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刀鱼又叫杀猪刀  

2017-06-25 22:23:3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刀鱼又叫杀猪刀

 

年轻时,有一次去表哥家。表哥指着砧板上的两条刀鱼说,这“杀猪刀”刚从船上拿来的,透骨新鲜。看那刀鱼,银白色,铮亮铮亮的,头与背部虽有点浅蓝,也泛着亮泽。时值清明时节,正是吃刀鱼的好时光。可是,刀鱼咋又叫“杀猪刀”呢?表哥说,你看这鱼侧扁的,形体像把刀。这刀,与杀猪刀的形状差不多一模一样呢。

确实像一把杀猪刀。胸鳍、臀鳍和尾鳍连在一起,呈微弯的弧形,尾鳍短小而尖,活脱脱如一把刀——杀猪刀。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将刀鱼叫做杀猪刀的。后来,有一次与一渔民老大吃饭,他也指着端上来的一盆刀鱼说,这杀猪刀蛮新鲜,多吃点。

想来,把刀鱼叫做杀猪刀的不泛其人。刀的种类好多,菜刀、弯刀、砍刀、镰刀等,将一种鱼唤作刀鱼的,已很形象,岛上的人则更具象化,直唤杀猪刀。

就让我想到小时候,在老家村里杀猪的情景。

村里无专门的屠夫,却有位会杀猪的,也有把杀猪刀。我唤他堂哥。村里养猪的少有,偶尔所养的,常常是儿子要娶亲的人家。待到要办结婚酒的前两天,所养的猪就得杀掉。那户人家便请来堂哥,几个男人也一起帮忙。杀猪时,堂哥解开灰黄的布兜,取出闪着亮光的杀猪刀和一块薄如火柴般的磨刀石,把锋利的杀猪刀磨上几下,似乎磨过后更锋利,或者更顺手。四个男人就前后各两人捉猪,前面的一手抓猪耳朵,一手紧紧捏住前蹄,后面的各握住猪后腿,使劲地向两边拉。猪就被捉到两条矮凳拼成的台板上,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嚎叫。只见堂哥左手摸一下猪头颈,然后,用力一刀刺进去,又使力一旋,便拔出来。一股腥红的鲜血瞬间喷射出来,流淌在地上的一只脚桶里。滚汤的热水早已烧好,倒进道地边上的一只大木桶。淹了气的死猪就被浸泡在大木桶里。堂哥又拿出把薄薄的刀片,褪去猪毛,一只白白胖胖的猪被捞出来,放在矮凳上,四脚朝天。堂哥又用杀猪刀沿着猪头颈切下去,却未割下猪头,留了一层皮肉,——看上去依旧似全猪的模样,那是因为晚上“相喜”时要供奉菩萨的。随后,破开肚子,取出内脏,用清水清洗一下光裸裸的肚子。做完这一切,堂哥就擦洗杀猪刀,装进布兜里。堂哥是种地的,杀猪只是偶尔为之,也不收人家工钱,只拿一副大肠、两只肾脏。我就很佩服他的胆大勇为,也十分欣赏他的那把闪光的杀猪刀。

对村里人来言,可谓没有杀猪屠,也不会吃带毛猪。

——有一把杀刀猪就行。

像杀猪刀的刀鱼,味道却鲜美得不得了。

渔谚说,“春潮迷雾出刀鱼。”刀鱼是春季最早的时鲜鱼。那时的刀鱼,泛着银光,透着微黄,一派娇嫩的模样。清炖,酱渍,都肉质细嫩,肥而不腻,兼有微香。清朝李渔说,食鲥鲟易腻,但刀鱼“则愈甘,至果腹而不释手”。

刀鱼味美,吃着时可得注意肉中细软的小刺。岛上流传鱼刺越多,味道越鲜的说法。这刀鱼的刺十分细密,味道自是十分鲜美,似乎在印证这说法。因此,吃刀鱼时,不像吃其他的鱼那样去咬,而是得抿和吮。将刀鱼肉箸进嘴里,专注地,不声不响地慢慢的抿,细细的吮,一副温存的状态。嘴抿唇吮之间,把那细刺吐出来,再回味鱼肉的鲜香,才觉出刀鱼的美味。

一盆两条的刀鱼上来,原本围着席桌正在聊天的人往往会一下子静下来,看着我拿起筷子,轻巧地夹住刀鱼的头,徐徐地从头开始剔骨,直至鱼尾。倘刀鱼新鲜,清蒸得火候又正好,二三十厘米长的鱼骨从头至尾都能剔除出来,两片刀形的鱼肉分开两边,露出嫩白的肉质,很诱惑样的。这样的鱼,除了怕刺的,没有一人不由衷地去箸着吃。

