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辣螺好像失却了辣  

2017-06-04 22:21:46|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辣螺好像失却了辣

 

我是一个对辣味很敏感的人,怕吃辣的食物。看到菜肴里有红辣椒,哪怕只那么小小的几片,也有点怕兮兮的,不想吃那道菜。嘴巴里一旦染上了辣味,先是舌头不停地揉动,像是如此可抖落辣味;随之边急促似的呼气,想把辣味呵出来;再就是赶紧拿羹钥勺汤,连连漱口,直至去了辣味。

我可真是一点不会吃辣。

第一次吃到辣螺,是在刚分配到一所农村中学的食堂里。先前未吃,是因为我家不在渔村,母亲知晓我不喜吃辣,也就一直未买吧。那天,食堂摆放菜肴的厨板上有几盆辣螺。对于辣螺这个名称,当初听到时就想,螺也有辣的?辣的程度如何?对辣螺已有点敬而远之的心理。我哪还会去买着吃?

那天放晚学后,几个住校的男老师要喝点黄酒,袋装的。就各拿了几盆菜,围坐一起。水煮的辣螺灰白色,颗粒硕大,大拇指节般,对喜食贝类的我来言,实在诱人。可是因为是辣螺,我不敢动它。一同事说这辣螺透鲜,好吃,问我咋不吃?我说怕辣。那同事说,那就吃肉吧,把螺尾的黄去掉。原来只有螺尾的黄才辣。我就拿了枚辣螺,用牙签将壳里的肉挑出来。螺肉连着灰蓝的软黄,呈螺旋形。我咬掉螺尾,那肉有点柔实,脆嫩,味道果然美滋滋的。我不由不喜欢上了它。

此时,另一同事说,不吃螺尾,吃不到辣螺的真味。这辣,也没你想的那么辣,吃一吃,没啥事的。在他的鼓励下,我试着吃一点。当那软黄嚼开来后,一股辣味便荡漾开来,嘴巴里辣出一种麻滋滋的刺激。我呵呵气,还是忍受了下来。这给了我鼓励,便又吃了一枚。味道还真不错。不吃辣螺的辣味,哪能品尝它的风味?

辣螺,因为尾部的辣味,才有这么一种俗称。它的贝壳呈卵圆形,壳小,坚硬。高二三厘米,螺层约六层。表壳如荔枝似的呈疣状,一粒粒的突起,因而它的本名叫做疣荔枝螺。在我们岛上,这个象形的学名想来无人知晓。称作辣螺,就来得更直白,更爽快。

在犬牙交错的礁石间,辣螺有点“深居简出”的模样。

当潮水涨上来后,汪洋的海水覆盖了岸边的礁石,惟有高高耸立的才露着尖尖的头颅。以礁石为卧床的辣螺就沉浸在海水里,静静地趴着,聆听海浪起起伏伏的涛声和拍击礁岩的声响,或者慢慢地爬动,寻觅同在礁石上的藤壶等,趁机饱食一顿。辣螺就潜伏在海水下的礁石上,深居一般,任谁也看不见。

退潮后,礁石露了出来。坑坑洼洼的礁石上就有辣螺的踪影。它们或一动不动,美美地呼吸着空气,享受阳光,将尖尖的螺顶斜斜地翘着;或缓慢地蠕动,很随意,漫无目的似的,又仿佛感到礁石的洞洞孔孔好玩,要触摸个遍的;或成群成队地相拥相簇,形成一窝,有的还骑在别的螺上,低下的螺像是甘愿被骑,默默承受,上边的也没耀武扬威,只是轻巧相趴,呵护一般。辣螺就这么素面朝天,映现在一处处的礁石上。一个时辰的退潮辰光,这样的辣螺有点“简出”的意味吧。

很多的时候,这些爬在礁石上的多为个小的辣螺,个大的却在礁石的夹缝里或者底下。这些个大的辣螺,有点城俯深,老谋深算样的,躲藏在明眼见不到的地方,就更有点深居的涵义。然而,人要比辣螺聪明得多。只要拿把镊子,便可将它们一一镊出来。

