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被诗化的鲈鱼  

2018-01-02 22:41:01|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被诗化的鲈鱼

 

许多人不知鲈鱼所赋予的诗意吧。鲈鱼被诗化的历史可是长着呢。

先说一个典故。《世说新语·说鉴》《晋书·张翰传》中都有记载:张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念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说:“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而归。令张翰弃官而返乡的就是苏浙佳肴“莼羹鲈脍”。

张翰系西晋文学家,江苏吴县人,他在洛阳做官,因秋风起而思念家乡的“莼羹鲈脍”,竟然辞官归家,足见美食与乡愁在一个人心中的份量了。然而,这其中有没有一种消极归隐的心态?其时,正值西晋八王之乱时,在洛阳任大司马曹掾的张翰说不定就以思念家乡的鲈鱼美食作为借口,以远离洛阳的是非之地。

我们姑且不论这谁是谁非,当这个典故被记载下来后,鲈鱼就在文学史里风雅了千年。

不少文人墨客因迷恋张翰莼鲈之思的典故,来江南感受鲈鱼的美味。尽管这鲈鱼并非产自他们的家乡,但借题发挥,抒发一下思乡之情,也属非常自然。

在许多留传下来的诗词中,描绘鲈鱼鲜美的有之,诸如李贺的《江南弄》中:“鲈鱼千头酒自斛,酒中倒卧南山绿。”就着鲈鱼,自是喝得醉卧。赵瑕的《长安秋望》中:“鲈鱼正美不归去,空戴南冠学楚囚。”吃着美味的鲈鱼,哪还想回长安?元稹的《酬友封话旧叙怀十二韵》中:“莼菜银丝嫩,鲈鱼雪片肥。”形象地将鲈鱼纯白肥嫩的肉色、形态描绘出来,显示它的鲜美诱人。更多的是表达一种对鲈鱼的向往,由此也抒发自己的思乡情怀。如白居易的《寄杨六侍郎》中:“秋风一箸鲈鱼鲙,张翰摇头唤不回。”他的另一首《端居咏怀》中也抒写了这种情思:“斜日早知惊鹏鸟,秋风悔不忆鲈鱼。”王安石的《送裴如晦即席分题三首》中:“还当捕鲈鱼,载酒与我期。”王维的《送从弟蕃游淮南》中:“忽思鲈鱼脍,复有沧洲心。”还有将垂钓鲈鱼赋予了别有韵味情趣的,如许浑的《赠所知》中:“因钓鲈鱼住浙河,挂帆千里亦相过。”为着钓鲈鱼,再千里迢迢的乘船也愿意。张怀的《吴江别王长史》中:“鲈鱼未得乘归兴,鸥鸟惟应信此心。”即使未钓得鲈鱼,却也乘兴而归,鸥鸟该相信这份情性。一首首的诗,将鲈鱼推向了历史舞台,可谓无限风光。

作为绍兴人的陆游更是偏爱鲈鱼,曾写下许多有关鲈鱼的诗词。在晚年贫困潦倒时,仍不改初衷。在一顿丰盛的家常美食之后,他挥笔写下《初冬绝句》:“鲈鱼菰脆调羹美,荞熟油新作饼香。自古达人轻富贵,倒缘乡味忆回乡。”将鲈鱼与脆嫩的茭白(菰)烧成羹,也是一道鲜美的菜肴。品味着鲈鱼,思一思先贤的诗句,确是一种难得静谧的享受。

慢慢品读这些抒写鲈鱼的诗词,不得不感叹张翰的这条“鲈鱼”是那样的具有感召力。千百年来,激发了多少文人的情思,已成了一道灿烂的文化。这是鲈鱼的殊荣,文人们也因此成了千古佳话,留下了百世篇章。

不过,再想想,这鲈鱼当真有些被诗化了。

在我们岛上,鲈鱼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远没有诗人们那种闲情逸致,抑或思乡情切的归去来兮的情怀。或许我们岛上的人没诗意,更不擅作诗。他们天天面对大海,面对鲜活多姿的鱼蟹虾,已如平静的波浪,掀不出豪迈激情,意会不到脉脉诗思。或许,海鲈鱼有别于淡水鲈鱼,体型粗而较长,鳞片粗糙,下颌长于上颌,嘴尖口大,背鳍起伏般的长着一排硬刺,比江河里的鲈鱼要凶猛些,缺乏点诗意吧。可是,海鲈鱼银白的腹部,展现着一副柔和的模样;青灰的体背及两侧印有一枚枚的黑色斑点,深浅不一,像是在吐露它生长的秘密。对于这样的征状,要是我是诗人,或许也会来点诗兴,笔端下流淌几句文雅的诗句。

