚无一般。我只能遥望海上的明月,只能欣赏月光下海上的情致。其实,这也够了。如洗的月光下,海上一幅幅悠闲恬静的画面,正是海所生发的情怀。

 

2月26日,星期四,阴。

上午看了好一会材料,感觉眼睛有点花。步到窗口,想极目远眺,舒缓一下看花的眼睛。

天阴阴的,还有点雾霾,白茫茫一片,凝固似的。海面也凝固一般,见不到波澜,死气沉沉样的,将黄浑的巨幕一览无遗地平铺。十多艘渔船船头朝北,也静止不动。整个海面像是都无动于衷样的,毫无生气。

过了一会,却见渔船上的红旗在迎风飘扬,让人能感应到猎猎作响的回声。海塘边的波浪也搅起了皱纹,轻轻地波动。一群灰白鸽子在海塘边沿的上空翱翔,给黄浊的海面添上了一种多姿的形态。太阳依旧灰蒙蒙的,却挡不住海面微微的漾动。

这海,分明是动感的。莫非刚才是眼花而看不出来?还以为那黄浑的海就凝固了一般呢。眼花又怎能看清眼前的事物?

 

3月16日,星期一,阴转多云。

说是阴转多云的天气,可从早上到傍晚,浓浓的雾一直笼罩着海与岛。窗外,见不到海的踪影,连海塘也若隐若现。海上的雾灰白,却又感茫茫一片。雾将海遮掩了,吞噬了。雾弥漫了海的广阔。海上成了雾的世界。

印象中,海上的雾大多半天能慢慢散去。海风一吹,雾便经受不住,簌簌发抖。待傍晚,依然可以通航。雾如此长时间地锁住海面,好像很少见。

此时的海,又呈什么样的呢?它有没有像候船的人那样产生望洋兴叹之感?还是依旧静静地潮起潮落,任凭浓雾掩盖,也不动声色?海还是那片海吧。

海终究是海,又哪能被重雾所左右?

雾霾下的海,定然是黄浑的模样。

 

4月8日,星期三,多云。

多云天总是海面变化的基点,给海的色彩提供了变换的舞台。

看那窗外的海,先是对岸与海塘边的两处海面呈示灰色的状态,中间的区域则依旧浅黄,形成两边灰、中间黄的情状,各占整个海面的三分之一似的。过了一会,随着云层的移动,灰色的区块渐渐西移,面积也不断扩大。浑黄的色块仿佛也一边徐徐西移,另一边却越来越窄。又过了一会,浑黄的色彩便不知不觉中占据了海面,灰色开始东一块西一块地散开,如飘浮的阴影。这样的情景,既是阳光明媚起来的效应,更是海的原色的真正体现。

眼前的海,永远脱不了黄浊的本质。偶尔的云朵掩映,又哪能遮盖海的原色?

 

5月12日,星期二,晴。

下午快下班时,看窗外的海。很清新样的。因为天蓝吧,好像海水也没那么黄浊了。几片淡淡的白云,给海面描画出几大块略有层次感的色块。横在对面岛脚边的,是长长的深蓝的水面,色彩深情浑厚;中间的海域,既有淡蓝的铺垫,又有白花花的亮色,一块块间杂,淡墨飘逸,自然流畅,若印象派的画作。

才五月,窗外的那片海怎么就呈现出了蓝色?印象中,这样的蓝色该在夏日才出现。难道夏天要提前来到,还是潮汐与往年的流动变了样?看惯了黄浊的海,见到蓝蓝的海水,终究还是让人舒爽的。

 

5月29日,星期五,阴转多云。

下午,海天雾蒙蒙似的,显出白茫茫样。对面的小长涂岛也像笼上了淡淡的雾霾,不动声色样的。海面就呈灰黄,仿佛冷漠的脸,连皱纹都掩藏了起来,呆板,毫无光泽。只有靠近海塘边的区域才有点动感,一丈来长的细浪慢悠悠地舞动,黄白的浪花轻盈地行走在波浪间,给沉闷的海面点缀出一道道舒缓的亮色。

再沉闷的海,在岸边总会绽放出轻快的节奏。那是海与陆的亲密接触之处。亲密时,又哪能静止呆板?海与陆的接触可是无止无息的啊!

 

6月4日,星期四,多云。

上午,云层掩遮了初夏的阳光,太阳所在的空间似乎只散发亮白的光茫。海上无风,安安静静。海面白花花的,平静得如糊状,洋洋洒洒地平铺,直达海天相接处,那样的静默。海水那黄浑浑的基调也静默似的,凝固在海面上。

那个埋藏在心里的疑惑又冒了上来:我周边的海原先就是黄浊的吗?

