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壶口,那绿白色的流水  

2018-01-27 22:52:1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壶口,那绿白色的流水

 

那天,我在壶口瀑布未曾看到奔腾壮阔的黄浊水流,而是绿白色的。我知道,这并非壶口瀑布的本色,却让人感到一种新奇。有谁见到过壶口瀑布的这另一面情景?可是,面对这样的情致,我似乎并未满足,多想欣赏奔泻而下的壮美的黄水啊。

观赏壶口瀑布,有两个地方,一为陕西的宜川,一为山西的吉县。从西安过去的,大多在宜川境内,我却选择了山西的吉县。在壶口瀑布景区的入口处用了中餐后,就赶紧往瀑布过去。

轰鸣的声音隐隐地传来,我看到的却是群山连绵之间的一条大峪谷,三四百米宽的河床洋洋洒洒地裸露着,石层相间,黄沙相掩,初夏的阳光下,呈现的是一片干涸的模样。哪里有黄河奔流不息的踪影?哪里有黄水一泻千里的情状?

渐渐地,我才观察到河床中间的一股水流在跃动,有点浅蓝,像一条柔软的飘带镶嵌在河床中间,从远处延伸下来,缓缓地变粗,直到眼前,成为淡蓝与浅绿相间的阔大形态。我有点惊异,这黄河的水不是都裹带着黄沙,一片黄兮兮的样子么?怎么有点清澈的模样,像是青山中溢出来的潺潺流水?是因为枯水期,河水失却了巨大的冲击力,以致只在河床上缓缓的流动?或者经过长距离的奔波,那些黄沙被沉积了下来,水流变得明澄样的?也或许是近年黄河得到了保护,水土流失少了?倘是后者,那我宁愿不看黄水的景观。

往下,就是被称为“壶嘴”的区域,我的双目就定格在那里。那水流已汇集一起,呈现出绿白色的场景,展示出一股强大的阵容,仿佛听到了叫唤,准备着一次冒险,一次生死考验,一次亘古的洗礼。于是,急流翻腾,一跃而下,轰鸣滔天,飞沫如烟。千古一跌,壶口张开。三五十米的落差,终成气势磅礴的瀑布。

在吉县看壶口瀑布,自是得站在瀑布边的河床高处,往下看。这是一个方位,也是一种情韵。急湍的流水就在眼前汇融一起,形成奔腾的情势,“哗哗”的倾倒下去。下面的深潭里刹时回荡怒吼般的声响,击起高高的浪涛,水沫飞溅,烟雾迷蒙。眼前的景象很有种直观的体验,将瀑布的形姿尽收眼底。

然而,观瀑总是该从下往上看更有种冲击力。对岸宜川的观瀑点地势较低,游客也众多。好在这一边有个“龙洞”,又名观瀑洞,传说是大禹治水时所凿。沿着龙洞的步阶下去,是一个上下皆为岩石的平台。望向瀑布,壶口在水雾迷漫中仿佛与天相接,绿白的瀑布犹如从天际狂冲下来,滔滔不息。潭中的巨浪一个掀着一个,拍击着山岩,又若山岩吞噬着巨浪,可谓急流腾跃,惊湍跳沫。别转头,顺着流水的方向望去,一条夹缝似的深槽在山岩间曲折向前。我的脑海里立时浮现“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意境,那就是黄河的一种气派,一种真实的写照。

许是去的不是时候,我所想象的壶口瀑布那种激流澎湃,浊浪翻滚,拍岸撕絮,呈现庞大漏斗状的壮美景致,那滚滚泥浆般的黄水犹如奔马向前,振鬃奋蹄,声如进军鼙鼓的恢弘气势,未曾见到,便带着点失望,粗略地观赏下,准备返回。在壶口瀑布,也才半个多小时。就这么草草地看完了?我隐隐觉得忽略了什么。

站在河床上,我又见到了黄沙掩映中的一块块裸石,干硬地静默着。凝望着石头,倏地,我的心里才明白,还有这石头我未细细地品味。

石头的坚硬坚韧不是更展现出黄河之水的威猛和雄浑?

