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寡淡的白果子  

2017-12-24 22:23:00|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寡淡的白果子

 

吃惯了小黄鱼的人,是不甚喜吃与小黄鱼差不多大小的白果子的。何况,长在海岛上的人,按着季节,可以吃到许多比白果子鲜美的鱼,鲳鱼、鳓鱼、刀鱼、马鲛鱼、鳗、黄鲫、带鱼等,远比白果子的来得鲜嫩,来得诱惑。即使与白果子同辈的黄婆鸡——黄姑鱼,也要比它惹人喜欢些。

白果子,又名白姑子。据说小黄鱼有两个姑姑,一为黄婆鸡,另一个就是白果子。想来做姑姑辈的,比不上年轻时那般的娇美,其肉也自是老化些。这白果子的肉看上去厚实而细嫩,吃起来却是味寡口淡,尝不出一种鲜美。人们的嘴巴是很刁的,味蕾一触,感觉口味不佳,就会渐而打住,以后也就少去吃它。白果子便不太讨人喜欢。

前些年,听说离我的岛一港之隔的秀山岛附近海域繁衍大量的白果子,有朋友就鼓动我去那边海钓。可惜,我对海钓提不起兴致,原因是钓技差,万一钓不上鱼的话,会带来一种兴味索然的意绪;更主要的是,耐不住寂寞。还是早下退势的好。不过,秀山乡却为此建了个海钓公园,修筑了一条步道,在礁岩边构建了一座水泥混凝土浇制的海钓平台,供游人海钓。对海钓爱好者来说,不失为一个好去处。

不久前,又去过秀山岛,就看到海钓平台上有四五个人在垂钓。

我走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身旁。他的头上已是白发间杂,额头上隐约呈现两道横纹。凭感觉,这应该是一位海钓老手。从与他的寒喧中,知道他是台州人,在岛上一家日资船厂工作,已十来年,能听懂本地的方言。每星期,他都会花上几个钟头来海钓。他说他喜欢海钓已二十多年,在老家时,就开始海钓了。在秀山这样的一座离水小岛上,休息天能以海钓来度过,不仅充实,也是一桩雅事。能钓上几条鱼,回去烹煮,可美美地品味,享受下自己的劳动所得,更是一件美事。

他一手握着钓竿,——其实也只用手按着,因为那细长的钓竿扣在栏杆上,一手抽着我递过去的烟,不时与我聊上几句,回答下我提出的问题。

从他的口里,我得知每年的四月,从温州外海越冬的白果子,北上舟山到长江口外之间产卵。四月,以前那是抲大黄鱼的时节,渔民们哪会去抲经济价值不大的白果子?即使大黄鱼抲不到了,渔民们也能抲小黄鱼等其他鱼类。白果子,也只是渔民们兼捕一下而已。七月,从济州岛南下的白果子,也集群地到长江口与舟山之间产卵。其时,正值伏季休渔,船进港,网进仓,人上岸,给白果子的产卵营造了一个安静的环境。据说,白果子产卵时常会发出“咕咕”的叫声,像大黄鱼一般,想来这都属于石首鱼的惯性吧。排卵,要么畅快,要么艰难,欢乐或者痛苦,发出点叫声,释放,抑或缓解。然而,处于排卵期的白果子只顾排卵,一门心思样的,你抛下的饵料,一点引不起它的欲望。

钓白果子的最佳季节就在七至九月。产卵后的白果子虽分散觅食,却皆有饥不择食的状态,像是放空了肚子,得先填饱。现在正值八月,该是最好时节。我想,这样钓上一天,一定能获得满满的一鱼篓的。

尽管白果子的行踪有点飘忽不定,却能随潮至近岸活动。凡周围是泥沙质的岛礁,均会出现白果子的行踪。这也就出现了岩钓的情景吧。看来,秀山岛的海钓平台当真不错。要不,让人站在礁岩边,既危险,又长时间的握着钓竿,会好累。