今天终于看到一份材料。据史料记载,距今五千年前左右,当时的舟山群岛海域海水温暖,水质清澈。近五千年来,我国气候经历了一个由暖到冷、再由冷到暖的过程。具体而言,公元十一世纪即北宋之前,总体上属于温暖时期,此后,转入寒冷期。

由此可知,我周边海域的水原本是清澈的、湛蓝的,与外海那蓝蓝的海水无甚区别。

长江流域的水流自宋朝开始才因人为的开垦而出现水土流失。明代以后,水土流失不断加剧,舟山群岛海域的海流就越来越混沌。

千百年来,这带着不绝泥沙的流水已厚实地沉积在沿岸的海边,滚滚浪潮又哪能冲刷得尽?一边是包含着泥沙的昼夜不息的江流,一边是波涛不尽的翻来倒去,沿江的海边就只能成为混沌的模样。清澈湛蓝的海流又怎能清醒过来?这是一种多么的痛啊!

而海,默默地接纳,忍受着,承载着,像母亲一样,展现出博大的胸怀和无尽的包容。

 

 6月19日,星期五,多云。

下午的海又展现了多彩的一面。

靠近小长涂岛的海面上,海水如煮熟的鸭蛋那般,有点蔚蓝,长缎一般的横贯,令人舒心。沿着海塘这边的,自是浑黄的一面。一蔚蓝,一浑黄,呈示一种别样的风采。第三种颜色,则是映影在黄浑之上的黛黑,长长的,不规则的,一片又一片。灰暗的云朵,给海面投注了另一种色彩。

三种颜色,三个层面,将眼前的海装扮出一番丰富的韵意。

更让人眼前一亮的是,二三十艘的渔船分外地清晰。一道道白茫茫的船舷如一条条粗犷的弧线定格在海面上,白色的驾驶台尤其醒目,似一只只长方形立方体凌驾在海上,又若一栋栋的小白屋在海上演绎着童话,那样奇幻,那样充满韵味。是海,为渔船提供了舞台。

海的色彩,不仅仅是海水的颜色,也体现在海面上丰富多彩的景致。如此,海的色彩就更加精彩纷呈。

 

7月7日,星期三,阴有阵雨。

下午四点多钟,海面像一块黄浑浑的巨大布帘扯直着,微波轻逸,泛着淡淡的白光。海天相接处,天上阴云密布。远处的海显现一道阔大的灰蒙蒙的线条,横延在岛与岛之间。海的色彩就灰灰的,带有些灰阴的滋味。是雨水要降临,还是台风的前奏?许都有这种迹象吧。然而,一浑黄,一灰暗,仿佛不能相融似的状态,终究会渐渐散去。

浑黄,才是这周边的海的本色。即使有所变化,也万变不离其宗。就如人,外衣的穿着再花样百出、层出多穷,其本性终究难以掩饰,时不时地会露出本来的面目。

 

7月23日,星期五,多云。

多云的天,像往常一样,会给海带来色彩的变化。

下午四点半许,窗外的海就又展现块面分明的境地。云朵的投影映在海面,将海面隔出一长块的灰蓝、一长块的浑黄。此时,一艘快艇飞速驶过,犁在一块灰蓝的海面上,拖曳的波涛翻卷着黄白的浪花,将灰蓝的海面掀起一种动感。

知道这灰蓝的色块是阳光投身在云朵上所致,可是,我想,该是什么样形状的云朵,映影在海面上的也该是什么样形状的色块。为了证明这一点,我特意将头往外探望。天上的云朵根本没有长条块的。一团团的灰白色云朵自顾自的样子,或呆呆的浮在空中,或随风缓缓地飘移。风大,云朵便飘动快;风弱,云朵就原地不动,或者悠扬地徐徐摆动。可是,投影在海面上的怎么会是长条块的呢?是因为西沉的阳光斜射,致使几团云朵的投射面相连一起?还是云朵的外沿较为轻逸,阳光的照射只将中间部分的云块投影下来,从而看上去成为长条的块状?我哂笑一下,摇摇头,看不出个所以然。

倏地,又一个问题冒了上来:白的云朵,为何投影在海面上的都是灰色抑或灰蓝色?是云朵浓厚,阳光穿透不了?该是云朵的厚度决定了投身在海面上色块的深浅。云朵厚实些的,海面上的色彩便深一些,倘若云朵轻薄一些,那便是浅灰的色块了。就看云朵的大小和质地吧。

又过了一会,云朵就在不经意间飘移过去,窗外的海又趋黄浊的状态。

有阳光,有云朵,海面就会有丰富的色彩,海的丰韵也才多彩多姿。然而,这样的多彩多姿就如昙花一现,海又怎能把控得住?

窗外的海,又裸露千百年来已一成不变的浑黄,任凭天气如何变化,总是披着黄浑的外衣,按着自己的节奏,默默地潮起潮落,浑然自如。这才是海的本质吧。

 

不知不觉地,断断续续地,竟将窗外那片海的不同色彩的情景记录了一年。

自然,我依旧会关注窗外那片海。那黄浊的海水,不仅像一个巨大的磁场,深深地吸引着我,更如我身上的血液,随时流淌在我的心中。我又怎能失去那片海?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