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钓上来的虎头鱼  

2017-06-12 22:16:37|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上来的虎头鱼

 

几年前,我已喜食虎头鱼。虎头鱼腥味少,肉味细腻,口感滑嫩,味道鲜甜,一吃,便喜好上。老婆知道我喜吃,就每星期买一两次,大的三条,小的四条,多用红烧。令我吃得嘴里生津,美美地品味。

第一次见到虎头鱼,我真的还叫不上它的名。老婆说叫虎头鱼。我纳闷,这十厘米左右长的鱼,何以唤作虎头鱼呢?老婆不知,她只听摊贩说的。看那鱼,鱼身呈桔红色,犹如片片晚霞浸染在身,几条不规则的横纹若彩带,色彩艳丽。背鳍和胸鳍都有棱棘,各十多根。体短,肉厚实,似鸭蛋。头大,上长肉瘤,连嘴巴和眼睛都陷到肉瘤内。嘴阔,张开来布满细齿。仔细看,头顶部的肉瘤上竟有隐约可见的凸纹,呈“王”字状,显得十分威武。是不是由此而称作虎头鱼的?

就对虎头鱼来了兴致。

这鱼,除肉包满外,少刺,鲜嫩,味美,营养丰富,便也有人称它为“假石斑鱼”。

除了红烧,还可清蒸,背上划两刀,撒点盐粒,吃着鲜纯;可椒盐,浸点面粉,浅炸一下,点撒些椒盐,又脆又香;与豆腐煲汤,汤不腻,肉滑嫩,味道美极了。

后来,得知这虎头鱼还与沙僧有关联。说它是卷帘大将沙和尚被贬凡尘并屡遭构陷迫害之后,怨念集聚的化身,是沙僧作为妖的身形而出现。沙僧原来是个鱼妖。其最终的定型,竟是一个虎面立身的怪物。在它以静态呈现时,就像一个模型,看上去有几分精致,甚而几分可爱。

作为鱼妖化身的虎头鱼就有点傲气,或者其他的鱼类不愿与其为伍。平常,它不喜集群,多分散栖息,也不作长距离洄游,只生活在近岸浅水区的石洞、石沟、石缝、石坎等环境里,喜欢贴附在岩壁游走。那些水底有暗礁、乱石、砾石分布较多的地方,便成为它栖息、藏身、觅食、繁衍的好场所。

虎头鱼就有点离群索居的状态。

虎头鱼也够狡猾,竟然不去荡荡大海里遨游,将虎头鱼妖的威武加以炫耀,而是在礁石丛中生活,回避着大众,却又若在夹缝中求生存。

再后来,看到一个资料,说吴国的吴,在作国名时也作虞。而虞,不过是加了个虎头旁的吴。在吴国的青铜器铭文中,有时吴国的国名为上面是虎字头,下面是一个鱼字,构成一个虞字。在金文里,虞字那虎头下的吴则直接写成了鱼。在苏州话中,吴、鱼同音,虞(吴)字其实是条虎头鱼。

我未去证实这个说法。倘若虞是吴国的国号,犹如国徽一般,将虎头来标榜,可见吴国也只是外强中干,想用虎头来隐示一下,显耀自己的强大。最后,不是也被忍辱负重的勾残所灭亡?

挂虎头的并非如虎那般,威猛强悍,人见人怕。这虎,再大,再威武凶狠,也被武松打死了,何况,更还有猎枪在瞄准着它。就不用说,只挂一个虎头的鱼了。

虎头鱼自恃有王者风范,出身不俗,不屑与其他鱼类为伍,还多在礁石、乱石丛中洄游、栖息,以为人家捕捉不了它。

对鱼网来言,也真难捕捞。那些礁石,船只害怕,鱼网更是如此。驶在离岩礁不远之处,一不小心,船只会触礁,破损乃至沉没。鱼网只要被礁石、乱石钩住,网破自不必说,甚至会影响船只的安全。渔民们哪敢在这样的海边捕鱼?就从未有捕捞虎头鱼的作业。