不过,这白果子的摄食夜强于昼,阴强于晴。夜晚下到礁岩边垂钓,那实在不敢恭维,倒是舟船夜钓乃一种好的方式。然而,有舟船能夜钓的又有多少人具备条件?也就望洋兴叹吧。何况,白果子非名贵鱼类,那有这兴师动众的去驾船夜钓的理由?它的个体又小,在海钓高手面前,难以成为垂钓的主要对象。

也就像我这样玩玩,解解钓瘾,足够了。老者不由笑笑,有点意味兴长。

天气是多云,一朵朵的白云厚实样的,滞留空中。而临近中午的阳光还是撒漏下来,灼烈得很,将轻拂的海风晒得无踪无影,或者黏糊糊的抹在身上。其实,早上这样的多云天,还是宜钓白果子的。

我蹲下来,看老者脚边的鱼篓。鱼篓用竹篾编织而成。圆口,柔软,像有颈脖一般,一条细绳可箍住。张开口子,只见里面有十来条的白果子,都已微微的张开了嘴巴,露着锥形的牙齿,停止了呼吸,直挺挺地躺着。

那白果子的背侧为淡灰,胸鳍和尾鳍呈淡黄色,而腹部却是一片银白或灰白,看上去就让人感觉是白的占了上风;而且背鳍上还有一道白色的纵纹,如一条细细的带子,横贯在淡灰之中,稍加观察,就能一眼辨认。这些或许就是称它为白果子或白姑子的原因吧。

这样的白果子多用来红烧,或清蒸。红烧的放点葱,红绿搭配,看上去也诱人样的。清蒸的则在背上划两刀,撒点盐,放几片姜片,原汁原味样的。然而,白果子的肉质终究有点鲜味不足,吃起来并不那么味美。岛上的人大多将白果子用来晒干或晒鲞。把大一点的白果子从背部剖开,取出内脏,洗净,就晾晒在竹笠子或米筛上,阳光充足的话,两天就可蒸熟食用。倘小一些,可剖开肚子,保持鱼的形状,晒干。不论是晒鲞还是晒干,最佳是不放盐,那样既可直接蒸熟,也可红烧烤肉,味道都比红烧、清蒸来得美味。那肉在嘴巴里缓缓的嚼动,就有一种鱼香在渐渐漾开。最忌将盐放多,那样,便会咸哏哏,有一种贼咸的感觉,令人败兴。

盯着十来条的白果子,忽然想到,这钓了多少辰光啊?问老者,他说已钓了两三个钟头。

不是说秀山这海域白果子很多吗?

老者叹了口气,说前几年确实挺多的,钓两三个钟头的话,差不多能钓上十来斤啦。现在,也不知咋回事,鱼越来越少了。

白果子何以越来越少呢?是被人偷捕完了,——曾听说有渔船在伏季休渔时在偷抲,抑或被偷抲怕了,而游向别处?白果子可是很胆小的。倘若白果子转移了地方,一旦被人发现,那些喜好海钓的想来也会追随而去,尽管白果子的味道并不鲜美,但若能一条条的钓上,就尽兴,就快活。对他们来言,钓的是一种心情吧。假如我喜爱海钓,也会兴致勃勃地跟着前去。

看着老者这么长时间未曾钓上鱼,我问他有否寂寞?他看了我一眼,又望向浩瀚的大海,淡淡地说,钓的就是寂寞。对每一个钓者而言,必须准备好钓不上鱼的心理准备,孤寂地与礁岩为伴,聆听那单调的涛声,眼望那茫茫的大海。忍受不了寂寞,哪能钓上鱼?更不用说钓上大鱼了。

我不由怦然心动,对他肃然起敬。像我,要么放下饵钩没一会就能钓上鱼来,才有兴致相钓,否则永远成不了海钓人。

我想买下他那还透着白亮光泽的白果子。他笑笑,爽快地答应。中午,我与朋友就美美地吃了红烧与清蒸的两盆白果子,感觉它们的味道仿佛比以前任何时候吃过的都要鲜美,像是自己亲手钓上来的那般。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