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我们所吃到的是不是雌石斑鱼  

2017-10-17 21:59:41|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所吃到的是不是雌石斑鱼

 

那天在杭州出差,有朋友晚上请客,又吃到了石斑鱼。

点菜时,朋友像是熟知那家酒店似的,先点了石斑鱼。没一会,服务员提着只塑料袋过来,指着摇头甩尾的石斑鱼,说一斤八两,行吗?朋友看了看,当即首肯。是一条青灰色的老虎斑。

杭州不产石斑鱼,产石斑鱼的在我们海边。可是,我们岛上的人几乎吃不上石斑鱼。即使在饭店里,也点不出一条石斑鱼来。印象中,岛上的饭店似乎从来不进石斑鱼。是石斑鱼的数量太少,太贵,岛上的人买不起,还是商贩将石斑鱼卖给城市里的人更能赚钱?抑或是石斑鱼太高贵,看不上我们岛上的人?

也似乎惟有城市里才能吃到石斑鱼。去上海、杭州等城市,只要想点石斑鱼,那些较大的饭店里一般多能满足。有一次去上海,一个朋友点了条东星斑,橙红一片,色彩鲜艳得相当诱人。那样鲜活美味的鱼,在我们岛上也只有渔民能偶尔捕捞上来,或者海钓爱好者才能钓上,就要么自己美美地品享,要么高价卖给人家。我们自是没有口福。

其实,我所在岛屿周边那黄浊的海域也不生长石斑鱼。石斑鱼看起来很高贵样的,只在蓝色清澄的海域繁殖生活。尽管我的岛周边不见石斑鱼的踪影,但县域东部的海里却能让它栖息、生存。

衢山岛东边的鼠浪岛,海水已变蓝变清,偶尔能钓上石斑鱼。再往东就是三星列岛。三座小岛东西排列,如三颗星星镶嵌在碧海之中。惟有下三星岛住有人,——几名灯塔工人。岛的山顶上矗立座灯塔,一九一一年由英国海务科建造,二O一三年成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灯塔呈六边状,塔高二十六点八米,灯高七十九点七米,光线射程达二十二海里。夜晚下,那一束束闪亮的光茫像一盏指路明灯,引导着海上的过往船只。

这三星灯塔,我曾去过几次。其中一次还在那里吃过午饭,午休过一会。山坡上,几只放山羊在默默吃草,或者昂着头,瞭望大海。岛脚边,礁石林立,惊涛拍岸,像是非要将礁岩击败不可似的,却未曾想到礁岩始终巍然屹立。朝南的岸边有个凹处,风浪相对小些,仿佛一个避风的窝点。这样的环境,对喜静怕浪、喜暖怕冷、喜清怕浊的石斑鱼来说,自是一处生活的好场所。就有人在岸边垂钓。

我当时不知他在钓什么鱼,因为好奇,便过去。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人,脸色黛黑,中等个子,看上去有点敦厚老实的样子。我问他钓的什么鱼?他没正面回答,而说这里经常有石斑鱼、铜盆鱼出没,能钓啥鱼就钓啥鱼吧。我就站在他的旁边,与他寒暄,了解些海钓的情况。原来他是一名灯塔职工的亲戚,姓石,这两天刚好来灯塔上探望,也想解解海钓的瘾。每年夏天,他都会来这岛上。看来,这是一个海钓老手。

我从他的嘴里知道,七至九月份,为石斑鱼产卵后的索饵季节。这时,石斑鱼就游向岸边,或者从礁石缝里出来觅食。石斑鱼喜欢定居,仿佛对家乡拥有深深的情感似的,不做长距离洄游,一般不离开它所栖息和捕食的海域。这石斑鱼想来有点呆板,像我,几十年来只蜗居岛上。

昨天,他就钓了十来条的石斑鱼和铜盆鱼。我看看那钓竿,足有三四米长。那钓线,在钓竿顶端还看得见,渐渐的没了影子,该是钓线抛得很远。隔几分钟,他将饵钩回拉数米,头呆脑是引诱鱼来吞食吧。没多长辰光,手柄上的铃声突然地响了起来,很脆亮,很刺耳。铃声就是提示,也是振奋人心的一刻。只见他果断地用力扬竿,一条淡红色的石斑鱼钓了上来,活蹦乱跳。

那是一条红斑,两斤多重吧。头部细小,口却较大;牙齿又细又尖,锋利样的;淡淡的褐红色斑纹布满全身,光泽鲜亮。看着这样的鱼,像是一种观赏,有点爱不释手的感觉。何况鲜活的品尝,定当美味隽永,一吃为快。可惜得三四百元一斤,我舍不得花钱。也许,我的心底里有这样的潜意识:凭啥要花千把元买一条石斑鱼?千把元的钱,我可叫上几个人,在小饭店里请上一桌,那多潇洒多快活啊。

