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亦叫素节的佛手  

2016-05-06 22:12:3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亦叫素节的佛手

 

我想吃素节。印象中,已好长日子没尝素节的味道了。素节的味道鲜爽脆嫩,吃了难忘怀。

那天在一座小岛的餐馆里,我就要朋友点一盆素节。我知道,这座小岛的礁岩上,有马蹄螺、藤壶,还有素节。不想朋友问了店老板后,说菜场上买不到素节了。这怎么会呢?

记得年轻时第一次来这岛上,午餐时,主人端上来一盆贝壳类的海鲜,让我猜它的称呼。盆子里盛着的,是一枚枚微型火炬样的贝壳。头上长着五枚爪状的外壳,像凝固的火焰;下半部为圆柱状,若火炬的柄,粗糙的皮包裹似的。我从未见过,答不上来。虽住在海岛上,可我终究不是渔民,也非渔民的儿子,对海边的东西了知不多。关键是,那东西好像在县城的市场里少见,或者价格贵,我家的买不起,吃不到,便难以认识。

主人告诉我,这叫素节,也叫佛手。

相传,妙庄王视三公主妙善为掌上明珠,而妙善决意出家修行,上了桃花岛的白雀寺。气得妙庄王吃不下饭,后来生了一场怪病,服遍了灵丹妙药,也不见好转,急得太医们束手无策。王后更是心急火燎,整日里愁眉不展,以泪洗面。消息传到妙善耳里,她十分难受。父王这次得病,全是自己所引起。怎么办呢?想着,不由黯然泪下。这天夜里,妙善做了个梦,梦中高人指点她,惟有将自己的臂肉割下煎汤,父病方能祛除。梦醒后,妙善毅然回家,挥刀断臂。妙庄王服了女儿的臂肉汤,病一下子好了。观音菩萨感于妙善的孝心,让她的伤臂处长出十几只手来,俗称“千手观音”。当时为妙庄王治病用的是臂肉,太医将剩下的手掌抛出城外。不久,在海边的礁石里长出许多像手掌样的物体来。人们把它挖出来,蒸了吃,味道十分鲜美。有人说,那是观音菩萨的手掌变的,故称作“佛手”,也有叫做“观音手”的。

为何又唤作“素节”的呢?主人愣了愣,想了想说,好像是有人觉得吃着佛手罪过。佛以吃素为要,手掌又如枝节,叫“素节”更贴切吧。素节的叫法就流传了下来。

我就第一次听到素节这个俗称。

想起鲁迅在《故乡》里回忆与少年闰土快乐时光的一段描述,闰土跟少年鲁迅提起,他们“日里到海边捡贝壳去,红的绿的都有,鬼见怕也有,观音手也有”。文中的“观音手”便是素节了,引得少年鲁迅很是神往。

仔细看,这素节头部的五枚爪子细硬,呈双面,像双手合十,紧紧地合在一起,有的淡黄,有的苔绿。下部的柄呈倒三角状,表皮青黄色,由细小的鳞片排列而成,有点像蛇皮的纹路。这样的素节,如何吃,当真难为了我。我自是如吃毛娘(贻贝)那样的先将头部使劲用拇指甲掰开,再拽开柄部的表皮,取出里面一丁点的鲜肉。主人则不然,却是将柄部的表皮撕开,取出肉来,即可嚼食,简单又省力。原来,素节的吃法也讲究门道。

后来,我几次陪外地的客人去小岛。当端上素节时,我故意不介绍它的吃法。果然,有聪明的如我一般,先掰开头节;也有先拿嘴去咬的,结果肉汁四射,让人笑哈哈的。我就作示范,让他们加深印象。

后来,再一次在小岛上吃饭时,桌上依旧有素节。旁边坐着一位渔家后代,是单位上的人。我便指着盆中的素节,问他那叫什么?他眨眨眼,说好像叫佛手吧。我又问他岛上的方言怎么叫?他想想,摇摇头。我告诉他称作素节后,他懵懂样的,仿佛脑海里毫无素节这个概念。也难怪,平时不常吃,即使长住海边,年轻的人们又哪能熟知它?何况,并非所有的海边都生长素节,许多以捕鱼为生的渔民也不一定都尝过素节的味道呢。

后来,又查了下资料。这素节,学名竟然是龟足。这么个名称,就是想象力再丰富的人也难以想到。佛手、素节、龟足,风牛马不相及,却是同一贝类的称呼,怎能联系得起来?

除了素节的俗称,一佛手,一龟足,一佛一龟,一手一足,天壤之别。然细细一想,也属常理。人们像它什么就叫什么,并不奇怪。素节的头部,看上去也不像乌龟的脚爪?何况,乌龟长寿,吃素念佛的,还不是为了百病消灾?许多事物的原理大多是相通的。

资料还显示,素节生长在水清、环境好的礁岩缝里。混浊海水中的礁岩又怎能长出素结?

蓝蓝的海水,拍击礁岩时溅洒出清亮雪白的浪花。这样的意境中,素节就在礁岩缝间密密麻麻地布排,一丛丛地群居。落潮时,它们摆摆头,沐浴阳光,呼吸咸腥的空气,那般亲切、可爱。涨潮时,它们打开头部中间的壳板,伸出细爪,守株待兔般地等候,一有浮游生物在眼前,即刻抓取进来。风浪大时,风劲浪急,起伏的波涛狠狠地拍击礁岩,发出轰鸣的声响。它们却不怕,有礁岩依托,就觉牢固、安心,最多被浪涛拍得有点晕乎,或者皱皱眉。在礁岩这方土地上,素节活得自在,舒适。

也有素节寄生在鱼体上。虽未见过,想必那一定是庞大的鱼了。随着鱼的游动,素节也便周游四海地游弋,游哉优哉。

在礁岩缝隙的素节披着一层绿苔,好像它的保护色,看上去不动声色似的,一副沉稳笃定的模样。然而,它胆小,一有风吹草动,便紧缩柄部,藏在岩缝里。只是爪状的头部不得不露在外面,像举着一只只青黄的小手,明眼人一看便是素节。

素节在礁岩上悠然自得的生活终究要被打破。当有人铲了它们,烧煮了吃后,鲜爽脆滑的美味就引发了地动山摇,素节们惊慌失措。从此不得安生,更可怕的是难逃灭顶之灾。

素节就渐行渐远,越来越少。县城的菜场里,几乎难觅素节的踪影。被乱采、滥采后的礁岩已裸露一道道的伤痕,还会再适合素节的生长?而一些小岛的开发,将周边的礁岩湮没海中,素节已失却赖以生存的家园。混浊的海水推波助澜,洋洋洒洒,遥远的素节只能眼巴巴地看看,游向别处。据说,素节还属自然生物,不能养殖,生长成二三厘米大的,得二三年光景。即使有礁岩适合素节生长,也得等上二三年哪。那时一旦被铲掉,可又要等待这么长的时间呢。

想到这里,我不想吃素节了。我的眼前,分明地看到,素节们举着小手掌,像是投降,更像是双掌合十地祈祷,善哉善哉,不要采了,就让我们安安静静地生活在礁岩上吧。要不,恐怕以后只有捕到大鱼才能在它身上铲下素节来吃了。可大鱼在哪里?即使捕上一两尾的大鱼,它们身上能有多少素节?到那时,恐怕素节的俗称将被遗忘,这紧紧吸附在礁岩上的生物也将绝迹。

吃不上素节,我的心里感到一阵隐痛。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