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带子的鲚鱼烤  

2017-05-15 20:36:29|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子的鲚鱼烤

 

我又在想象这样的一种鱼:头短,口大,侧扁,长十厘米多,尾部却细长,如凤尾;肚子壮鼓鼓,像怀胎九月;背部灰黄,体侧银白,一副鲜活模样。将这样的鱼洗净,一条条的剖开背脊,晒在竹匾子上,密密麻麻的。最显眼的莫过于鱼肚上的鱼子,蚕宝宝般大,两头稍尖。新鲜时有点淡黄,待到晒干,细细粒粒的凝固一起,像琥珀,光泽剔透。

这晒干的鱼,在我们岛上叫做鲚鱼烤。

其实是鲚鱼,也叫凤鲚的,属于河口类洄游鱼类,平时栖息于浅海。每年的四五月份,大量的鲚鱼洄游至长江口半咸半淡的水域产卵。抱卵的鲚鱼就肥壮。

鲚鱼烤蒸熟后,玉白色,香喷喷,人人都会禁不住的拿一条品味。那肉,软绵,一撕就裂开。最美的自然是鱼子,特好吃,吃了还想吃。柔实,细糯,并不韧性,一嚼即化,香鲜的味道便溢满嘴巴。吃鲚鱼烤,就吃这鱼子。没有鱼子的鲚鱼烤,干燥,清嘈,哪有鱼子的回味无穷?

就想吃鲚鱼烤。印象里,似乎已有好长日子未吃到带子的鲚鱼烤了。

问老婆,老婆说,菜场里未曾见过鲚鱼烤。见不到鲚鱼烤,带子的就更不用说了。

儿子也喜吃鲚鱼烤,而且只吃带子的。如果再加个“而且”,他其实只吃鱼子。一手从盆子里拿一条鲚鱼烤,另一手便将鱼子摘下来,送往口中,把鱼体再放回盆里。吃相有点不雅,对偏食的他来言,却独独钟情于鱼子,可见鱼子是那么美味。

去年,儿子回家住几天时,要他母亲买鲚鱼烤。他母亲从菜场回来后,叹了口气说,菜场上的鲚鱼烤有是有,可都未带子的。这样的鲚鱼烤,你们谁要吃?

儿子自是摇摇头。我则说,那就别买了。

带子鲚鱼烤为何少了踪影呢?

待到新鲜鲚鱼上市时节,老婆也会买来半斤。一看,带子的少,未带子的多。再一比较,带子的比不带子的来得长,来得壮,不带子的就显得瘦小。这也是雌鱼与雄鱼的区分。

雄的鲚鱼何以瘦小?是不是将一生的精华都奉献给了雌鱼,自己则再难肥壮?

瘦小的鲚鱼就不大讨人喜欢。如晒成干,其肉仿佛只剩一片皮似的。

新鲜的鲚鱼大多用来红烧,肉嫩不腻,色泽诱人;或清蒸,香气满溢,肥嫩鲜美;或油炸,色如黄金,肉脆而酥;也可炖汤,汤香浓味,鲜美可口。然而,在我看来,这些吃法皆比不上带子的鲚鱼烤。看着那一串凝固的鱼子,就大吊人的胃口,会情不自禁地叉起筷子伸向它,甚而伸手去抓取。

苏东坡曾有诗曰:“还有江南风物否,桃花流水鲚鱼肥。”

诗中所赞的鲚鱼,定当是五月左右才捕捞上来的,也定当是带子的。未带子的鲚鱼即使是肥壮时期,也肥不到哪里去。

到了明代,朱元璋有一次考察江阴,江阴的地方官设宴招待。时值鲚鱼捕获时节,上桌的菜肴中,有一道带子的鲚鱼。朱元璋品尝后,赞不绝口。这么好吃的鱼,最好在都城南京也能吃得上,便命地方官每年充贡五百斤。用车船将鲚鱼从江阴运到南京,得走上两三天,又无冰箱什么的保鲜,若不腐烂,也不怎么新鲜了。为解决这一问题,江阴地方官就设置了咸晒所,用来专门腌晒鲚鱼,以后又更名为御膳厂。待到朱棣当了皇帝,将北京作为都城,鲚鱼进贡的数量也增加到了一万斤。路途虽更远,但将“盐而干之”的鲚鱼从大运河北上,运输起来也还方便。只是朱元璋的一句话,成了江阴百姓三百年不断的一个祸害。因为带子的鲚鱼成了“贡鱼”,身价提高,价格大涨,老百姓买不起,也难以买到,所吃的多是雄性鲚鱼。

