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 当海峡横在面前  

2017-02-07 22:22:24|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海峡横在面前

 

对面是一座名叫小长涂的岛,一条水道将岛与岛之间硬生生地阻隔了开来。这就是海峡。我又怎能跨越过去?

小长涂岛的一大半还与大长涂岛之间形成了二千多米长的水沟,自然也是海峡。它的最窄处仅一百多米。就是这般狭窄的海域,没有渡船,又怎能跨越过去?更不用说世上著名的海峡,诸如白令海峡、直布罗陀海峡、霍尔木兹海峡、宫古海峡、台湾海峡等,阔大得望不到踪影,对岸的影子惟有抵达时才实实在在地感知。

海峡将岛与岛、岛与陆活活地撕裂了开来。面对或辽阔、或狭窄的海峡,有时只能干着急,甚而绝望。那种无奈的感觉就飘洒在波浪起伏之中。

海峡,常常令人望洋兴叹。

然而,海峡偏偏横在面前。

当地球板块运动后,海峡便如树的枝丫,繁生出来。这样的海峡不能不生成,就像人的器官,每一个都是有用的。海峡就是海的血管,或粗或细,总是将潮汐的流向按规律地迎来送往。潮涨,流向这边;潮退,流向那边;潮平时,潮汐静静地躺在海峡里,享受海峡的抚慰。

无用置疑,海峡的潮流特别急,好像穿堂的风。也往往特别的深,潮流仿佛拥挤着要穿越过去。越穿越,流越急,也将海峡渐渐的越挤越深,越流越宽。表面看,又往往难以看清,潮流呈现的是缓缓的样子,偶尔只望见一两漩涡。事实上,海峡的底下暗流涌动,汹涌得很呢。犹如一位城府很深的人,表面上难以看出其内心的秘密。

海峡的潮流就顺畅、自然,不用担忧被阻挡,除非人为的堵塞、拦截。潮涨潮落,海峡也随之默默地配合。

海峡犹如海裙褶上的一道凝固的褶子,仿佛海腿脚边的一条粗细不等的脉搏。

隔海相望,突显了海峡的概念。

何以隔海?因为海峡。何以相望?因为海峡。

海峡就拦在人的面前,张望着天,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令人无助。

风大时,海峡里的浪涛与茫茫大海的气息紧密相通,同样不停地翻卷,前后呼应似的,大有排山倒海之势。即使如眼前的海峡,浪涛也是此起彼伏,一波紧跟一波,一阵盖过一阵,像是要将几百米的海域捣腾出一番惊心动魄的状态来。这样的时候,快艇和车渡都牢牢地停靠码头,露出一副呆愣的模样。

雾霾侵袭时,已见不到对岸。白茫茫的雾看上去软绵绵、轻飘飘,却将天也遮住了,人就在雾的包裹之中,更见不到船只的影子。霾是输入性的,岛上不生产霾。霾一来,雾也凑热闹,两者便交缠一起,柔白的雾变成黄蒙蒙,有点浓重的样子,压得人也沉闷起来。身置雾霾中的海峡早已被染得晕乎乎,仿佛消隐起来。轮船只能默默地叹着气,等待雾消霾散。

早先,只一艘轮船不知疲倦地来回于海峡之间,也会积劳成疾,机器故障。海峡上便见不到航船的踪影。想办急事的人,只能跺脚,眼巴巴地遥望对岸,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飞越过去。

现在,私家车越来越多,企业的货物也急着运输出去,仅仅靠那么几艘车渡,已远远满足不了人们快速便捷地跨越海峡的欲望。

跨越海峡,已成为岛上每一个人的愿望,也是岛外的人进入岛上的期盼。

如何跨越?

对于狭小的海峡来说,在那并不发达的年代,筑坝是一个首选。于是,决心一下,号令一发,开山填海。两座岛的两头,千军万马般的营造出一种战天斗地的情景。傍晚炮声轰隆,山石坍蹦;白天车水马龙,一车车的山石被倾倒海中。海痛苦地嚎叫,溅起的无数水珠就如它喷射的泪滴。

海峡是被跨越了,一条大坝将两岸连接了起来。人们欢天喜地,尤其是小岛上的人,更是欢欣鼓舞,脸上笑开了花。终于结束了千百年来悬水小岛的生活啊。

然而,海峡像被断了脚筋,已不能通畅自如地流动。潮汐到了大坝底下,一撞击,不得不皱眉而回。然后,拐了个弯,朝别的方向涌去。潮汐的流向改了道,让年年洄游的鱼群摸不着头脑。这长期形成的产卵、繁殖的路径怎么断了呢?它们惊慌、茫然,不得不去寻找新的洄游路线,远远地避开曾经的海峡,甚而不知所终。

