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想起糯米饭虾  

2017-11-13 22:11:23|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起糯米饭虾

 

昨晚吃到了夜开花烧虾皮。夜开花是主菜,虾皮只是提鲜,也算点缀。可虾皮的鲜味融和在夜开花的清醇之中,越益凸显了它的鲜美,像是这道菜不能缺了虾皮一般。品味着虾皮,不由令我想起了糯米饭虾。

小时候,我家时常会买一两斤的糯米饭虾。这糯米饭虾弯钩似的,如月牙状,色白,柔软,透鲜,吃起来嫩滑,仿佛煮熟的糯米饭。在离家不远的沙滩头菜场经常可见,母亲卖完地里种上来的蒜、葱、蔬菜,就会买一点回家。有时,摊贩也会挑着装在蒲箩里的糯米饭虾,走村穿巷的叫卖。恰好家里未曾买过,看看那虾泛着亮光,还蛮新鲜,也会买上一些。那时候的糯米饭虾,放入锅中,撒上一撮盐,煮一会就熟,摆上桌子,白花花一盆,便成一道下酒过饭的家常菜。

我非常喜吃糯米饭虾。见饭桌上有糯米饭虾放着,就会先夹一小撮凑进嘴巴,美美地嚼食。那种鲜嫩鲜嫩的、咸香十足的感觉,现在还能回味。有时礼拜天在家做作业,下午时分感到嘴巴有点寡淡似的,看到昼饭吃剩的糯米饭虾放在餐桌上,也会禁不住诱惑,干脆用手拿一撮,以解嘴馋。在夏天,傍晚时分总将小方桌搬到道地,几盆菜里,时常有糯米饭虾。夕阳的余辉下,糯米饭虾嫩白一片,透出点玲珑剔透的意味,很诱人的。夜饭的味

道就美哒哒的。

年少时,我每年几次乘船去大姑丈家。大姑丈家在一个名叫双合的小岛上,人们大多称为“两头洞”,离我所在的岛隔海相望。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条粗犷的大坝将它连接了起来,也将那条称为仇家门的水道活生生的拦腰截断,倒是给了我少吃舟船之苦。大姑丈是个地道的渔民,却只在家门前的近海里张张海蜇,

抲抲小鱼小虾。倘有便船或熟人来我的岛,他总会将糯米饭虾托人送来一些。

有一次,大姑丈要我一起下海去桁地。与他搭档的是他哥哥的儿子,比我大五六岁吧。两个人,一艘船。船小,比舢舨大些,我们叫做小船,或者称为张网船。他们两个就轮流的站在船尾摇橹,“吱咯、吱咯”的响声一路伴随,融和在轻浪飘拂船舷的“扑嗤扑嗤”声中,格外的悠扬。半个时辰吧,到了桁地。黄浊的海面上一棱棱的波浪轻轻起伏,像是微微地掀动衣裙,又若欢快地迈着小步。三座门字形的桩头分三处矗立海中。许是水深吧,或者粗壮的毛竹不够长,桩头只露出不到一米的顶端,仿佛被海水满上了颈脖。桩头顶端系着粗粗的网绳,顺着潮流绷紧似的牵拉。十几或有二三十米长的网袋就张开口子,守株待兔般的等待鱼虾随潮水涌入进去。

小船先停泊在一只桩头前。大姑丈他们拿起篙子,钩住网绳,边拉边呼喊着“嗨作、嗨作”,像是能使出更多的劲道。就在这一喊一拉中,长长的网袋徐徐地被拉了上来。当圆锥状的网底露出水面,沉甸甸的收获就被陈列在了舱舨上。

一片的银白,阳光下闪耀着碎银似的光亮。那是纯粹的糯米饭虾。尽管间杂着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蟹,还有毛绒绒的红色须线,却只作为点染般的花絮,丝毫掩饰不了白色的光耀。

待到三只网袋的收拉完毕,舱舨上堆成了小山似的糯米饭虾,白皑皑的,泛着光芒。那些鲜活的糯米饭虾“啪啪”地跳跃,像一颗颗闪亮的星点,在舱舨上舞动。这样的糯米饭虾,张露的是一种鲜嫩、可爱的模样,煞是惹人喜欢。

将张上来的糯米饭虾装在蒲箩里,挑回家,倒在竹笠子上,就开始分拣。此时,在家的大姑姑也来帮忙。

分拣是个细致活。看上去一片纯白的糯米饭虾,除小鱼小蟹外,也有杂物杂草,都得一一拣出来。还有长长的细如发丝的虾须,往往缠在一起,像团乱麻,红艳艳的,也需清理。如此,便一边将糯米饭虾轻轻地粑开来,摊平,相对均匀,一边拣出其他的杂物,净干净的。这样晒出来的虾皮清清爽爽,不带任何杂质。

看那糯米饭虾,一点也不起眼的模样,却是那么完美。再小,也看得出那是一只虾。一身的白色,尖尖的小头,弯弯的身子,一小点细微的乌珠黑亮着,仿佛在瞄着我。这小不点样的,实在长得精致。

让我感到困惑的是,所有张上来的糯米饭虾都不长那纤柔的红色的细毛,可为何在一片白色中掺和着红绒绒的毛呢?

