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难看的绿剥皮  

2016-04-24 21:58:4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看的绿剥皮

 

将马面鱼唤做绿剥皮,或许只在我们岛上,尤其是上一辈的人中这么称呼。马面鱼的背鳍、胸鳍、臀鳍和长长的带点圆口状的尾柄均为墨绿色,这样的鱼捕捞上来后,大字不识几个的渔民们自是不知它的学名。待剥了它的皮,吃着硬实的肉,盯着绿绿的鳍条,便有人动出了脑筋,干脆叫它“绿剥皮”吧。形象,又带点贬义的味道。

戴上了绿剥皮帽子的马面鱼从此不太惹人喜欢,少有人吃它。

绿剥皮的模样也确实不好看。一身蓝灰,恹脱脱的,没光泽。头短,脖子下垂成圆状。口小,侧看如指甲般的一道弧线。眼睛镶嵌在脊背的前部,有点塌陷,仿佛高高在上似的,远离嘴巴。背部的鳍棘粗大,并有三行倒刺,坚硬,锋利。最让人讨厌的是,身上的鱼皮粗糙,如砂纸,菜刀难以切开,必须剥了它的皮才能烹煮。所以,又称剥皮鱼、扒皮鱼。

据说,早先的绿剥皮洁白无瑕,光彩照人。因为老是到处显耀,招摇过市,引得雌性鱼类常常围着它转。何仙姑见状,醋性大起,发怒作法,将一枝荷花化作灰中带白的鱼皮,将它套在绿剥皮身上。从此,绿剥皮穿上了一件灰不溜秋的外衣。某日,何仙姑来到海边的港湾上,与其他七仙相会。绿剥皮得知后,游到何仙姑面前,苦苦哀求她剥去鱼皮。何仙姑动了恻隐之心,才剥去它的鱼皮,裸露白白胖胖的肉身,还了它本来面目。这就是绿剥皮要剥了皮才能食之的缘故。

渔民们自是对绿剥皮不甚喜欢。那背上的鳍棘又长又粗,还倒扎钩似的潜伏,挂网后很难取下,稍不留意,就容易被刺伤手指。更重要的,是以前渔业资源丰富,大黄鱼、小黄鱼、带鱼、鲳鱼、乌贼等价廉物美,味道也比绿剥皮鲜美,又有谁会去买得剥了皮才能吃的鱼?绿剥皮只好当成下脚料处理,甚至倒在庞大的露天粪缸里,腐化为肥料。此外,绿剥皮的鱼群集中,早些年又无鱼探仪什么的,要寻找它们很难,哪个渔民老大会愿意去捕?

渔船上其实并无专门捕捞绿剥皮的网具。鱼网捕捞上来的绿剥皮,许多是不经意间的收获。渔民们撤下网具,等待潮涨潮落。拉网上来后,除了所捕捞的鱼种外,那些眼珠高高在上的绿剥皮竟然也落进了网袋。有时,渔民老大凭着经验,航行途中或者在洋地探测到绿剥皮的游踪,也下网捕捞,将绿剥皮一网打尽。这该是一种兼捕吧。

在渔民的心中,绿剥皮就没多少地位。

外形难看,背鳍生倒刺,还需剥了皮才能烹饪,绿剥皮又怎能讨民众的喜欢?

绿剥皮的肉并不柔嫩。尤其是大黄鱼那般粗大的绿剥皮,肉体厚实,有点硬涩,不管清蒸还是红烧,都得在背上划开几刀,以使咸鲜的味道渗透进去。即便如此,吃起来还是感到干燥、淡爽,无鲜嫩之味。怪不得有的地方叫它为橡皮鱼,极为形象的称呼。许多人也只有换换口味时,才在菜场买上一尾这么粗壮的绿剥皮。

记得那个许多东西得凭票购买的年代,其中海鲜的票中有时就有绿剥皮,拿着票去买的自是很少。买猪肉得排队,当长长的队伍没了踪影,肉摊上的槽头肉都卖光了,绿剥皮却依旧还摆在摊位上。还听说邻村有一家造新房,主人天天都买绿剥皮给泥水、木匠们吃,吃得泥水、木匠有意见,背后就称那主人为“绿剥皮”,形容他很吝啬。

渔民不大愿捕,市场销路不畅,早先的绿剥皮就像被遗弃一般,无人问津。

一种物品,当它无人青睐时,是它的福气还是悲哀?

绿剥皮定然会想,倘若自己的外衣不能脱去,坚固地与肉身连在一起,尽管难看,却可能是上上大吉,就可无忧无虑地遨游海中,张着巨嘴似的鱼网不会捕它,甚至连大鲨鱼这样凶狠的鱼类恐怕也不喜欢吞噬它,那才美呢。

然而,即使要剥皮,也可能一不小心被刺痛,但只要它能吃,又怎能逃过人们的捕获?何况,绿剥皮不仅成群结队,数量众多,而且有它的经济价值,便难逃被捕获的命运。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水产加工业不断升起,尤以生产鱼片的企业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将绿剥皮作为一种新兴资源,用来替代价格较贵的鳕鱼,对其进行深加工,制作成鲜美的鱼片。当然,更多的水产企业则将绿剥皮剥了皮,去头,去内脏,——几乎去掉了全身重量的一半,然后加以冷冻,销售。上不了台面的绿剥皮才真正走向千家万户。尽管如此,在经济鱼类丰盛的年代,绿剥皮还是像弃子一般,被人们所鄙视。

绿剥皮的肉不鲜不嫩,价钱再便宜,也难提起人们的食欲。

如今,大黄鱼那般大,或者手掌似的绿剥皮,菜场上已少见,不知是被送深加工了,还是海里已捕捞不到。菜场上不时能见到的,是陶瓷羹勺那般小的绿剥皮,宽不过两指,已去头剥皮,扁扁的身子泛着银色的冷光。这岂不是绿剥皮的幼鱼,绿剥皮的子孙?

幼小的绿剥皮自然比粗壮的鲜嫩一点,其肉坚实中不乏松软,行情便升涨。倘若这样的幼鱼都吃尽了,绿剥皮还能再繁盛吗?

随着渔业资源的渐渐枯竭,鱼类品种也渐渐减少,可人们还是得吃海鲜。大黄鱼、乌贼等看不见了踪影,也难以买得起。绿剥皮就时来运转似的,渐渐上了人们的菜桌。没东西可吃时,人们连草根树皮都啃嚼。而绿剥皮毕竟是鱼类,虽难看,但二三十元一斤的价格还买得起,只要融入油、酱油、盐、味精,鱼的味道还是能吃出一点的。

当人们买不起、尝不到其它海鲜时,只能吃燥乎、硬实的绿剥皮。或许,绿剥皮就等着这一天。那时,定会独领风骚,行情看涨,价值更高。可是,到那时,普通的人们又买不起、吃不到绿剥皮了。

这难看的绿剥皮。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