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吃塌嘴巴的铜盆鱼  

2017-09-10 22:20:54|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吃塌嘴巴的铜盆鱼

 

铜盆鱼好像在我们岛上并不多见。在菜场,不像带鱼、梅童、鲳鱼等的经常可以买到。甚至连饭店里,也才偶尔在食桌上遇见它。因而,年轻时第一次看到它时,便印象满满。

这是一种看上去有点凶猛的鱼。长圆形的形体,侧扁的身,头大,口小,却张露着尖锐的牙齿。全身灰白的底,布满黑色的鳞纹,像是要掩盖整个鱼身似的。一枚硬实的背鳍坚挺地竖着,仿佛在宣示它的威武。

当这鱼被烧成清蒸的端上来后,一个比我年大些的朋友说,这铜盆鱼倒蛮新鲜。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铜盆鱼的名号。许是我家不在海边,也不捕鱼为生,家里好像未曾买过此鱼,许是这叫做铜盆鱼的数量少,像我们这样的家庭买不起,吃不到,也就有些孤陋寡闻。

然而,为何将它叫做铜盆鱼呢?

铜盆鱼,该是圆圆的身子,一身老黄的身彩,如铜盆那般。可是,这些特征与眼前的鱼一点也联结不上。我便纳闷。

一个念头忽然在我脑海里浮起,这鱼该生活在我所在的北部海域中吧。那海域中有座离岛相依的小屿,名唤铜盆山。是不是从那边海上捕捞的这种鱼被唤作了铜盆鱼?

后来,有了出差的机会,去过沿海周边的几个地方,见到这鱼,也有将其称为铜盆鱼的。我就感到我的设想有点不靠谱。难不成这种鱼在铜盆山的周边海域很早以前就被人捕捞上来,为人们所熟知,而取名,而流传?这可能吗?
    我沉浸在思索之中。

恍然间,我的眼前浮现了一个头戴道帽,身着长袍的人,正捊着长须,微微地朝着我笑。那不是徐福吗?

对了,这铜盆鱼的叫法定然与徐福有关。

徐福受秦始皇的派遣,率三千童男童女浩浩荡荡地下东海,为秦始皇寻找长生不死之药。看到岱山岛如幻似仙般的美景,以为找到了东海三座仙山之一的“蓬莱山”,即靠泊登岸。那时的岱山岛,想来山清水秀,雾岚缭绕,景色优美,引人入胜,却是人迹荒芜。要解决三千童男童女的温饱问题,成了徐福的头等大事。没法,只得靠海吃海。徐福便命人造舟织网,下海捕鱼。

一天,徐福巡视到岛的东北部,一个叫燕窝山的海边。只见离岸一步之遥的海中矗立着一座小山,圆形状,山脚边裸露黄色的泥石,如一条坚硬的腰带托举着山头。整体相看,有点铜盆的模样。徐福看着看着,不由脱口而出:“铜盆山。”

此时,有人提了几条白底灰鳞的鱼过来,报告附近海域游动着大量的这种鱼,却不知叫什么。徐福盯着还在蹦蹦而跳的鱼,捋了捋长须,又望了下刚刚命名的铜盆山,略一沉思,说:“这山叫铜盆山,铜盆山附近海域捕来的鱼,自然叫做铜盆鱼。”

徐福的臆想和随口一念,造就了铜盆鱼在二千多年前已为人所知。铜盆鱼的称呼和声誉也逐渐的广而知之。

其实,铜盆鱼是真鲷类的一种,名曰黑鲷,也有唤作加吉鱼等的。它喜欢栖息在岩礁或沙泥底质的海区,一般不作长距离洄游,以小型鱼类、虾、贝类和环节动物为食饵。据资料介绍,铜盆鱼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钙、钾、硒等元素,具有益肝健脾、补肾和胃、养颜护肤、通血调经、养阴补虚等功效,怪不得这么讨人喜欢。

有趣的是,铜盆鱼的幼鱼期全为雌性,三四年后,则转变成雄性。同一条鱼,从雄性转为雌性,如何交配、繁殖?大自然真个是奥秘无穷。

铜盆鱼还有个特点,是生性敏感多疑,警戒性强。这也许是铜盆鱼难捕、菜场上少见的原因。不过,总还有放松了警惕的时候。贪婪是一种原始的本能,即使再克制,也逐渐会形成一种欲望的习性,又有谁能逃得掉?何况鱼类,这不也被一尾尾的捕捉上来了?