大姑姑边清理杂物,边给我讲了个故事。

据说,很早以前,这糯米饭虾全身长着红红的美丽的细毛,身子不扁,腰也不弯,重一两左右。有一次,东海龙王下了一道命令:鲤鱼长至五斤以上,方可从江河湖海中跃过龙门,封官加爵。有一条不足五斤的鲤鱼,由于升官心切,上窜下跳,冒充大鱼跃过了龙门。不料,龙王极其认真,怀疑这条鲤鱼不足五斤,便一把将它抓住,放在秆上一称,才四斤九两。龙王斥责它:“你官迷心窍,妄想蒙混过关,真是厚颜无耻。给我滚回去吧!”

这条鲤鱼正在失魂落魄的往回游时,迎面碰上一只糯米饭虾。糯米饭虾见它长吁短叹,就问它为什么。鲤鱼把跃过龙门,被扔回来的遭遇说了一遍。糯米饭虾听罢,嘻嘻一笑,说:“这有何难,小弟我身重不多不少,正好一两。我就藏进你的鳃里,等你跃过龙门升官之后,我再钻出来。不过,你升了官,发了财,可别忘了我啊!”“那当然,受小弟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鲤鱼兴奋地说。

这鲤鱼照计行事,鼓足力气,又一举跃过了龙门。龙王一见,似曾相识,于是又把它抓了过来。一称,却达到了五斤。龙王觉得蹊跷,仔细一看,忽然发现鱼鳃上露着几根红毛,捏住向外一拉,原来是一只长毛的小虾。龙王勃然大怒,骂道:“好个奴才,竟敢助鱼欺君!”说罢,挥起右手,“咔嚓”一掌,向虾腰辟去。从此,虾腰骨折,变成弯弯的了。龙王感觉还不解恨,又拔掉它身上的红毛,狠拍一下它的身子,并且下了咒语:所有的糯米饭虾当年生当年死,身重不得超过一钱。

——这也就是为虎作伥、助纣为虐的下场吧。

后来,我知道了糯米饭虾原来叫做毛虾,生命周期短,但繁殖能力强,一年能繁殖两代。它的游泳能力极差,不做长距离的洄游,总是成群结队的生活于沿岸浅海。是不是它不敢到深海中去,怕被龙王看见?那身上的毛虽是没有了,张上来时却还是缠带着许多红毛,是不是东海龙王在它身上拔下来的?

糯米饭虾个小,肉少,身子本就扁扁的,晒干后肉更不明显,给人一种只有一层虾皮的感觉,虾皮的称呼就随之而来。在我们岛上,直接把新鲜的糯米饭虾晒成干,叫做生虾皮,如果烤熟后再晒,则称为熟虾皮。前者无盐分,鲜味浓,口感好,而且不易受潮霉变,可长期保存。后者色泽淡红,有光泽,质地软硬适中,可拿一撮,凑进嘴巴,直接嚼食,鲜香依旧。虾皮的营养价值较高,每一百克中富含蛋白质三十九克多,钙的含量也达九百九十多毫克,素有“钙库”之称呢。

虾皮的食用方法多种多样,可以炒蛋,炒韭菜,可以拌豆腐,也可直接在锅里油炒,过酒下饭皆成美味。更多时候,在各种菜肴中撒上一撮虾皮,加以增鲜提味,成为海鲜调味品。最经典的是紫菜虾皮汤,在我们岛上被誉为“海上的冬虾夏草”。一片墨绿色中,融和着朵朵白色的虾皮,赏心悦目,色味俱佳,惹人喜欢,都会不由自主的盛上一小碗,舒美地缓缓下咽,回肠荡气似的畅快。味道实在太鲜美。

吃着虾皮,我还是又想到了糯米饭虾。那新鲜的糯米饭虾一片的净白,一片的娇嫩,不知已有几年未曾尝到了。新鲜的糯米饭虾何以吃不到了?是仇家门被拦腰截断后,它们逃到别的海域去了,还是这种原始的张网作业已满足不了渔民们的欲望,他们纷纷造大船、闯外海,即使张网,也已被大型的定置张网所替代,将不起眼的糯米饭虾弃之不顾了?像大姑丈这样的老一代渔民也早已上岸在家休息,糯米饭虾想来没人再去张了吧。我甚至怀疑眼下所吃到的虾皮是不是本地产的。

我就想念糯米饭虾,那种鲜嫩咸香的回味仿佛已久违似的在嘴里荡漾开来……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