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易腐的青鲇鱼  

2017-07-22 22:29:31|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易腐的青鲇鱼

 

我几乎不吃青鲇鱼。这当然有原因。

小时候,看到一小车一小车的青鲇鱼从海边拉过来,倒在村部边上的一只大粪缸里。小车是手拉车,四边竖着勒板,四五十厘米高。圆鼓鼓、长横横的青鲇鱼如小山似的堆叠车上。阳光下,背上泛着蓝幽幽的碎光,像是脱了皮一般;白色的肚子已成灰不溜秋样的,甚而发黄,黄出了一种溃烂。事实上,许多鱼的肚子已破口、 绽裂,露出了灰蒙蒙的令人龌龊的肚肠。

这样的青鲇鱼,自是卖不出,更没人吃。渔村就送给我们村,当作肥料。那只露天的大粪缸足有三十平方米,整日臭气冲天,还透出一股浓重的鱼腥气。可是,社员们像是习惯了,并不太在意,那是村里的肥料吧。

那时,大黄鱼也才一角一斤,更不用说小黄鱼、带鱼、鳓鱼、乌贼、鲳鱼等,多得不得了,即使新鲜的青鲇鱼,也少有人吃。像我们村以晒盐为主、兼顾些农田的,村民同样不去买青鲇鱼。

青鲇鱼,就像是海的弃子一般,无人问津。

后来,青鲇鱼渐渐露出了头角,有点咸鱼翻身的味道。

这得益于渔民的乱捕滥捞,将近海的渔业资源捣腾得越来越苍空,大黄鱼几乎绝迹,带鱼、鳓鱼、小黄鱼等也越来越少,价格越来越贵,而青鲇鱼量多,价便宜,人们似乎就可顺心的买上几条。更得益于保鲜技术的进步,让捕捞上来即已死亡的青鲇鱼不再过后马上腐烂。一家家的制冰厂先后矗立在渔港边,渔船出洋时,便停靠制冰厂的码头,一块块的冰块透着银色的亮光,或者是白亮亮的碎冰,轻快地从传输带上滑到船舱里。渔船就载着冰块或碎冰,轰隆隆地驶向洋地。待一网网的鱼捕捞上来后,用塑料箱子将鱼装进去,搁在冰块上,要么一层冰、一层鱼的把鱼藏在冰的世界里。当渔运船一到,一箱箱的鱼被转运过来,运到水产品交易市场。这便是冰鲜的鱼。在市场上,我们常看到鱼的下面还垫着碎冰,就是因为保鲜的缘故。

保鲜技术的进步,给青鲇鱼的命运带来了转机。当人们吃不上野生的大黄鱼,鲳鱼、鳓鱼等又价格高涨后,青鲇鱼毕竟是野生的,冰冻的也毕竟还新鲜,尽管肉质有点坚实,不那么鲜嫩,却终究是海味,红烧、抱盐清蒸,都可烹烧,喜吃的人还是吃得那么有滋有味。

我的一位已开办一家冷冰厂多年的朋友,有一座冷冻能力达二十吨的冷库。当他看到青鲇鱼的转机后,与十艘渔船进行挂钩结对。由他出资,将船只进行改造,安装上制冷的设备,配制了专用的网具,专门用来捕捞青鲇鱼。

这青鲇鱼为洄游性上层鱼类,游泳力强,速度快,生长也迅速。自四月开始进入春汛,到年底秋汛结束,都能大量的捕捞。

朋友的冷库自然不是只为冷冻。当一船船的青鲇鱼运到冷库后,工人们进行简单的加工。库存,只为了等待出口。日本的、韩国的等国家,他们将青鲇鱼制成罐头,比如茄汁鱼罐头、五香鱼罐头等,还由于青鲇鱼体内脂肪多,肝脏维生素含量高,可分别用来炼制人造白脱和鱼肝油。

我以为,朋友的企业走对了路子。然而,他从不给我青鲇鱼。他知道我不喜食。

我曾告诉过他这样的事:年轻的时候,有一次星期天回家,看到母亲买的两条青鲇鱼放在厨板上。不知母亲干啥急事去了,竟放了半天。此时,青鲇鱼已眼睛发红,银灰的肚子泛起了黄褐色。这些在我们岛上人看来,都是鱼们不新鲜、蔫塌塌的表现。更令人恶心的是,肚皮已破裂,肠子如脓包再也包不住似的,蹦漏了出来。这样的鱼也能吃?我赶紧将它扔到自留地边上的粪缸里。