我喜食刀鱼,也不怕刺。

老婆知道我喜吃,若菜场里有刀鱼,总会买上两条,清蒸、酱渍或者红烧,滋味不一,却让我吃得胃口大开。有时去饭店吃饭,朋友问我点什么菜,我会脱口而出:来盆刀鱼吧。一位二十多年前认识的定海老朋友是个有心人,很重情义,第一次吃饭点过刀鱼后,便铭记于心。待接下来的相见聚餐,他就不忘给我点刀鱼,除非饭店里无货。吃着朋友点的刀鱼,味道自然要比自己点的更好。刀鱼里蕴藏着朋友之情啊。

其实也怕刀鱼的软刺。有好几次,一不留神,软刺就卡在喉咙或者上腭里,令我如呕吐一般,发出的声响会震动屋面似的,眼泪也呕了出来。然而,这与我吃河鲫鱼不一样。好些年前,吃河鲫鱼时,也是一枚细刺卡在了喉咙里。河鲫鱼的细刺比刀鱼的硬一些,也有弹性。卡在喉咙里,手指够不着,用大口的米饭吞下去,也如一阵风吹过,让我难受了两三天。从此,就怕吃河鲫鱼。可是,刀鱼的软刺只要不深陷进去,还是可以随着饭菜吞下,或者拼命的呕几下就能消除。更何况,刀鱼的美味是那样深深地吸引着,哪能挡得住品味的食欲?挡都挡不住。

在我们岛上,渔民老大没有专门捕捞刀鱼的网具,大多为兼捕。因为刀鱼栖息在近海吧,一些小的渔船就用拖网、串网捕捞,量总是不多。后来,才知道,在每年的二三月份时,刀鱼会游向江口,溯江而上,进行生殖洄游。甚而,产卵的群体会沿着长江进入湖泊、支流加以产卵。然后,才陆续返回大海。幼鱼也顺水洄游至河口区肥育,第二年再回到海中。怪不得有时海里的刀里那么少。

海是刀鱼的老家,是它赖以生存的温床。岛上的人们都知道,刀鱼是生活在海里的。

知道长江刀鱼是后来的事。

几千元甚至上万元一斤的长江刀鱼,一炒,人们就感叹,这长江刀鱼果真那么好吃?

当海里的刀鱼向长江游动,溯江而上后,刀鱼承载着普通人们对“浮华”的幻想。那些贪心的渔民、不法的商贩、黑心的餐馆老板,像是约定过的,一齐哄抬价格。所谓的长江刀鱼,它何时想到过自己有那么高的身价?不过是一种普通的海鱼罢了。可是现今,刀鱼的早春,再不是“拔刺银刀刚出水,落花香里鮆鱼肥”,过去那种长江刀鱼的影子,离百姓越来越远。

对长江刀鱼来言,清明是它的宿命。据说有这样的说法:“清明前鱼骨软如绵,清明后鱼骨硬如铁。”缘由长江刀鱼在清明前后会进行交配,交配之后,骨头开始变硬,犹如一个姑娘失却贞操后变为了妇女吧。鱼骨变硬的长江刀鱼也就花容失色,价格一落千丈,寻常百姓才得以买一些回家。一条长江刀鱼多少蕴含了人间起落沉浮的意味。

在我们岛上,我未曾听说过清明前、清明后的刀鱼有啥区别的说法。只要是铮亮的,透骨新鲜的刀鱼,其味道还不一样?

没有海里的刀鱼,哪来长江刀鱼?

未尝过初春时的长江刀鱼,海里的刀鱼味道就是最鲜美的。

忽想,当海里的刀鱼溯江而上后,那刀鱼不知有否郁闷过,自己咋非要游向长江进行交配、放卵?就这样被不明不白的捕捞上来?或许,更多的刀鱼会感到高兴、荣耀,哪里的刀鱼会有如此的高价?不由沾沾自喜吧。可是,这些都是产卵放子的刀鱼啊,一旦被赶尽杀绝,岂不断子绝孙?

这清明前的长江刀鱼,当真犹如杀猪刀,被那些贪得无厌的人高高举起,哄抬高价,却总有人喜滋滋的购买,津津有味的吃食。竟然连刀鱼的交配都未来得及,就被一刀捅死,卖得高价。

这样的杀猪刀,厉害!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