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紫菜何时做过主菜  

2017-01-21 22:36:3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菜何时做过主菜

 

想来想去,也想不出紫菜何时做过主菜。

紫黑,亮幽幽,干燥,又显柔和,翻卷成薄薄的一捆,摊开来如一张纸片般的大圆饼。这样的紫菜,不太起眼吧。

小时候,紫菜好像宝贝似的,家里常常贮存一两捆,轻易不拿出来。当一顿饭没多少菜时,才救急似的想到紫菜,撕几瓣,放在一只大碗中,加点盐,再刮一点熬熟的猪油,用热水一泡,一碗紫菜汤就呈现桌上,清香,透鲜。有时,若有虾皮,就放上一小撮,成为紫菜虾皮汤。干燥的紫菜在热水的冲泡下,早已融化开来,一片片的紫褐,或者淡墨,吃在嘴里,仿佛与汤汁一起,立时溶化,溢满鲜溜溜的滋味。加上虾皮,更是彻骨的鲜香。当冬虫夏草盛销之时,有人戏称岛上的紫菜虾皮汤为“东海的冬虫夏草”,感觉还挺形象。这自是后话。

记忆中,紫菜还与花菜或白菜炒在一起。问母亲,才知是提鲜。放了紫菜,花菜或白菜借了紫菜的鲜味,也可不放味精了。还有紫菜烧年糕,常常做成汤似的,边嚼年糕,边喝些汤,当真美滋滋的。

还有紫菜裹米饭,黑白分明,吃起来喷香。

想来想去,紫菜在菜肴中都是配角,或者为了提鲜而添加一些。

也有除外。小时候,见家里的菜不合胃口。有时就撕几片紫菜,蘸点酱油,直接用来下饭。感觉燥乎,直到嚼烂,那股鲜味才渗出来。这能算主菜吗?

有那么几回,想吃点什么,却似乎又什么也没有。翻箱倒柜的,只找到一小捆紫菜,就撕下一大片,吃上几口,余下的放进袋里。与小伙伴玩时,拿出来,炫耀一下。这样的情景,记忆虽深,却上不了台面。

紫菜还真上不了台面的。在我们岛上的婚宴中,荤的、素的摆满桌子,还叠加三层高,到最后吃饭时上的汤中,也是咸菜笋丝汤或者咸菜梅鱼汤等。印象中,好像从未见过紫菜汤的。上了紫菜汤,是不是一种不客气的表现?

后来,家里的紫菜越来越少见。成家后,更是从未买过紫菜。对紫菜,早开始淡忘起来。

怎么时常将紫菜忘了呢?是人们的食欲变了,还是菜肴丰富,把紫菜淡出在视野之外了?

紫菜的诱惑被渐渐地淡化。

只有陪客人吃饭时,才想到该上一碗紫菜汤,凸显一下海岛的风味。抑或,外出到西部地区,我吃不了肉,也不适应辣味,才到超市买些小包装的紫菜,里面拌和了盐和油。假如实在下不了饭,就冲泡一包,一碗热气腾腾的紫菜汤便提起了胃口,将身处山区的我拉近了与海岛的距离。

原来,是将紫菜藏在了心里。

人们终究还是会想起紫菜。于是,她就姗姗来迟样的,含着微笑,迈着碎步,轻扬鲜香,给人们一个鲜溜溜的回味。

一个人抑或一样东西,要是到最后还时常让人想起,让人惦记,自有其不凡之处。透过鲜美的紫菜汤,吐露的是紫菜给人的情韵。

就油然想到了紫菜晾晒的情景。

那天去渔村,正好让我见到紫菜的晾晒。空旷的网场上,六七张竹笠非常醒目。竹笠上就晒着头茬紫菜,紫褐,柔软,阳光下泛着晶莹的亮色。夫妻俩正拨弄着紫菜。男的近六十岁,戴着顶半圆形帽檐的遮阳帽,浅浅的古铜色脸上,呈现出饱经沧桑的神态。他老婆头上披着块毛巾,脸上同样被海风熏陶出淡褐色。

