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敢吃青蟹的涂鳗  

2017-08-30 22:42:01|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敢吃青蟹的涂鳗

   

看到这个题目,一定会有疑问吧。青蟹那么横行霸道,竟然还有敢吃它的鱼?这鱼好厉害啊!是啥鱼?且听我慢慢说来。

这敢于吃青蟹的就是涂鳗。

涂鳗似鳗非鳗,身材没有鳗鱼那样修长,大的也只二十厘米左右,体重更没有鳗鱼粗壮,一般为二三两,最大也只斤把重,但又非鳗似鳗,因其身上有一种类似于鳗鱼身上的黏液,非常光滑,很难抓获。平常,它多生活在堤岸、塘坝、礁岩、闸门、滩涂、草丛等的石缝和泥洞中,所以人们美其名为涂鳗,也有唤作杜鳗的。

其实,涂鳗的学名叫做中华乌塘鳢,与泥鱼、弹胡鱼并驾齐名,组合成“泥涂三宝”,是一种较为名贵的海生鱼类。

涂鳗的体形为前圆后扁,头部宽,嘴巴大。牙齿细小而尖锐,如钢锯那般,生性便十分凶猛,多以浮游生物和小鱼、小虾、小蟹为食,将它们一口咬死,慢慢嚼食。身上长有细小的圆鳞,不规则的布排,黑褐色,腹部稍淡。尾鳍两侧各有一个白色缘边黑斑,俗称“筷子头印”,这是识别涂鳗的最好标志。

说到这“筷子头印”,还有个传说。相传,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九是玉皇大帝生日。有一年,玉皇大帝亲自在天上宫阙举办一场声势浩大的“玉皇诞”,宴请文武天神、四海龙王、雷部诸神、地藏菩萨、十殿阎君等。临行前,各路神仙都精心挑选了各具特色的贡品。东海龙王敖广贡献的就是一条涂鳗。席间,玉皇大帝细细品尝了这条涂鳗,不时微笑点头,称其味美肉鲜,并用筷子另一头在尾鳍处戳了一下,做了个记号。然后,对东海龙王说:“我明年生日,你还是送这种鱼。”消息一传开,众天神天将都要品尝这涂鳗。一时间,东海的涂鳗遭遇灭顶之灾。幸亏,有一条老涂鳗提前得到风声,带着家眷突出重围,就近躲进海岸边的石缝与泥洞里。这时,潮水刚好退去,才免遭此劫。从此,涂鳗就在海岸边的石缝和泥洞里繁衍生息。后来,又逐渐拓展到阔大的滩涂上生存。

年少时,听了这样的传说,就想那涂鳗真是了不起,连玉皇大帝都动筷点赞,当真不得了。那是怎样的一种鱼呀?多想看一看,尝一尝。后来,第一次见到涂鳗,还以为是弹胡,却比弹胡要粗大些。用手去摸,滑溜溜,一下子捏不住,像泥鳅那般。这么黏滑的鱼,是如何捕捉上来的呀?

送涂鳗过来的二姑丈管着盐场浦道的闸门,空闲时也捕捉些小鱼小蟹的。见我疑惑,他笑笑,说这涂鳗真个是难抲(捕)。像他,有时在浦道边坡的洞口放上用钓钩扎上的鱼饵,引诱涂鳗上钩。长长的线绳缠在不远处的木桩上,一旦上钩,涂鳗就难以逃到洞里去。在滩涂上则用网笼,里面装上夹老鼠那样的机关,放上虾蟹等食饵。涂鳗闻到虾蟹的气息,就钻入笼内,一旦吞吃了虾蟹,网笼的机关也立即一响,关上了笼门,成为翁中之鳖。这样的网笼有十几甚至几十个,却常常空空如也,因为涂鳗的数量少。也常常有别的鱼、蟹钻入笼内,捉不到涂鳗,算作另一种补偿吧。最原始的方法是,发现涂鳗后,干脆用铁铲挖洞,来个洞底朝天。碰到洞浅的,那看到铁铲已呈惊恐样子的涂鳗便手到擒来。这方法太吃力,一般的人不大会去干。

听着这般捕捉涂鳗的情状,我立时回想自己采海瓜子的后沙滩有没有涂鳗。退潮后,偌大的后沙滩呈现出一大片的滩涂,湿漉漉的,布满星星点点的小水潭,透着光亮。一条条小溪流样的水沟里流着黄白的海水,给静卧的滩涂增添些微的动感。这后沙滩的泥涂里,最多的是撒满雨滴溅过的梅花印,下面藏着海瓜子。也有蛤蜊、泥螺、蛏子、香螺,有泥鱼、弹胡,也有沙蟹、和尚蟹,却好像从未见过涂鳗。或者涂鳗太少,或者涂鳗胆小,待到我们小伙伴下了泥涂,就逃到洞里藏匿,让我见识不到。

