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峡谷上的景观  

2018-03-26 22:35:25|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峡谷上的景观

 

游览大峡谷,我以为多欣赏谷中的风景,诸如清冽的水流,倾泻的瀑布,巨大的奇形怪石,所到过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荔波的大七孔峡谷等,多是如此。恩施的大峡谷却颠覆了我的这种思维定势。它的景观如盆景般的长在峡谷之上。

恩施大峡谷很大很长,我只看了七星寨的一段。从索道上去,就到达一千五百米以上的山顶。山顶有步道,上下起伏,蜿蜒曲折。喀斯特地貌的景观就在这样的山峰上,一一展现着。

先是石芽地貌,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看上去无序排列,却又错落有致样的,甚是自然。石芽之间的间隔空隙,组合成一个弯弯曲曲的迷宫。这淡灰色的石芽,像历经了风吹雨打,蕴蓄了一种沧桑感,却依旧包含着顽强的生命力。

酷似棺材的悬棺石高高地耸立在悬崖边,称为悬棺高升。悬棺是土家族祖先古代巴人的一种葬仪,已有二千多年历史。令我疑惑的是,悬棺下厚厚的垫脚石像是精心构筑而成,如条石砌筑,长方形,仿佛与悬棺形成一个整体。难道这悬棺石是特意放置在此?却又那么纯然似的。后来,看过了几处的石岩,其形状多如一层层叠加上去,纹理分明,才知那悬棺下的垫脚石也该是天然的,当真奇观也。

造型奇特的“手风琴”,由一块千层岩滚石构成。平直的石片一棱棱地布排,呈凹凸状,看上去那么整齐有序,纹理清晰,细条流畅。灰白的色泽与纹理和美协调,秋日的阳光下,泛着一道道淡淡的光照。正面看,侧面瞧,像极手风琴。手风琴的神韵在一棱棱的石片间流淌出来,仿佛在弹奏一支土家族远古的乐曲。

最神奇的,当属一炷香。这高达九十七米的独立岩柱,倚在悬崖边,上粗下细,最小直径只为四米。远眺,整根石柱形如长香,一炷擎天,傲立群峰之中,仿佛守护着这片神秘的土地。近看,又如男根,展示着威武的雄姿。千万年来,风吹不到,雨打不动,就那么巍然地耸立,直刺苍穹。我被这般奇异壮美的风光所折服,不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心里油然产生一种膜拜的意绪,久久凝视。

还有形如兄弟俩的双子塔,两座粗犷的山峰并排矗立;一位土家族的母亲搂抱着自己的孩子,亲着他的脸蛋,这母子情深的石岩,见证着伟大的母爱;如一道巨大的青灰色立面的玉屏峰,四周陡立,苍翠的树木覆盖峰顶,浓浓绿意,一派生机,旁边的两个修长的石柱,笔挺峭立,像是一种标杆,与玉屏峰形成一个“川”字,合称“大地山川”……一幅幅绝妙的情景,深刻地反映了绝壁、岩柱形成的每一个细节,可谓喀斯特岩柱地貌演化的天然教科书,令人时不时驻足留恋。

走在绝壁栈道上,一种踏在悬空行走的感觉立时升腾心头。那栈道,坐落在净高差三百米的绝壁上,全长四百八十八米,如一条卧龙盘旋在悬崖的腰上。远远望去,绝壁空旷阔大,栈道仿佛只是一条细长的绳索紧紧地镶在其上。人在栈道,宛若一点点移动的色彩。往下看,万丈悬崖,望不到底似的。好在行走过张家界的玻璃栈道,这栈道就不那么吓人。伫立栈道上,望周边的景色,远处的崇山峻岭,峡谷里的绿色田野,白云底下隐约可见的清江,都一览无余。导游说:“栈道有七道湾八个拐,寓意着路七弯八拐,心始终如一。”走在这栈道上,或许能感受心始终如一的坚定力量。

在栈道上,不时见到一只只的铁环,褐黄的锈迹仿佛浸染着沧桑。铁环套在一只绳结似的环链上。环链如一条坚韧的手臂,一头深深地插在青色的石岩中,纹丝不动,一头则紧扣着铁环,默默牵拉。铁环就可无忧无虑地承受重力,转动也相对灵活,便于让扣着的保险带左右摆动。铁环下端的边缘就光滑,泛着褐色的光泽。

在悬崖绝壁上建造栈道,该是何等艰辛。单是要将一只只的铁环固定在悬崖上就让我难以想象。这环链在凌空的绝壁上是如何一寸寸的锤入山岩的?莫不是崖顶上有铁桩,工匠们系着保险带慢慢地腾空而下,将环链上的锲子敲打进绝壁里?有了一只只的铁环,就成为悬崖施工的抓手。工匠们才可以系着保险带,将一根根的钢筋混凝土架子一点点地架构在绝壁上,成为坚固的横杆或者尺角状支架,又一步步地架起了七弯八拐的栈道,那样大气壮观。想想这样的情景,无不凝聚了工匠们的智慧和勇气,不由让人产生一种敬佩之情。

现今的铁环,又作为了环卫工人捡拾绝壁下垃圾等物品的生命保护环。扣在铁环上的绳索,系在环卫工人的身上,就会上演“蜘蛛人”下绝壁捡拾垃圾的艰险。

一只只小小的不起眼的铁环就如一组扣在绝壁上的景观。没栈道,又哪能让我们领略悬崖的风采,感受绝壁的险要?只是铁环不言不语,那盘系崖壁上的栈道就是它最好的回答。望着铁环,一种肃然起敬的心绪就涌满全身,不由轻柔地揉摸它一下。

七星寨景区的四个山头长达八公里,第三座山头最陡。在第二座山头午餐时,导游见我们走得有点累,就推荐坐滑竿。我一听,想象着路上不时有人坐在滑竿上的情状,感觉很不好意思,像是在压迫人家似的。可又一想,我们所吃、所住、所用的,哪一样不是人们用体力劳动付出的?只是有的可见,有的未见到而已。倘若人人都如我一般,这些抬滑竿的汉子不是得吃山风?坐他们的滑竿,给他们劳动的所得,就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他们劳动的一种价值体现。这么一想,心里也就释然。

两根竹竿绑着一把竹椅,看上去很轻巧,但人坐上去后,便显得笨重起来,尤其是人高马大的,压在两个汉子的身上定当重甸甸的。更吃力的是山道狭小,高低起伏,还要避让如梭的游客。问他们一天抬几次?他们回说三次,再多吃不消。这三次该是从第一座山到最后一座山的,全程为八百元。我的只一座山头,二百元。每次,景点的管理处得抽取四十元。他们都为山下的村民,拥有景区管理处颁发的上岗证件。我说这么抬着上山当真辛苦啊,他们说上山还行,下山就吃力点,还得小心抬着,要不会把游客倾翻下来。想想也是,上山的过程中,不时有景点,他们就放下滑竿,让游客欣赏,自己也可歇一歇。而下山时,腿力往往不支,力量又会使得不平衡,可谓上山容易下山难。一趟行程之后,两人也前后换个位置,显得公平些吧。这是他们早已达成的一种默契。事实上,两人的默契体现在整个抬着的过程中,令我丝毫不用担心上山下山中的椅子会如何的陡斜,稳着呢。

望着他们的背影,想着一个个景点处坐在石头上等待游客的汉子,看着侧身而过的一乘乘抬着的滑竿,我想,这不也是个景观?

悬崖绝壁上的铁环,山道上抬着滑竿的汉子,这样的人文景观,其内涵或许比自然的景观更丰富,更生动。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