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夜 海  

2016-09-27 22:17:04|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  海

 

夜空暗黑,暗黑出一种深邃的质感。海就该是黑幽幽的。黑幽幽的海才是夜赋予海的本色。

海塘边的这片海,正面看不大,一座长长的岛屿横卧,将海阻隔出一道海峡似的。假若两岸没有人迹,这片海也该是黑幽幽的。对岸却有一家横贯一长段岸线的船厂,码头边,龙门吊上,厂区里,一长排的灯火高低起伏,一派辉煌。作为厂区,夜晚下不能没有灯火。灯火就倒映在海面,有的黄,有的白。海面微波涟漪,却总在灯火的倒映之下,尤其是近岸处,反射出或黄或白的禢缝,一棱棱、一条条地跃躍,或星星点点的闪烁。

岸上的灯火其实并不为海而点亮,它们为照亮厂区、马路、甚而作为一种景观,就如路灯、霓虹灯、射灯等,但让人看上去却似为海所点。

海是为之欣然,还是在倒映的灯光里皱起了眉?

灯光下的海显得有点不真实,虚拟一般,却又缥缈出一种张狂的意姿,令人恍惚。。

我想,夜的海也不想张扬吧。奔波起伏了一天,它也该趁着夜色歇歇,或者在黑夜里沉思。

岛两头的海浩瀚无际,与夜的天连接一起,融为一体。这才是夜海的面目。剥去眼前灯光的衣袂,还原海的暗黑,海或许才会安然。

灯火映照下的海,那灯光犹如硬生生地粘贴上去。海面是多彩了,耀眼了,海是不是情愿呢?

海,想的是低调一点、淡然一点吧。那海面上的光彩与它有啥意义?

望着夜海,坐在海塘上的我不由想到了自己。

很想做一个本色的人,可一直被光环照耀着。自从进入仕途,几年一个台阶,可说一路顺风顺水,直至到达本地人在县里官价的顶端。也算显赫,也时而被人所仰望。然而,这样的位子也让我变了许多,或者说不得不去面对我所不想不愿的。需抛头露面时得一本正正,讲究形象,对着摄像机还做作一番;不顺心时,也无端地训斥人家,仿佛就有随意训斥别人的权利;人家稍有怠慢,若未有解释,也会感到那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一桩桩涉及他人个人的事好像苍蝇叮着腐肉似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找上门来,也会有一种厌烦之感。甚而,有个别人会因为得罪或未给帮忙而记恨,图报复,将莫须有的罪名用信封邮寄出去,给自己一点烦扰。……

我其实很喜欢安闲,在安静的环境里,做些闲适的事。早晨,下到自家小小的庭院,稍作锻炼,然后喂喂鱼,静静地欣赏金鲤与乌龟在水池里吃食、嬉戏,再就是将庭院里的花木一一看个遍,该除草的除草,该修剪的修剪,该浇水的浇水。回到书房,便边喝咖啡边写点东西。吃了早餐,将已写就的拙文予以修改。午休后,基本重复上述的行踪。晚上,吃完饭休息一会,尔后到海边大道快步行走,汗滋滋的,让人舒服。倘有机会,就会同几个朋友去旅游,拍些照片,写点文字,将观光的意绪凝固在一抹抹的记忆里。这样的生活,就如风平浪静时的微澜,看不出是哪一脉轻漾的波浪,只有自己才明白,最喜在海塘边的海面上悠哉地随波起伏,只愿不那么惹人注目。

事情却偏偏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添了一层光环就无形中逃避不了被闪光的时候,便时时注意,刻意回避。去外面应酬,得回头看看有没有人盯着,像是夹着尾巴似的;手机显示陌生的虚拟网号码,想到的便是是不是又要我帮这助那的,感觉有点烦;在家休息时,烦心的也是有人敲门来要求帮忙,还要装出一副勉强的笑意;……有些虽是工作,却只希望在办公室里商谈。像人们看到波涛,就知那是海一样,有一次去一家小理发店理发,一进店门,兼作理发师的老板就顺口而问:“领导,你来剃头呀?”我一愣,问他咋知我是领导?他笑笑,边给人剪发,边说电视里经常看到的嘛。是呀,本地新闻里,常常上电视镜头的,人家哪能不知?或许店老板为我的前去理发而高兴,或许他也只把领导当作男人来看,——是男人总要理发的,我却有点正襟危坐,惟恐言行有失领导的形象。还有一次,我陪客人去散步,两个初中生模样的学生看了我一眼,其中的一个说,这是县里领导。我回头看看,他们却像没事一样,继续说笑着。连初中生都认得我,我不是公众人物还是什么角色?在公众场合,我不得不端端正正,衣冠楚楚,该庄重时庄重,该严肃时严肃,该露出笑脸时就将额头上的皱纹挤得深一点。即使一个人走在街上,也顾这虑那,惟恐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哪像在家里,天热了,可以脱掉上衣,来个赤膊;疲惫了,可以横七竖八地将大腿搁在沙发扶手上,随意放松;想喝酒时,让老婆多炒只菜,自斟自酌,边喝边看电视,哪会去顾及别人的说东道西?或者,想外出时就拉个箱包,去周游四门,将心绪沉浸在美丽的意境中,又怎会去防备陌生地他人的注目?