当海峡已不成为海峡的时候,它的意义已彻底地改变,也让鱼群失却了固有的存在。

后来,人们似乎认识到了这一点,不再将海峡拦截。

人们就祈望架桥。常常说,年年盼,愿望是那样强烈,那样迫切。岛上的人都做着大桥梦似的。

造桥需大量的资金。当经济还不够发达的情况下,人们也只是期盼而已。前些年,形势一变,造桥的梦益发浓烈。于是,岛与岛之间的桥一座又一座的架了起来。大桥,让人们跨越了海峡,也使岛屿成为了半岛。

海峡就在人们的车轮底下,眼睁睁地遥望大桥,露出点懵懂样。

可是,总还有不能架桥的,或者还没有到架桥时的,就如我眼前的海峡。

没有堤坝,没有桥梁,却又因风、因雾而停航,又哪能跨越?

偶尔有救急之事,航班又有固定的时间,那种焦急无助的心境被海峡中的浪涛捣腾得哀声叹气;或者眼看着航船渐渐离开码头,只差一步,又得等候下一班航船,心里涌动起的是一种悔意,后悔自己不早一步过来。只有人候船,哪有船等人的?

要跨越海峡,好难。

就像人生,有时难以穿越一些境界。

这是一种无形的海峡,又阔大,又深渊,天堑一般,横在人的面前。

前些年,感觉自己在县内的任职已到顶,年龄也渐大,就产生过下海的念头。说给几位朋友听,朋友们大多反对。他们自是希望我在位,不管如何,总还是能有个照应。反对的理由却是当下经济低迷,不好去企业;去企业给老板打工,并不那么容易,打工的饭不好吃;都是打工,还是在单位的来得顺,云云。很冠冕堂皇的理由,也很有说服力。虽然曾管过经济,却在骨子里是半个文人,自我清高在所难免,容得了老板的训斥和冷面?要说下海,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哪能说下海就辞职不干了?就有一条海峡横着似的,让我难以跨越。

一条条的海峡总会出现,或冷不防的,或能预料的。有时就去试探,看能不能跨越。曾经想在工作上来点突破,像模像样地制定了某个有点突破性的实施办法,心里希望能过关,——自然也做好了通不过的准备。不想得到的回音是,这办法很好,但还是慢慢实施吧。当理念不一时,就形成了一道海峡。如果没有航船、桥梁,只能隔海相望。

眼前的海峡,只要不起雾霾,不刮大风,总还有航船能承载,让人抵达彼岸。无形的海峡又哪能随自己的意志而跨越?

当然,海峡也迷人。海水虽浊黄,但蓝天白云下,对面的青山作背景,一船白色的快艇穿风斩浪地快速航行,就有一种悠扬的动感。三两艘渔船锚泊在海峡边上,桅杆上的红旗猎猎飘扬,船只却静静地享受微波的抚爱。一道栈桥横卧海峡一端,像是要延伸至对岸而去,却只能歇口气,立停,——再过去就是一条深沟,几十米深哪。一条海塘就将海峡截出坡面,构筑出海峡的形姿。对岸船厂的码头停靠了几艘大型巨轮,仿佛随时准备起锚扬帆。夏天时,海峡的水也呈蓝色,或者淡绿,将海峡衬托出一种变幻的情景。就想下到海峡中,畅快地游上一番。

忽然想到一个传说。古希腊有一个海峡女巫,她用自己的歌声诱惑所有经过海峡的船员,使船只触礁沉没。大家都怕,海峡里就少有船只过往。这天,智勇双全的奥德赛船长勇敢地接受了横渡海峡的任务。为了抵御女巫的歌声,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让船员把自己紧紧地绑在桅杆上。这样,即使他听到歌声,也无法指挥水手;让所有的船员把耳朵堵上,使他们听不到女巫的歌声。结果,船只顺利地渡过了海峡。

原来,海峡也有诱惑。只有像奥德赛船长那样,聪明的人是会善于想办法抗拒不良诱惑的。

跨越过去了,就到达了彼岸。

即使暂时跨越不了海峡,也急躁不得,需耐心等待,把握机遇。要不,烦恼、苦闷的只有自己。

——总有机会能跨越的。

有时,当海峡横在了面前,自我慰藉一下也行。就在意识里想象飞身跨越、一跃而过的情景。当也是件令人兴奋的事。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