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鲻鱼与老和尚  

2017-05-23 21:35:5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鲻鱼与老和尚

 

吃鲻鱼就吃它的冻,这比吃它的肉更美味。

在我们岛上,鲻鱼不太多,有鲻鱼捕捉或者钓上来,都很高兴,像遇到了稀客一般。有一年秋天,亲戚送来一尾四五斤重的鲻鱼,透骨新鲜的。头有点偏偏,光滑,带有铮亮的意味。眼睑发达,双珠乌溜溜,在水中该是炯炯有神吧。身子细长,呈棒棰型,想来游动的速度极快。密密匝匝的鳞片如斜方格形,有点硬涩,透着白光。上半身青灰,腹部白色,色泽鲜明。这样的鲻鱼,看着就让人欢喜。

就让老婆一半红烧,一半放进冰箱,待第二天清蒸。红烧的半条也占了一大盆,酱色浓郁,香气扑鼻。拿筷子夹一块,露出嫩白的肉身,肥厚,细腻。中餐一大盆吃不了,留一半晚上吃。不想,晚上用餐时一看,有点上冻了。那汤汁已成稀薄的软胶一样,泛着点淡黄的色彩,竟能用筷子夹起连片的一小块。这才一个下午的时间,要是过夜,那冻不是浓嘟嘟的了?可是,时值秋天,怎会打冻?鱼类打冻的,都在寒冷的冬天。秋天时的鲻鱼咋会打冻呢?

后来才知,鲻鱼身上拥有丰富的黄色油脂。这油脂含有多种氨基酸和胶质成分。油脂经烹煮后发挥作用,渐渐成冻。岛上人说的“鲻鱼打冻”原来就是这个意思。那冻,软软的,柔柔的,凉凉的,爽口,美味,真个是比吃鱼肉还鲜美。

我不甚喜食鱼冻,却也感到鲻鱼的冻那么好吃,更不用说喜吃鱼冻的人了,他们定当天天想吃呢。

鲻鱼有这么味美的冻,怪不得早在三千多年前已成为王公贵族的高级食品之一,明朝时还开始养殖了。

在我们岛上,鲻鱼也叫子鱼,冬至前最肥大。多以红烧为主,也与白萝卜同烧,味道皆佳。李时珍曾说,鲻鱼“生东海,状如青鱼,长者尺余,其子满腹,有黄脂味美,獭喜食之。吴越人以为佳品。”又说鲻鱼“肉,甘平无毒,开胃,利五脏。令人肥健,与百药无忌。”姚可成的《食物本草》也说鲻鱼“助脾气,令人能食,益气力,温中下食。”可见,鲻鱼既美味,又补气益人。

自古以来,便有人在捕获它。

在许多水域,似乎多能见到鲻鱼的身影。海里自不必说,印象中,在我们岛上万亩盐场的大浦和大水滩里,也有鲻鱼掠过水面的情状,甚至水库里也能钓上鲻鱼。

海是鲻鱼的老家,它却喜欢在浅海边生活。浅海更接地气吧,边上有滩涂,有港湾,也有河口。海水的咸度它不顾,淡水的也行,咸淡水的更佳。它就在那样的水域洄游、戏嬉,随意的吃点硅藻、有机碎屑,偶尔见小鱼小虾和软体动物的,也顺便吃一点,改善一下口味。

大浦里的,或许是它溜进了碶闸,也多以海水为主,虽空间小一些,舒适性还是与海里的差不多,这可理解。在大水滩里的,也或许它在大浦里一个飞跃,而跨越了过去。大水滩比海里浅了许多,水面却也连绵一片,海水清澈,也适合鲻鱼生活。水库里咋也会有鲻鱼?想来是有人将小鲻鱼放养的吧,就渐渐的长成。水库里全是淡水,想不到鲻鱼也能存活下来。

鲻鱼的生命力够强。

在我的记忆里,我们岛上的渔民老大似乎从来不捕捞鲻鱼。要么他们看不上鲻鱼,与鲻鱼相比,大黄鱼、小黄鱼、带鱼、乌贼等鱼类既名贵,又产量高,一到旺兴头——渔汛时节,就载上捕捞哪种鱼类的鱼网,在红旗猎猎声中,将渔船驶向渔场。近些年,尽管家门前的海里大黄鱼等已成绝迹,他们还是能捕捞小黄鱼、梭子蟹等,更多地到外海去捕鱼。要么鲻鱼在我们舟山渔场里不多,尽管李时珍说鲻鱼生东海,可东海那么大,偏偏少有集群性的到舟山洄游,因而渔船也就未有专门捕捞鲻鱼的网具。捕捞上来的鲻鱼,许是打游击的,许是落下了队伍,就为数不多,大网头的好像从未听说过。