后来,我知道涂鳗还可用来钓的。那天,去一家闸门边的饭店,看到闸门边的堤岸上搁放着十来根钓竿,每间隔一段距离放着一根,钓线都抛在浦道里。这在钓什么?问饭店老板,才知钓的是涂鳗。那浦道两侧的堤坡用泥土筑着,天长日久,该是繁衍出了涂鳗吧。涂鳗就在泥堤上打洞,生存。搁放十来根钓竿,是为了确保这边钓不上那边能上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多放几根钓竿,总能钓上几条吧。”饭店老板笑笑说。

涂鳗的数量比较少,一天才能钓上几条。而别看涂鳗有点灰不溜秋的模样,其味道却鲜美呢。那天吃的两条涂鳗,与豆腐烧成了涂鳗豆腐汤。涂鳗可是多肉少刺,肉质细嫩,肥而不腻,鲜而不腥,让人食而不厌呢。那汤,汤汁浓郁,香味扑鼻,鲜哉美哉。还缘由高蛋白、低脂肪吧,涂鳗又被誉为“海中人参”。怪不得尽管价格昂贵,还是受到饕餮者的青睐。除了与豆腐煲汤,和咸菜煲汤也一样鲜美。此外,还可清蒸、红烧、煎炸等,都是鲜润可口,活色生香,是人们熟知的一道珍馐佳肴。清袁枚在《随园食单》中曾说:“肉最松嫩,煎之、煮之、蒸之俱可;加腌芥作汤、作羹尤鲜。”

印象中,岛上的人们对动过手术或剖腹产的总希望让其吃涂鳗。据说,吃涂鳗能加快伤口愈合,又利于身体康复。许是涂鳗既少又贵吧,买不到或买不起时,便吃河里的乌鲤鱼,以之替代。

这涂鳗还生命力极强,杀完后两小时,下锅还能动。倘若离水,在阴湿条件下可保持一星期不死亡。也因此,涂鳗成为养殖的一个优良品种。

忽然想起曾听人说过,这并不粗大,黑黝黝、滑黏黏的涂鳗,看上去很不起眼,其实凶狠得很。它胆敢在青蟹洞中与青蟹一起长大,待到青蟹脱壳,全身变软,就一口一口地先慢慢吃掉蟹钳,最后将蟹身也一口口的吞进肚里。青蟹可是蟹中之王,涂鳗真敢吃它?一条小小的鱼怎会吃掉一只比它大得多的青蟹?我自是有点将信将疑。

那天在闸门边的饭店里,我说了这样的想法。饭店老板是闸门边养殖场的职工,经年累月与养殖打交道,对海里的、滩涂里的、养殖场里的鱼蟹虾,说起来头头是道。听了我的疑惑后,他向我笑笑,说:“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涂鳗还真敢吃青蟹呢。甭说青蟹苗,它能很快吃掉一大片,就连脱壳的青蟹,也一点一点的吃,直至把整只蟹吃掉。这涂鳗,也确实真够厉害,根本没把青蟹放在眼里。”

经他这样一说,我才信以为真。这涂鳗也够凶狠,胆大妄为啊。

不过,细细一想,涂鳗擅吃青蟹苗,这一点也不稀奇,许多小鱼小虾的不都被一些鱼类甚至贝类吞吃了?即使敢吃手掌大的青蟹,那也是青蟹处于脱壳时期。脱壳时的青蟹,蟹钳、爪子、蟹壳、蟹骨,无不都处于软绵绵的状态,为最无力、最柔弱的时候。涂鳗却趁机蚕食,就让人有种趁火打劫、乘人之危的感觉。它也这点伎俩吧。

要是青蟹脱壳完毕,顶着硬实的青绿背壳,挥舞威武的两只大蟹钳,它还敢吃吗?即使青蟹不反抗,任它吃食,它能咬得下坚硬的蟹壳、蟹钳吗?也就只能在人家软弱无力的时候欺负吧。

只是欲想称王的青蟹,也有一时的软肋,竟能让长得短小的不起眼的涂鳗随心吃食,没人想到过吧。其实,人都有软肋,生物也莫不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