事实上,关键还是人的贪欲在作祟。人想吃它,总是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的将它捕捉上来。

这铜盆鱼的味道也确实鲜美。

那天,朋友还说了一句:“铜盆鲜煞,嘴巴吃塌。”这是一句岛上所流传的渔谚,说明铜盆鱼的肉质细腻,无腥味,更是鲜嫩美味,让人吃了还想吃,结果连嘴巴都吃得酸胀,难受。当然,这有点夸张。

铜盆鱼常用来抱盐清蒸,将新鲜的鱼剖肚,洗净,在背上斜斜的划上两三刀,撒上些盐,放几片生姜,蒸熟,口味地道淳厚。也可红烧,倒上些酱油,煮熟,鲜香十足。有时也制作成葱油,撒点葱花,添点香油,蒸熟即可,又是一种独特的风味。在饭店里,也吃到过锡纸包裹的铁板铜盆鱼。划开银白的锡纸,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铜盆鱼美哉哉地呈现出来,真个是色香味俱全,人人都会立时一箸叉它,先吃为快。

有一次,在一家饭店里,我还看到过生吃的铜盆鱼。端到桌上来的鱼,头尾相连,如整条样的。头在前,像是趴着般抬头相看,嘴巴还在微微的一张一合;尾在后,似交叉的脚丫,伸展着,一甩一甩的抖动;头与尾之间的肉被切割成一片片的,红润,光洁,露着透骨新鲜的意味。这鱼,一看便知是活杀的。多想夹一块尝尝,可惜胃不好,不能吃生的,只得将垂涎欲滴的欲念咽入肚去。

不过,铜盆鱼在菜场上很少能买得到,饭店里似乎也少见。

铜盆鱼何以少了呢?

照“铜盆鲜煞,嘴巴吃塌”的渔谚来看,吃一两条的铜盆鱼,即使再鲜美,也不可能吃塌嘴巴。想来是以前的铜盆鱼很多,旺季时可以天天美美地吃食,如此才会将嘴巴吃塌。后来,因为滥捕乱捞,铜盆鱼锐减。余下的铜盆鱼也因此心有余悸,不敢在海域里遨游,只得躲藏在礁岩边小心地生存。

前些年,每逢国庆假日,我与朋友一起去养殖塘里钓泥鱼。有一年,养殖梭子蟹的塘里少了泥鱼,就换了养殖塘,去岛东北的拷门养殖场。养殖场的老总是熟人。他将我们领到一只暂养塘边,为我们提供了钓竿和饵料。我们以为所钓的依旧是泥鱼,不料,钓上来的是手掌心那么大的鱼,扁扁的,青黑的,背鳍上竖着黄白的短小的硬鳍,背侧上散布蓝色的斑点。这是什么鱼?一问,才知是铜盆鱼。原来,这养殖场里养殖着铜盆鱼。由于塘与塘之间的换水系统相通,塘里养殖的铜盆鱼游到了那只暂养塘里。

铜盆鱼还可养殖?虽在同一岛上,我真的不知还有养殖着的铜盆鱼。可是,何以市场上的铜盆鱼那么少见?难道都用来出口了?养殖的铜盆鱼味道定然比不上野生的,就让外国人去尝吧。

我只知道,每年的伏季休渔时节,县海洋渔业部门总会在岛周边的海域中放流大黄鱼和铜盆鱼幼鱼。这些年,每年放流的铜盆鱼幼鱼都在几十乃至一百多万尾。但愿放流的幼鱼不要游向外海,只在铜盆山附近海域中洄游,成为其野生的一部分。

只是,这些年也未见铜盆鱼比以前的多,依旧少见它的身影。难道黄浊的海水已难以适应它的生存,养育不了它?

好在还有养殖的铜盆鱼幼鱼。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