从小时候看到腐臭的青鲇鱼倒在粪缸里,到年轻时所见的青鲇鱼行将腐烂的情景,我的心里就烙下了叠加的阴影,从此不敢吃青鲇鱼。

后来,有一次在定海出差,朋友请客时上来一盆两条熏烤的鱼。那鱼,从背部对半剖开,趴在盆子里。青黑的脊背,黄白的肚腹,叉形的尾鳍,让我一看以为是青鲇鱼。我有点不快地说,青鲇鱼也点了呀?朋友笑笑,说这是秋刀鱼。秋刀鱼的形状、色彩还真有点与青鲇鱼的相似,只是稍瘦长一点,没有青鲇鱼那样的圆滚滚。看来,我对青鲇鱼是有点拒之门外的感觉。而体形似青鲇鱼的秋刀鱼也会如青鲇鱼一样迅速腐烂吗?我还真有点怕吃。朋友知道我喜吃熏烤的,为此特意点了秋刀鱼。见我迟迟未动筷子,朋友说秋刀鱼与青鲇鱼是不一样的两种鱼,你吃了就知道。盛情难却,我只得夹一块尝试,不想味道好极了,令我不由地喜欢上了它。

事实上,我未真正的尝过青鲇鱼,哪能比较得出来?一味的排斥,又怎能知道其中的滋味?

不过,钓青鲇鱼的情景却让我记忆犹新,还想着再去领略那样的快活。

前些年的一天,单位去庙子湖岛与驻地部队搞活动。在食堂吃完中饭后,有人提议去钓鱼。我虽无钓技,也担心钓不上来,但还是想去试一试。六七个人便乘上一艘休闲渔船,悠然地去海钓。船老大四五十岁,经验丰富,对周边海域的海况该是熟门熟路样的。到了一处海域,他拿长长的钓竿试试,没一会,提起钓竿,继续行驶。第二次在一座小屿边,又试,还是不行。我们都不知能钓什么鱼,只顾坐着,欣赏浅蓝的海水,一座座翠绿的小岛,任凭船老大将船航向哪里。待到了一座小岛旁,船老大再次放竿试钓。这次终天摸到了下钓之处。

船只抛锚,每人分发到一根钓竿、一只塑料桶。我一看,咋没饵料呢?回答说,不用饵料。奇了,钓鱼哪可不用饵料的?看那钓钩上方圆圆的坠子绿油油的,阳光下闪着光。下面的钓钩在手掌长的一段线上,竟然挂了六枚。就用这钓鱼?我有点疑惑。看几个貌似熟悉海钓的已投线下钩,我也伫立船舷边,试着将钓钩抛入海中。没一会,有人钓上鱼来,呼叫一下。回头,问是啥鱼?说是青鲇鱼。青鲇鱼也能钓?我的兴致高涨起来,眼睛紧盯红色的浮漂。没多久,那浮漂沉了一下,我赶紧提竿。没想到,钓钩上竟悬挂着两条青鲇鱼。

这青鲇鱼也真馋,连钓钩也吃!呵,可不是,那是坠子上发光的色彩在诱惑,搞得它们晕头转向,纷纷上钩的吧。

鱼越来越多,像成群结队似的,来观看发光的诱体,而钓钩的陷阱等着它们。如此,抛下钩线没一会,浮漂就下沉。一提竿,五六条青鲇鱼在鱼钩上噼噼的跃动。一个来小时,足足钓了半铅桶多。

船回码头,每人提着铅桶,像是战利品,送给当地的部队。部队红烧了半锅,其余的放进冰柜。我们围坐一起,就品尝刚钓上来的鱼。我是不吃青鲇鱼的,只看同行们吃。一同行说,这鱼透鲜,大锅烧的,味道特别好,快吃吃看。我被说得提起了胃口,拿筷子夹了一小块,慢慢咀嚼。哎,这红烧的青鲇鱼肉质有点坚实,一食,却又觉柔软,味道还是挺不错的。许是大锅烧的吧,青鲇鱼煮得烂一些,酱红的汤汁渗进了肉体,吃起来就有一种鲜香。

不过,平时我依旧不吃青鲇鱼。

我的心里终究无法改变对青鲇鱼的偏见。海水滋养了它,也保护着它,然而,当它一离开海水,却迅即死亡,如不及时保鲜,即会腐烂。很脆弱的生命,哪能离开赖以生存的环境?

我不想吃这样的青鲇鱼,更不想成为这样的鱼。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