俗话说,“三月三,辣螺堆成山。”这样的情景我未曾见到,想来待到农历三月,气候变暖,辣螺也感受到春暖花开的好季节吧,便纷纷的从礁石底下爬出来。礁石大多陡峭,不易停留,块状或凹陷之处就成为辣螺群集的地方。数不胜数的辣螺便窝居一起,一窝窝的,叠成了小山样。三月,该是吃辣螺的好时节。

有一次,去一座边远小岛,朋友带我去山脚边的礁石上采辣螺。正是落潮时,所见的礁石块大,稍为平直,像麻疹一般的碎小洞坑密密匝匝地刻录着。这样的礁石上自是早没有了辣螺。我们又拐个弯,只见礁石丛丛,就小心翼翼的踏过一块块的礁石。三三两两的辣螺便呈现在眼前。这辣螺都还未长大似的,只中指的指节那么大,也仿佛才爬上来,原先那礁石上的辣螺似乎已被捡拾完,感觉它们有点萎缩的模样。但是,终究还是见到了辣螺,我便掩不住的兴奋,蹲下身,一枚枚地捡。个把小时,两人一起捡了半塑料袋。因为没带镊子,有几枚夹在礁石缝里的大辣螺不得不放弃。不过,拎着有点沉甸甸的辣螺,也满心欢喜,心里一片欣然。

朋友让我将辣螺带回家,我也不推辞。回到家,让老婆放在盆里,加上水,放点盐,搅拌一下,又滴上几滴香油。过了一会,辣螺便渐渐地伸张出肉来,微微地蠕动,不时地吐出一点水纹。这样养上半天,螺里的泥沙就吐了干净。

一盆水煮的辣螺就放在了晚餐的桌上。呷口小酒,将一枚枚的辣螺肉用牙签挑出来,去掉螺尾,也美滋滋的。

水煮的辣螺是岛上最简单的食法,也最俱本色的味道。倘用铁榔头将辣螺敲碎,则可制成三种风味独特的菜肴。一为辣螺炖蛋,把带肉的壳放到浅浅的盆里,撒上调料,扣上一只鸡蛋,隔水炖成。那奶黄的色彩十分诱人,又鲜又带点淡淡的辣,便令人回味。另一为酱爆辣螺,将敲碎的辣螺倒在锅里,放上酱油等调料,爆炒,香喷喷,鲜腻腻,味道美哉。最可用来下饭的恐怕是螺酱了。制作螺酱得去壳,近两斤辣螺才能制成一斤螺酱。用白糖、黄酒、细盐配制,不添加任何防腐剂色素,辣螺的辣味自带天然防腐去腥功能。这样的螺酱其味鲜美,香中带点辣,很是开胃。

辣螺之所以为辣,原是它的尾端有一个小小的辣囊腺,会产生一种强烈而又不同于生姜、辣椒之类的辣味。

不过,我今天又吃辣螺时,并未感到辣得那么强烈。对一个怕辣的人来言,哪怕一丁点的辣也会皱皱眉头,伸伸舌头,非要立马去掉嘴巴里的辣味。可是,今天的辣螺未让我感受到辣,有的也最多是一点点淡淡的辣意,完全可让我接受。

其实,没怎么感觉到辣螺的辣味,已不是第一次。平常在饭店用餐时,多次吃过辣螺,有时也未去掉螺尾,却总能咀嚼而下。

是我多吃了辣螺而感到了适应,还是辣螺弱化了辣味?

倘若我也适应了辣螺的辣味,可我对于辣还是一味的怕,吃不得半点辣的。倘若辣螺弱化了辣味,是何原因呢?仔细想想,要么是品种变了,本地的辣螺哪能这么多,捡不完样的?想来是外地的辣螺来充数,有点假冒的意味。要么是气候变化之故,海水升温,海平面升高,以致辣螺淡化了辣囊腺。更可能是辣螺的性未成熟。据资料介绍,辣螺的性成熟得需二龄。是不是性成熟才烙上了辣味,我不得而知。而人们所吃的辣螺大多为个头小的,还未发育吧,想来就难以有浓烈的辣味。

既不太辣,对我,就可多吃一点。而对喜欢辣味的人,尽管也能吃得津津有味,但是又哪能品味辣螺的纯正?

吃不到浓烈的辣味,辣螺的涵义恐怕就要打个折扣了。

可我们所吃的多是未成熟的辣螺,这么下去,只会越来越小,越来越少。还奢谈辣螺的辣!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