就像波涛欲任意地推波助澜,尽情地翻滚,海塘、堤岸、山头、礁石却构筑起坚硬的篱笆,拦阻了它的拍击,我也时不时受制于许许多多的规矩,将悉心所愿的意念硬生生地压制在一腔胸怀里。有时想借他山之石来个创新,可是他山是别处的,此处焉能安身?人家是人家,我们的缓缓来,立马将精心的设想扼杀在委婉的语气里。有时想对看不惯的行为,或所着力的工作未落实的来个责问什么的,可是又犹豫不决,最终下不了决心。有时想多担点责,助推发展,却事与愿违,不得不将触角收敛一下。想来浪涛也只能轻轻地起伏,要不撞击岩礁过重,会感到很疼痛的。许许多多的人不是更喜欢风平浪静的样子?

有时,就想辞掉身上的光环,还自己一个本色。

夜的海黑沉沉的,显得那么深邃。望不见海上的岛屿,看不到波浪的颠荡,惟见黑蓬蓬的暗黑无边无尽。这般的暗黑里,海才可随心所欲,撕碎笼罩在头上的面具,挥发自己的个性,将波涛尽情地翻滚、拍击,或者悠然地上涨、下退。

夜幕将海深深地裹藏了起来。海,也喜欢在夜的掩映下静静地入眠。

然而,尽管暗夜掩藏了目力可视的东西,掩藏了海,却掩埋不了波浪的吟唱,掩盖不了鱼鳞的闪耀,也掩饰不了点点渔灯。

脚下的海塘边,总奏鸣着“噗嗤噗嗤”的音律。那是潮在落,或者潮汐涨平之时,海的呼噜声显得那样安稳、和缓。涨潮时,则发出“哗哗”的声响,仿佛在宣示“我来了”,将阵阵的波浪在漆黑的夜里拍击出一种激扬的韵意。一阵兴奋之后,海还是处于平和状态,像是明白了什么,点点头,只在岸边孤寂地吟唱。海,总要在岸边吟唱的。岸挡住了波浪的奔腾,也让波浪有了回头的理由。在这样的一道坚壁面前,海只能没日没夜地激发出回鸣,时轻时重,时缓时急,如诉如吟,在夜色里无尽地穿越。

夜色下,初看黑压压的海面似乎只有夜的色彩,黑仿佛主宰了整个海。然而,细细观察,暗黑的海面不时会有几星鳞光闪烁,或一闪而过,或亮丽地划出一道银丝似的孤线。那些虾们、小鱼们不安心于夜的黑沉,或者趁着夜色将欢快炫耀一下,于是,海面上的鳞光便此起彼伏地闪现。鱼虾所拥有的鳞光,也只有在暗黑的环境里才体现出它的光耀。黑夜造就了鳞光的闪跃。因为闪跃的鳞光,海面也才些微地跃动起来,赋予了淡淡的诗意,或者吐露出几缕不安份的意绪。

海塘北边的顶端是个渔村,那座不大的渔港早已消隐在夜幕里。几艘渔船无声无息地锚泊——船只的影子其实我也看不见,断定停泊了几艘渔船的,是那船舱上的灯火。一艘渔船,一两灯火。黄晕的,像不灭的萤火,凝固在夜的海面上。因为不太远,一抬头就望得见。犹如一个坐标,见到灯火,便知那里停泊着船只,不可前去冒犯。夜晚下的渔船便以灯火的醒目来标注自己,给自己烙上一圈光环,在暗夜里显示自己的存在。只要有渔船,或者航行的船只,黑漆漆的海面上,总会闪现灯火,静止,抑或流动。夜幕下的海,哪能没有渔灯?

我就感觉到,黑黝黝的海虽是本色,却也蕴含丰富多彩的情韵,超越了夜海的期望吧。诚然,黑夜掩藏了许多东西,让人更加体验自在的空间,终究还有一些穿越夜幕的光耀。就像暗黑的海面上所呈现的那样,即使波浪因为岩礁、堤坝而吟唱,也发出了自己由衷的声响;即使鱼虾的鳞光只在暗夜里闪耀,也要使着劲地划出银光,闪跃一下;即使宁静的渔船掩没在夜里,也要点上一盏渔灯,不甘孤寂地刺穿黑暗的笼罩,昭示一种存在的意味。

这夜海,就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不由沉浸在它的边上。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