明洪武年间开始,朝廷实行海禁。东南沿海的岛上除少数守卫的兵士外,百姓多被迁徙到大陆,像我所在的群岛,就迁徙到宁波一带。海禁的另一条重要措施是禁止海上贸易,片船不得下海。想来,我的先辈们哪有鲚鱼可吃?江阴许是因为要纳贡,许是不属海禁之列,总之还可捕捞鲚鱼,将鲚鱼产业做大做强。只是带子的鲚鱼大多充贡,普通百姓就难以尽心地品尝美味的带子鲚鱼烤。

世道一变,当不再成为贡品,鲚鱼的身价便一落千丈,捕捞鲚鱼的作业也随之衰败。清康熙年间诗人陶孚尹曾写有《澄江竹枝词》,其中有“贱杀江头子鲚鱼”诗句,客观地描述了鲚鱼的贱败。在我们岛上,印象中好像从未有专门捕捞鲚鱼的作业,一些渔船至多是兼作。鲚鱼旺兴头时,就兼捕一下。价贱,哪个渔民老大会愿意去专门捕捞的?

以前,一到四五月份,鲚鱼烤总还是有得买,更不用说到饭店里吃饭,常常能尝到带子的鲚鱼烤。

有一次,陪某位省厅客人在饭店用中餐。席间,上来一盆刚蒸熟的鲚鱼烤,条条都玉白色,泛着黄灿灿的光,一枚枚褐棕色的鱼子含着晶莹,甚是诱人。那客人吃得爱不释手,连连称赞,好不过瘾似的。岛上的人好客,也机灵。同桌相陪的另一个人即让他的办公室人员到街上去买。没一会,他就抡了只编织袋回来,里面装了半袋子的鲚鱼烤,全是带子的。说是下午,又是临时去买,只买来这么多。要是早上到菜场去,就能买一编织袋来。看着这鲚鱼烤,那客人笑得合不拢嘴,连说谢谢。

可是,现在为何捕上来的鲚鱼少了?鲚鱼少,带子的更少了。

是渔民老大不愿捕捞?许是吧,现在的船只吨位大,网口开阔,江口的渔场已适应不了这样的渔船。或者是原先捕捞鲚鱼的多为小型渔船,而这样的小型渔船多属无证无照的,近两年被整治掉了,捕捞鲚鱼的船只就少?即使如此,鲚鱼也还是会被一些渔船捕捞上来。量虽少,价钱却未涨多少,依旧十几元一斤。这不太符合物以稀为贵的规律啊。

对了,一定是少了带子的鲚鱼。未带子的,价钱哪能涨高?

带子的鲚鱼何以少了?是它们感应到了洄游到江河口会被张着的鱼网捕捞,所以改变了洄游路线?这个不大清楚了,只是一种假设。是带子的雌鱼放卵后,被跟在后面的雄鲚鱼吞吃了?据资料,鲚鱼也会将卵子作为食物。这倒也有可能。但是,捕捞上来的雄鲚鱼依然肥壮不了,细瘦的形态依旧难以改变。是雄鲚鱼交配后甩甩尾巴游走了,将雌鲚鱼扔在了原地?这雄鲚鱼也太不道德了。不道德就要遭报应,这不被捕捞上来了?可是,要是没有了雄鲚鱼,雌鲚鱼如何交配、产卵?且慢,可还有那些情投意合的雄鲚鱼正陪伴雌鲚鱼一起游弋呢。

然而,不管如何说,带子的鲚鱼是确确实实的少了。

吃不上带子的鲚鱼烤,偶尔吃吃新鲜的雄鲚鱼,来个盐烤或红烧、油炸的,解解馋吧。

就将带子的鲚鱼烤当作一种念想,也是一种很美的味道。要是以后能尽情而食,岂不更美!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