岛上的渔民老大可不管鲈鱼有没有诗意。当十一月鲈鱼旺发时,他们几乎不会青睐它,更不会去专门的捕捞。那个时候,带鱼汛仿佛一座庞大的磁场,将渔民老大们深深地吸引了过去,一网网贼骨斯亮的带鱼远比鲈鱼让渔民老大们来得兴奋,来得激情满怀。还有生着红膏的梭子蟹,红艳艳的膏就是一种诱惑,一种价值,一百几十元一斤啊,哪能错过?鲈鱼就像被人遗忘似的,抛在了渔民老大们的脑后。

舟山的海域,其实是鲈鱼极佳的生长、生息的好地方,却因比鲈鱼更有产值和更为鲜美的鱼类,引不起渔民老大们的兴致。鲈鱼倒是可以在海里诗意的悠哉。也怪不得菜场上少见鲈鱼。

年少时,我曾随小伯在沙滩头的海中看他推楫。潮水涨上来时,小伯推着楫网——一种喇叭型的网具,由两根竹竿在一端交叉,撑着一张网片。迎着潮水,推一会,撑起来,一些小鱼小虾就在网里蹦蹦乱跳。待到潮水涨到腰间,也正好是潮平辰光。此时,网里突地掠过一道白光。小伯赶紧撑起网来,又使劲将两根竹竿往里靠拢。一条一斤多重的鲈鱼误打误闯的吧,钻进了楫网,被乖乖的装进了鱼篓里。楫网能捕到鲈鱼,是我所未曾想到过的。小伯却说,以前也抲到过。或许这是走散的鲈鱼,再往外的海里,说不定有成群的呢。

高中毕业后,我在队里的盐滩上晒了一个月的盐,期间,在大水滩上也见到过鲈鱼。一格格的大水滩像一座座小型的平地水库,深及腿部,甚而达到腰间的,终年积蓄着海水,也盛着天上的雨水,时而咸涩,时而咸淡相间。这样的水域,也是鲈鱼所喜欢的。想来通往海洋的大浦里时常有鲈鱼进出,也飞跃进了附近的大水滩里。有一天,我与一位叔伯正在大水滩里车水,忽然见到水面上掠过一道白色的孤线,闪亮了一下,溅起一阵浪花。叔伯说,这是鲈鱼。我问大水滩里也会有鲈鱼?叔伯告知我,大水滩里有鲈鱼,也有鲻鱼。有一次,台风过后,大水滩里全是雨水,得换掉。将水放到大浦里后,大水滩里的鲈鱼、鲻鱼拼命地跳跃,足足捉了一簸箕呢。正说着,那水面上又跃过一道白光,鲈鱼的形态很清晰。我想去捉,可水面大,水也深,哪能捉得了?

鲈鱼,也称花鲈,学名则叫日本真鲈,——为何又被扣上了“日本”?是原产日本,从日本的海域转移过来的,还是它的名被日本抢先标注了?鲈鱼就是鲈鱼嘛。它的肉质细嫩,肥美,刺少肉多,无腥味。最大众化的吃法是清蒸,破肚,取出肉脏,洗净,在背上划两刀,撒点盐、生姜片、葱花等,蒸熟后鲜嫩美香。也可炖冬瓜,与姜丝烧成汤。在饭店里,也吃到过铁板鲈鱼,既有干煎,也有锡纸包裹着的,热气腾腾,香气扑鼻。据说,鲈鱼能补肝肾、益脾胃、化痰止咳,还可以治胎动不安、产后少乳等症。准妈妈和产后妇女吃鲈鱼,既可补身,又不会造成营养过剩而导致肥胖。

从人们的认知和体会来说,海里的鱼定然比淡水鱼要鲜美。过去,缘由海鲈鱼捕捞少吧,淡水或者咸淡水里的鲈鱼就成为了人们争相吃食的对象。自张翰以后,文人们所食所思所赞美的鲈鱼,想来就多以吴江的鲈鱼为主。要是让他们吃上海里的鲈鱼,不知会有何种感想?诗兴是不是会更大发?

没有海里的鲈鱼,哪会有江湾里的鲈鱼、吴江的鲈鱼?要说鲈鱼有诗意,海里的鲈鱼该是诗意的源头吧。

却不知鲈鱼有没有想到过曾经如此的被诗化。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