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竹海之巅的古村落  

2018-02-08 22:57:1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竹海之巅的古村落

 

游览溧阳的南山竹海,竟遇上了一个古村落。这漫山遍野的竹林,郁郁苍苍,清远幽深,谁料得到还拥着个古村落?令人有点意外。想到“藏在深山人未知,竹林深处有人家”,便也悉然。只是眼前的不仅仅是人家,而是山村,一个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村落。

乘着轨道缆车,到达竹海的山顶,没走多少路,就见一座门楼,古色古香,匾额上书“鸡鸣村”三字。原来,这鸡鸣村地处江浙徽三省交界之处,鸡鸣响三省,故名。

那鸡鸣是何朝何代的事?定是有了人家才有鸡的。在这样的竹林山顶,当时的人们为何要居住到这里?崇山峻岭,交通不畅,生活多么不便啊。却偏偏安放着一个村落,让我的好奇心顿起。

一条石板路平直地向前延伸,支架起一条不长的街巷。两侧是木质结构的老式建筑,依山而建。一盏盏的红灯笼悬挂屋檐,黄底红边的布幡招牌用竹竿插在门首,随风飘扬。街道上少有人迹,几家店铺的门也还关着。一片宁静,仿佛惟有山际风吹竹林所发出的簌簌声。这样安静的境况才像个村落。村落才该是静静的,不张不扬,平静出一番田野风貌。然而,忽又觉不像村落。村落里该有村人,有炊烟,有农具,甚而有牛羊鸡鸭,这样的情景在我穿过街巷后也未见到,只有两三游客匆匆而过。

     村落却明明就在眼前。

     那斑驳的白墙,灰旧的黛瓦,徽派风格的马头墙,爬在墙上的墨绿青藤,见证着岁月的变迁。一屋一隅,在花草的掩映中尽显其年代感。

还有南山私塾。山高地远的村落,村民出尘入世,何止艰难。由村里首富金氏捐建的私塾,便觉十分可贵。静静地站立在私塾大门口,似乎听到朗朗的读书声,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一阵阵的童声在耳边飘拂,带给人的是一种过去的静好时光。

私塾往前便是金宅。三进两院式的楼阁,下殿上宅。院中长方形的天窗高高张开,像是静默地望着下面。地上为青砖铺设,古旧出一种岁月的沉淀。精致的窗雕,栩栩如生的纹案,宛若无穷的故事,写在大宅的每一扇窗上。总体上看,这一明末清初的老宅也是紧凑实用,并非像古时一些富家豪宅那么气派,但在这样的村落里能有如此一座宅子,也属不易。在进门的墙上挂了块木板,介绍了金氏的家道:“传家敦孝义,翊治笃忠贞。”可见,孝以待亲,义以待友,忠以报国,贞以养德,乃金氏治家之法,兴家之道,传家之宝。尽管眼前的宅子已物是人非,留给人们的是一种无尽怀想。

古戏台就在村中的广场上。戏台不大,却是角檐上翘,木栏护杆,演出的旗子、道具等堆叠在角落。望着这样的戏台,会令人想到鲁迅先生的《社戏》,感到那么亲切。一个小村落,一座小戏台,可想见以前村里人们的生活是那样安好。现在,戏台上的戏已演过了吗,还是尚未开演?

广场的前方还竖立着一座古城门似的建筑,月洞门,石块砌筑,宛若一段城墙。墙上杂草丛生,掩映在一片翠绿之中。一个村落,何以要筑城墙?当初的城墙有多长?是不是将整个村子围圈了起来?要说是城门,却看不出有安装门的痕迹,只如一道穿堂那般,让一条石板路穿越而过。或许也仅仅只在出村的路口才筑那么一段墙,那么一道门,以显示一种标志似的。不过有一段历史的陈迹,供人联想,也挺不错。古村落的氛围,就需这样的陈迹来烘托,来营造,才显村落无限荣光的历史佐证。

环绕着鸡鸣村的,有竹文化园、熊猫馆、黄金桥。三万五千亩的竹林此起彼伏,青绿延绵,浩瀚如海,似远似近,若明若暗,带着清香的竹风,一派沉静而恬淡,将鸡鸣村连同它周边的景点深深地呵护。鸡鸣村,就深藏其间,古韵清风,质朴清雅。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时代的进步,聚集而居的村民似乎早已迁居山下,留下的只是一个完整而空落的村落。数百年的沧桑洗刷殆尽,高亢清脆的鸡鸣了无音声,唯有竹韵清远,房屋依旧,不能不令人感叹连连。

 在山上游了一圈下来,出口处还是鸡鸣村。看到古戏台依然静悄悄的,与刚上来看到的一样情景,却不知那场狮王表演何时开演。倘若游人不多,还会按时表演?

沿街的店铺多已开张,经营着一些当地的土特产。有绿茶、板栗、山核桃、竹荪、竹制品,也有南山竹米酒,铮亮的坛子,红绸布裹着坛口,一副诱惑人似的。一家豆浆店,现磨豆浆,石磨有规律地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似乎穿越时空,从古时那一端依稀飘来。经营芝麻饼的阿姨一边动作熟练的制饼,一边热情地招呼过往的人们,要尝尝她的饼,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芝麻香味。一位大爷坐在门口的一角,专心地制作手中的竹器。

我贴近那位大爷,向他问了声好,然后,蹲下身,看他将一条条的竹篾有条不紊地扭来缠去,手法是那么娴熟。我不由问他做篾匠多少年了?他边做边回答,这一生就做这个。又问他是不是鸡鸣村里的人?他看我一眼,继续低头而做,说靠山吃山,还能是哪里人?顿了顿,又说,早些年已搬下山去了,现在每天到山上来一回。村里需要,他也放不下这篾匠的活。对这样的手艺人,确实不能不让人敬佩。

看了看村落里一幢幢的房子,我又问他,何以将村子建在山顶的一片竹林里?他就缓缓地告诉我一段历史:原来这三省交江的山巅是一条官道,由麻茹石砌成,是官府运输邮传的要道。相传明惠帝朱允炆当年从京都(今南京)皇宫的暗道逃到溧阳,再从这条官道翻山越岭,逃亡至云南。一些朱允炆的武将们就在这山巅栖息,渡过余生。这当然是传说。不过,旧时人们为躲避战乱,隐遁山间,却是非常可能。也或因官道,将村子建在边上,不失为一种选择。

然而,一切皆成过往,哪能复原?即使像做篾匠的大爷、制作芝麻饼的阿姨等那样的人,如果不因旅游开发,我们哪里能见得到他们的身影?

忽然听到锣鼓声阵阵传来,抑扬顿挫。戏台上的戏终于要开演了。我的心里怦然一动,却还是打消了观看的念头。我想,表演的也只在村落里掀起一番热闹,让人回味下过去的记忆吧。

好在,有戏,村犹在。这竹海中的古村落,不是正天天在演着戏吗?倒也逼真得令人过目难忘,余韵回绕。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