鱼网不能捕捞,也总有办法。

那就去钓呗。

虎头鱼的嘴巴大,又似乎极有贪吃的习性。这两者一加,不被犯错误似的钓上来才怪。

聪明的渔民就撑着小船,在离礁岩三四十米的海域,时而停泊,时而缓缓划动橹板,将钓线抛下海中。这小船多为舢舨,两舷上各放几根钓竿。船停,放线,便点上一支烟,静静地等候钓线上浮子的下沉或被拖移。一旦浮子下沉,就起竿,一条桔红色的虎头鱼在钓钩上蹦蹦跳跳的立在了空中。有时,也因起竿的速度快,用力过猛,而虎头鱼恰好刚咬上耳饵,也会被抛落在海中,只因舢舨太小。渔民就嘟哝一声,却并不气馁。这自然是偶尔所为。有丰富经验的渔民,这样的事很少发生。

因为虎头鱼分散而游,所以船只不能停在一处,像守株待兔一般。钓了一会,船只便徐徐划动,换一个钓处。

后来,舢舨上安装上了机器,渔民将船只驶往礁岩边省力多了。然而,在钓鱼时,还是往往用橹板划桨,惟恐机器声惊走了虎头鱼。

再后来,喜欢海钓的人们也纷纷到岩边垂钓。或乘车、步行,那大多是上偏远的地方,但似乎虎头鱼的量并不咋样多。有条件的,则乘船或驾船前往无人居住的小岛。那里的海域安静,水质清澈,仿佛特别适宜虎头鱼栖息、洄游。

几年前的一天,我曾随一帮人乘着快艇,前往一座名叫大西寨的离岛。岛不大,树木还葱郁。像爪子一般的海岬一处处的延伸在海里,靠海边的就是黛灰的岩石。岩石下,一座座的礁石此起彼伏,嶙峋跌宕。

对于海钓,我从未试过,因而无多大兴致,只是随和一般的前往。也不知可钓什么鱼,有的说是虎头鱼,有的也说“白果子”鱼很多。“白果子”是一种类似于小黄鱼的鱼,眼稍大,体有点白色,味道比不上小黄鱼,晒鲞倒还不错。我只希望能钓上来,啥鱼都行。

鱼竿一节节的拉出来,十多米长。扎上虾仁作为饵料,将十几米长的钓线使力向海里投抛,一声“扑嗵”,鱼钩下沉,只见桔红色的圆形浮子漂在海面。微风轻拂,吹皱一海微波。该是海钓的好天气。

就提着鱼竿,抽根烟,静静地伫立,等待鱼的上钩。

没一会,有人钓上来一条虎头鱼,心想,不亏是海钓的老手,这么快就钓上鱼来。我只得耐心而等。不时的,又有几个人钓上了虎头鱼或者白果子,心里就痒痒起来,想钓丝上的浮子咋还呆呆地浮着,一动不动,只随微波而轻漾。有点点急躁。又想这犹如钓鲫鱼,有的地方刚好鱼多,就能钓上,而有的地方则寂静一片,说不定要好一会才能钓上来。也就继续等待那浮子的下沉。

然而,待人家钓上了好几条鱼,我的还未见动静,有人提醒我换个位置。我想,我已等候了这么多辰光,要是鱼刚巧才闻到饵料的香味,游了过来,不是这么长时间白费了吗?便提起鱼竿,看了看饵料,那半拉虾仁依旧如故。还是未挪动。可等来等去终究未见鱼的影子,不得不移动位置。

换了个地方,可漂在海面的浮子还是无动于衷,看着人家一条条的钓上鱼来,就有些气馁,干脆将钓竿放在岩石上,蹲下身,用脚底压着。过了好一会,才见浮子一沉,心里一喜,立马起身提竿。一条小巧的虎头鱼终于扎在鱼钩上,蹦蹦的跳跃。鱼虽只比一次性打火机大点,但终究还是让我有了点收获,增添了我的信心。然而,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我还是又只钓上来一尾。我的手气为何这般差,还是我与虎头鱼无缘?可我,却偏偏喜食虎头鱼。

能钓者,一天能钓二十多斤的虎头鱼,那才了得。

也因为虎头鱼多为钓上来,怪不得菜场上时有时无,时多时少。

当我吃着虎头鱼时,就想,即使具有虎头一般的荣耀,即使藏在暗礁、乱石丛处,它终究还是要被钓上来的。像我不喜海钓的人,倘若下点功夫,也逃不脱我的鱼钩,只是钓多钓少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