然而,鲻鱼总还是有的。

还在年少时,我有一次曾跟随小伯在离家不远的后沙滩推缉网。缉网是一种简单的网具,由两根竹竿交叉组成,将竹竿粗的一端交叉,沿竹竿两边系上网,在交叉处架一根横竿,用于拔网时使力。把缉网在涨潮的滩涂上一沉,交叉的两端撑在腰上,两手握着竹竿,缓缓地朝前推,就成一种推缉的形态。过一会,右手握住横杆,提起网来。网兜里的鳗鱼、梅童、小虾小蟹等就跳的跳、爬的爬。忽见一条婴儿手臂般白亮的鲻鱼高高地蹦跳起来,像要飞出网兜似的。小伯一见,赶紧将竹竿夹拢,让网兜缠住鲻鱼,才摸索着把它捉住。握着壮鼓鼓的鲻鱼,小伯的脸上笑开了花。

同样在这个后沙滩,有人在滩涂上安置简易的围网。如一道篱笆似的,一根根的竹竿竖在滩涂上,将网片长长地支撑起来。待落潮后,主人就跋涉过去。网沿下,鱼呀、蟹呀全被拦截下来,在湿漉漉的滩涂上光鲜地跃动。就见到过鲻鱼,大小不等,静静地躺着,呼吸着。待人走近,仿佛惊扰了它们,突地弹跳起来,足有一米多高。有的还跳过了网具,好在滩涂还裸露着,要不就会逃逸。

也见到过水库里的鲻鱼。有一年干旱,我家所在的北畚斗水库也库底渐渐朝天,只显露浅浅的水面,很多人下水库捉鲫鱼。不想,几条鲻鱼划过水面,打起漩花,人们一片惊喜:“有子鱼!”纷纷用移网捕捉。可鲻鱼灵活得很,不时蹦蹦的跃动,即使已被兜在网中,也在网兜里弹跳,一忽儿跃入水里。两米多长、网袋又浅的移网,还真拿鲻鱼没办法。一直到水混浊,鲻鱼也疲乏了,才捕捞上一两条。水库里捉到鲻鱼,大家很高兴,还双手将它举起来,招摇一下,却未曾想过水库里何以会有鲻鱼,仿佛都觉得这很正常似的。

鲻鱼会飞跃,会弹跳,但终究逃不了被人捉住的命运。

写到这里,自然让我想到了一个与鲻鱼有关的传说。

有一个老和尚七岁开始修行,一直到七十三岁时,决定到别处取经。深秋的某一天,他走到一个深山冷岙的树林里,已是黄昏,见前面有一座屋,就准备投宿。但这屋又小又窄,里面住着一位漂亮女子。老和尚上前打躬后,要求投宿一夜。这位女子说这里深山冷岙,又是一个女人,男女有所不便,请他到别处去。老和尚再三哀求,这女子见他那么恳切,也就答应。可屋里只有一张狭窄的床铺,女子便与老和尚说定,让他把木鱼放在床中央,两人以木鱼为界,各睡一边。

到了下半夜,老和尚还未睡着。男女同床,自然心动,心中思忖:我七岁修行到七十三,未见女子同房间。今晚既有女子会,推开木鱼翻过山。

老和尚想着想着,就翻身将那女子抱住。谁知不仅未抱住,自己反而掉到海里了。原来这女子是观世音菩萨化身,本来要度这老和尚上天去,想试试他的真心,谁知他欲行不端,因此受到佛法的责罚。

老和尚掉到海里就成了鲻鱼,故此鲻鱼的头是秃顶的,身上鳞片是斜方格形,专吃海底的泥,算是不吃荤专吃素的意思。但偶尔还忘不了偷荤,悄悄地吃食一些小鱼小虾。

鲻鱼的冻好吃,是不是因为快成精的老和尚所变?鲻鱼的生命力极强,也与这老和尚有关?

更令我想到的是,做和尚的有清规戒律,又怎可破了?想破,就脱了一身袈裟嘛。既想成佛,又欲破戒,算是一种敢作敢为的行为,还是将规矩当作了儿戏?如是,那堪称英雄所举,斗士形象,却是不能再当和尚。要不,就会乱了规则,也就免不了落个变成鲻鱼的下场。

成了鲻鱼,还不安份,不在大海里好好的遨游,却还要进入大浦、河口,甚而溜到大水滩、河道之中,让人们到处捕捉。

破了欲念,才能安身立命。这鲻鱼竟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懂。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