可这野生石斑鱼的价高终究是物有所值吧,其肉质细嫩洁白,营养丰富,类似鸡肉,素有“海鸡肉”之称,低脂肪,高蛋白呢。可以清蒸,也可葱油烧制;石斑鱼煲芋艿更是舟山的一道特色菜,只是现在难以吃到。然而,偶尔吃一条又有何用?只能解解馋而已,或者品尝过了,多了一种回味。像我们并不高贵的人,就是没多大口福,想得明白就行。

石斑鱼有许多种类,诸如东星斑,西星斑、老鼠斑、老虎斑、金钱斑、青斑、麻斑、苏鼠斑等,身上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斑点,多姿多彩,色泽明丽。石斑鱼身上何以有那么多花斑?

老石边提着钓竿,边给我讲了个故事。

石斑鱼与鲮鲤是好朋友。有一天,鲮鲤说要请客,就看到它“嗖”的一声窜到草丛间,张开全身鳞片,一动不动地伏着,像死了似的。不一会,一群群的蚂蚁过来,有的钻进它的鳞片里,有的爬到它的身子下,忙了一阵,想把它抬走。忽然,鲮鲤猛地闭扰鳞片,“扑嗵”一声跳到水里,全身轻轻一抖,鳞片微微一张,蚂蚁全浮在水面上了。没等蚂蚁弄清是怎么一回事,鲮鲤已伸出细长的舌头,“噜噜噜”一阵响,一群蚂蚁全被它吸进了嘴巴。回到家,鲮鲤把嘴一张,蚂蚁摊满了一桌面,兴冲冲地对石斑鱼说:“好朋友,吃吧,这样新鲜的东西才够味哩。”

石斑鱼没吃蚂蚁,却十分羡慕鲮鲤这种巧妙的找食方法。它想:“用这个办法弄吃的,既省力气,又能吃到新鲜的,真好。”第二天,石斑鱼在海中也学鲮鲤的样子,头不摆,尾不甩,把鳍张了开来,一动不动地浮在海边。正巧,一群小滑皮虾游过,“呼”地一下拥了上来,有的骑在石斑鱼背上,有的叮住石斑鱼尾巴,有只大虾更淘气,把一根尖刺插在了石斑鱼的头皮上。这样戳的戳,咬的咬,叮的叮,虾们有趣,石斑鱼却浑身上下受了伤,痛得发抖。它连忙晃头摆尾的张开嘴巴去吞食,虾们鬼得很,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待鲮鲤寻到,只见石斑鱼已全身血淋淋,躲在礁石缝里流泪。见到鲮鲤,石斑鱼哭着说:“该我倒霉。唉!我可是照你的法子做的,怎么就不灵呢?”鲮鲤明白了是这么一回事,说:“一家一本经,一地一种情,怎好乱套用?”

吃一堑,长一智。石斑鱼经历了这次变故,总算开了窍,不再干那生搬硬套的事了。可是,它身上的伤却留下了一身斑点,再也裉不了,代代相传。人们就将它称为了“石斑鱼”。

对于这样的民间传说,我既感兴趣,钦佩渔村里的人想象力丰富,又笑笑,许多事物可不是一个民间传说所能阐释的。

不过,我对石斑鱼的雌雄同体,具有性别转换特征,还是来兴致。据老石说,现在钓上来的石斑鱼多为雌性。我一愣,何以多为雌性呢?是雌性的石斑鱼受卵时,特别喜欢觅食?将雌性钓光了,那还如何繁殖?老石看我一眼,有点不露声色地告诉我,石斑鱼出生时都是雌性,成年后才会转性雄性。然而,要等十年后,石斑鱼才能成年呐。

难道这钓上来的、我们所吃到的石斑鱼多还未成年?是雌的?

曾看到过一则新闻,说是一位渔民捕到了一条重达一百八十多斤的石斑鱼;还配了张图片,那渔民双手托举着那条庞大的石斑鱼。这想来是石斑鱼成精了一般,属于石斑鱼的王,不可能要长到这么大才成年的吧。

老石说,成年的石斑鱼体长一般在二三十厘米。我听了,才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许多的石斑鱼未及成年就被捕获,以至成功繁殖的机会锐减,石斑鱼的数量大幅下跌,却是事实。

怪不得现在野生的石斑鱼越来越少,价格也越发高涨。当然,现在养殖的挺多,价格便宜,也有人常常冒充野生的。

那天在杭州吃饭时,面对眼前已烧煮成清蒸的石斑鱼,我在沉思:这石斑鱼是雌性的吗?会不会还没成年?假如尚未转为雄性,还吃不吃?

朋友好客,为特意所点的石斑鱼一再热情地让我品尝,说我不动筷,别人怎能吃。见此,我只好边自欺欺人地默念:但愿这石斑鱼已成年,边将筷子伸向诱惑着的石斑鱼。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