与男的寒暄后,得知他姓许,养殖紫菜已十来年。年轻时,曾学过紫菜养殖,从此与紫菜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下海捕鱼。历经三十来年的海上生活后,他还是下了狠心,跳上岸,从事起紫菜养殖来。

村前的港湾里是一片偌大的滩涂。浅绿色的海水正渐渐退下去,露出三排百米长的竹架。竹架上挂满了绳索,绳索之间拉着网帘。莫非紫菜就在绳索和网帘上繁殖生长?正是。每年的七八月间,老许将紫菜苗悄悄地放养在粗粗的绳索上,那普通的绳索便暗藏玄机。

紫菜苗就滋润在潮涨潮落间,渐渐地生成。涨潮时,清澈的海水给它养份,波浪的起伏仿佛在催促它快快吐芽。退潮后,便尽情地享受阳光,接受阳光的洗礼,发生着光合作用。海水,阳光,这个世上最美的意境里,紫菜苗独享其间。钟情于紫菜养殖的老许,能不沉浸其中?

过了些时间,竹架上的网帘就成为紫菜长成的平台。透红的紫菜慢慢地布满网帘,给竹架拉上了一道湿漉漉的景致。九月底或十月初,头茬紫菜便可收割。那天一早,老许与老婆就担着箩筐,套上手套,轻轻地小心地将紫菜采摘下来,——可不能全捋光了紫菜,接下来还可有三四次收摘呢。

眼前的紫菜就在温情的阳光下泛着黑紫的光亮,鲜嫩,透着香味,诱惑着人。

忽然想到一个幼稚的问题:这紫菜是如何来的呢?

老许笑而不答,挺神秘样的。过后,给我讲了个故事。

在很久以前,一个小渔村里有位年轻人,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生活十分清苦。母亲靠编织渔网供养儿子读书,希望有朝一日儿子可以有所成就。有一天,儿子在海边读书时看见一位落水老人,伤得严重,昏迷不醒,就把他救回家。在母子俩的悉心照料下,老人终于醒了过来。母子俩变卖了家里的东西,为老人请大夫买药。老人渐渐康复,甚是感动。离开时,年轻人送他出门。突然,老人变成了一位白发仙翁,手持拂尘,脚踩云朵。他将拂尘一指,海面上出现人们辛勤劳作的画面,留话道:“吾念你一片善心,故留此法,造福百姓。”于是,浅海的岩礁上出现了一片片植物,有红紫、绿紫、黑紫,但干燥后均呈紫色,所以取名“紫菜”。

这只是传说。令我想到的是,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北魏的《齐民要求》中就已记载:“吴都海边诸山,悉生紫菜。”还提到紫菜的食用方法。至北宋年间,紫菜已成为进贡的珍贵物品。紫菜的渊源可谓长矣。

在我们以鱼为主的菜肴中,紫菜却终究难上台面,登不了大雅之堂。只有下饭时,如果没有呛蟹或蟹糊、三抱鳓鱼、糟鳗与糟鲳鱼等,才会想到紫菜汤,如此而已。

望着老许,我想,是不是怕下海捕鱼——海上生活毕竟艰辛,风里来,浪里去,又枯燥寂寞,还是怕不知什么时候有不测风云降临,或者当不了老大,从而养殖紫菜?五十来岁就弃捕从养,很有种勇气,却也让村里的人有点瞧不起。养殖紫菜的,多是上了年纪的人,抑或不适宜下海捕鱼的。或许,那样的人生也是卑微的。就如紫菜,总以卑微的姿态呈现在人们面前,当当配角,搭搭花色。可是,倘若他们不养殖,我们又哪能尝到透鲜的紫菜?

然而,紫菜再鲜美,味道再独特,也只有下饭时,多以紫菜汤的面目出现,终究成不了主菜。

倏地,想到一个情景:当菜桌上空空如也,惟有一碗清纯紫褐、透着鲜气的紫菜汤来下饭。这紫菜汤是不是主菜呢?不由哑然失笑。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