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山水金鞭溪  

2018-01-18 23:15:3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水金鞭溪

 

听到金鞭溪之名,我以为只是观溪赏水,不想一座座巨石似的岩峰像景观般装扮着溪水,将流淌水流的峡谷点染出一处处的景致。

原来,赏溪得先观峰。

金鞭溪的峰林像盆景一般,奇峰兀立,怪石嶙峋,各具造型,各有韵味。

溪南边的金鞭岩拔地而起,似锥柱挺立,上冲霄汉,雄伟异常。岩峰三面如刀削,壁面线条笔直,棱角分明。相传秦始皇持鞭赶山填海至此,鸡叫天明时,山赶而不动,遂遗金鞭于此成岩。阳光下,峰岩反射出熠熠金光,使其赋予了金色的含义。金鞭溪的名号也就随之定格下来吧。

金鞭岩左侧的山峰如鹰,被称为神鹰护鞭,仿佛日夜守护着金鞭似的。与金鞭岩隔溪相对峙的,是一块矗立在斜坡上的巨石,高两百多米,上下粗细一般,峰体浑圆,赤红色,呈七十度斜角向金鞭溪倾斜,形似一醉酒的罗汉,欲倒不倒,似醉非醉,不就是个“醉罗汉”吗?进入金鞭溪的路中央,有一块四方体的巨石,上刻“金鞭岩”,就是一九八三年从醉罗汉峰下部崩塌下来的。一块巨石也若一个景观。在另一组石峰的正中,耸立一块巨大的从当中裂开的石岩,形如两瓣,如利斧所劈,被取名为“沉香救母”。溪东南错落的群峰中,则有两石峰相对而立,恰如久别重逢的夫妻含情脉脉地相互凝视,那样惟妙惟肖,情趣横生。……

一座座的峰岩,或独立,或对峙,或遥相呼应,皆为青青的,阳光下吐露黄白的色泽。道道粗砺的缝线纵横交错,刻录出时光的印痕。零星的树木镶嵌着一般,像是粗线条的着墨,点缀着光裸的山体。有的如柱子状的峰顶上绿树浓重,似顶着绿冠,让人惊叹。这可是经历了漫长地质变化的结果,一座岩峰就是一幅画景,一种大自然的造化。怪不得有人评价金鞭溪的峰林是天造地设的孤本,鬼斧神工的绝唱,被誉为“扩大的盆景,缩小的仙境”。我想,去张家界旅游,就不能错过这金鞭溪。金鞭溪的岩峰是武陵源、天子山的缩影,或者说是一种前凑。从金鞭溪入手,更可全面深入地领略张家界的风致。

峰林造就了峡谷,让溪水成为了流淌的载体;溪水则如峡谷的样本,滋润着峡谷,令岩峰更加入景。

去金鞭溪,看山,自是更要赏溪。

一条弯弯曲曲的溪谷,蜿蜒在山峰之间,时而开阔,时而略窄,望不到头。许是枯水期吧,溪底的卵石都裸露着。灰黛的,玉白的,绛红的,淡褐的,五彩缤纷,宛若块块卵石都想表白自己多彩的面目似的。浅巧的溪水就在卵石间流动,缓缓的,潺潺的,不急不慢,透亮,灵动,那样明澄,那样富有韵味。溪两旁的树木密密麻麻,多为青杉和苍松,细杆,瘦长,高高耸立,掩映着溪谷,呵护溪水一般。溪,就在林间移走,景深若画。阳光下,林间光影幢幢,溪水斑斓飘逸,真个为如幻似仙。不由驻步,陶然其间。

溪的中游有一潭,名曰紫草潭。因清代山民造纸在此漂洗,旧名唤为纸草潭。看那潭沿潭底,皆为淡紫色岩石,仿佛烘托着清冽的水。水浅,只一米多深,清亮见底,平静如镜。几丝微波掠过,像是露出一缕笑意。几尾青灰色的小鱼在潭中游弋,时而快捷,似在争抢食物,时而慢悠,一副闲庭信步模样。鱼在这不大的潭中,也无忧无虑样的。只要给鱼放在水中,它从未有过烦恼、忧虑和焦躁。何况是那么清澈的水,鱼就给人以欣赏的视角,让人感觉鱼的可爱,水的明丽。

一块巨石卧在溪中,一道脊背低低突起,一边的斜面平直倾斜,像是占了溪流的道。溪流不由转了个弯,形成一个弧度。一块树木拼成的跳板架在巨石上,就拐过去,坐在石上,将匆匆的步履停驻下来,静静地看溪,赏水。

望不见金鞭溪的深处,也不知它的源头在哪里,但我能想象它一定从岩缝中一滴一滴的凝聚在一起,从我未见到的地方轻灵般地溢出,汇成涓涓细流,再幻化成溪水,轻快地朝我走来,又从我的身边从容而去,丝毫不做歇息。溪边那来来往往的游客,与它毫无关系;也不管世人给予它多少赞誉,或者给予它多少渴求,它依然自我而率性地一一抛却,顺势而流,谁又能阻拦抑或挽留得了?却又是它,将这绮丽的峰林,苍翠的林木,变幻的色彩,世人的梦想与期盼一起纳入怀中,为我们勾勒出一个桃源般的境地。

想到曾在沈从文故居里见到的一张照片。照片里的沈从文与夫人以金鞭溪为背景,微微地笑着,孩子般的淳朴,一副宽厚、淡定的模样。那是一九八二年的辰光。那时的金鞭溪想来还未对外开放,一片处女般的状态。沈从文游览了之后,不由被金鞭溪的山水所感染,赞誉它是“张家界的少女”。

现在,少女渐也长成,然而山水依然。就坐在溪中的巨石上,或者漫步在溪边,将心事顺水放逐,静静聆听,细细品读,或许能聆听到我们内心深处那一丝莫名的淡淡的忧伤,或许能读到那一份无法言说的惆怅,亦或什么也未谈、未品,只是安闲地坐着、走着,将时光沉浸在山水之间。

就是感觉人太多,游人如织,纷扰一片,有点嘈杂,不经意间会被扰乱心思。又想,这么秀美瑰丽的溪谷,让他人一起分享,才显它的价值。

其实,不管人在人无、人多人少,峰林就那么静谧地矗立,溪水就那么跃然地流畅,与人又有何关系?千百年来,莫不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