宽阔的河床间,平躺的多为黑褐色石头,黄沙在其边上陪衬似的,像是被风化,或者埋在沙地之中。往远处看,似乎层层叠叠,低缓起伏。我想,黄河的水在这里本该顺着山谷奔腾而下的,尤其是洪水时分,那水流迎着石头劈面而来。可是,许是石头的强硬,不屈不挠,阻碍了奔流的前进,黄河在此猛烈的发威,集聚成一股更强大的激流,雷霆万钧般的急冲下来。于是,便有了“千里黄河一壶收”的气概?

谷中央的石头也一块块的裸露,阻挡着水流。流水却毫无顾忌似的,丝毫不曾停步。壶口的入口处,迎头静卧一块巨石,如一只老龟,仿佛任凭急吼吼的水流冲涮、摧打,依然昂着头,突着背脊,岿然不动。忽想,这一巨石原先是不是还要更大,如一艘船那般?可是流水无情,千百年来,将它打磨得越来越小?倘若再过几百年,相信这巨石将会日益缩小。湍流的冲击,再坚硬的石头也阻挡不了,反而会被渐渐的磨掉棱角,矮小自己。

瀑布两边的山岩仿佛被钝刀所劈过,一层层的,如堆砌状,犬牙交错,有的呈示灰黄,有的映现黑色,还有的泛着棕红。这莫不是激流冲击之故?黄河之水的雄峻劲猛就在这石刻一般的山崖中烙下了历史的厚重和岁月的积淀。

不错,这样的石层又怎能经得住湍流的冲力?像是一次地震,轰隆一响,突然地下沉,塌陷成一个洞窟,垂直切下,形成岩槛。可以想见,一路奔腾的黄河急流势不可挡,劈关夺隘,遇阻必摧。于是,奇迹在这里产生,壶口在这里形成,瀑布在这里飞流。这是多么摄人心魄的力量,多么勇往直前的无畏,多么无坚不摧的气概!我深深地被震撼。

随着跌宕急下的奔流,汹涌的波涛如千军万马,翻滚怒吼,猛然地撕开岩石的口子,在石缝间激越穿梭,辟出了一道长长的石槽,蜿蜒向东。这是一道河谷中的深沟,两边紫褐色的基岩像是守护着翻卷的急流。远望这深槽,弯弯曲曲的在峡谷中延伸,活像一条摇头摆尾的巨龙。要说壶口是龙头,这条深槽便是它的龙身。再坚硬的石岩,在黄河面前,还不是低下了头,忍受着被撕裂的疼痛,任凭黄河之水翻腾奔涌。望着这深陷在峡谷硬石中的石槽,我当真有点难以想象,却明明摆在面前,让我不得不感叹黄河那冲击之力是何等巨大。

我又看到了河床上的几位老者,他们头裹白毛巾,身穿金黄夹袄,腰缠红带子,牵着装饰花哨的小毛驴,专门招徕游客拍照。我步到一位老者身旁。他那黝黑的脸上烙上了许多皱纹,却是笑容满面。我问他,黄河的水不都是黄的吗?为何现在却是清清的呢?他将手里执着的长杆旱烟“啪嗒”吸上一口,说这黄河,大水时黄,小水时清。就像人一样吧,整天的奔波,也累了,得歇歇。这不就缓缓的清清的流动了嘛。我望望河床上浅浅的水流,又看看他,说就像你吧。他笑笑,摆摆旱烟杆,说老啦,每天只到瀑布边溜达一下,看看瀑布,赚点小钱。我忽然感到,他就像块石头,满脸的皱纹仿佛被黄河经年累月的冲涮过一般。石头,也是张驰有度,刚柔相济,才有圆润,才更为坚毅柔韧,更富有灵性。面前的老者莫不如此。几十年的岁月,如壶口那般,让他饱经了风霜。然而,他的脸上堆满了笑意,黄水并没有将他冲垮。

被摧磨的石头只体现了水流的威猛湍急和经久不息,却依旧屹然挺立。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